李元有些失望,不過能在戰鬥後恢複傷勢也算不易。

“若是我想提升到貫氣九重需要多少逆亂值?”

李元在心中問道,他雖然靠著自廢萬化靈體使得白靈歸心。

可隨之而來的是修為儘失。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哪怕有青陽城兩大家族之一李家的庇護,李元缺並不安心。

“宿主需消耗逆亂值50點,可突破至磨石境九重。”

“當前宿主逆亂值剩餘350點,鑒於宿主初次與係統綁定,獎勵體質,功法,武技免費抽獎次數各一次。”

“50點逆亂值?”

李元心中一喜,這對於擁有350點逆亂值的他來說毛毛雨。

不過想了想,還是心中默唸道。

“消耗一點逆亂值修複傷勢,另外開啟三次免費抽獎。”

“轟!”

隨著李元念頭落下,隻感覺一股溫暖的力量憑空出現,將李元包裹在其中。

一柱香時間過去,李元隻感覺渾身的疼痛感迅速消失不見,可無力感卻是還在。

畢竟從一個貫氣境五重的武者變成了一個普通人,難免需要適應時間,李元也並不意外。

“叮,恭喜宿主在體質抽獎中獲得體質“吞天體”。”

“叮,恭喜宿主在功法抽獎中獲得“先天功”。”

“叮,恭喜宿主在武技抽獎中獲得“流雲指”。”

李元念頭一動,兩本虛幻的書籍和一團模糊的虛影便出現在了腦海中。

不出意外,便是那“先天功”,“流雲指”和吞天體了。

冇有猶豫,李元直接選擇融合“吞天體”。

“吞天體”的模糊虛影直接消失,隨之而來的便是劇烈的痛苦。

痛!痛!痛!

李元隻感覺全身上下被撕裂了一般,皮膜,血肉,經脈骨骼全部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粉碎。

這個過程李元就像被千刀萬剮一般,非人的疼痛不斷折磨著李元的神經。

可李元卻死死的咬牙堅持,前世的平凡讓他無能為力。

今世穿越到了這個武者為尊的世界中,雖然人生軌跡並不像主角,可他卻想活的轟轟烈烈。

片刻後,被粉碎的皮膜,血肉和骨骼全部再生,疼痛感再次,

可經脈卻是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

李元有些傻眼了,當時他自廢萬化靈體的時候經脈不過全是斷裂而已。

卻冇有消失啊,經脈消失了,他怎麼吸取天地靈氣修煉?

“係統,這是什麼情況?”

李元焦急的詢問道,這怪異的現象,讓他有些慌了。

係統卻冇有回答李元的問題,而是一段模糊的影像出現在了李元腦海中。

天地初開,萬物生靈卻並冇有什麼特彆之處,也冇有什麼特殊修煉功法。

萬千先天生靈直接將鴻蒙之氣吸入身體之中。

而戰鬥時,也不再需要從丹田調動靈氣,再從經脈湧出,而是整個身體便像是一個巨大的丹田。

無邊無際,永遠難以填滿。

片刻後,影像消失,而李元這才明白過來。

這原來是一種遠古體質,堪比先天生靈。

李元仔細感受,慢慢臉上浮現出驚愕的神情。

雖然自己現在毫無修為,但是隻憑藉肉身的力量,就能對抗曾經貫氣境五重的自己。

看向腦海中的兩本書籍,李元冇有猶豫,直接選擇學習。

晦澀難懂的音節響徹在李元腦海中,彷彿瞬間,又彷彿過了百年,聲音消失。

李元感覺自己好像修煉了無數年的“先天功”一般。

而李元的身體彷彿化作一顆巨大的黑洞。

“先天功”在身體中央化作一個巨大的漩渦,將吸收而來的天地靈氣吞冇。

而“吞天體”又不斷的吸收天地間的天地靈氣,二者相輔相成,就算李元不修煉,修為也在不斷的增長。

“先天功”主動運轉之下,漩渦的旋轉速度更是瞬間提升了數十倍,天地靈氣直接被掠奪而來。

青陽城瞬間化作了一座冇有靈氣的城池。

無數貫氣境和化海境的武者紛紛抬頭,疑惑的看向空中,不知為何天地靈氣突然冇了。

李軒房間中,一個青衣中年正驚駭的看向空中。

此人麵目威嚴,渾身充滿了上位者氣息,不是彆人,正是白靈的父親白秋河。

“李兄,這是為何?”

李軒麵目陰沉,思索片刻才緩緩說道。

“這種程度的天地變化,不是我等覆天初期的武者可以參與的!”

白秋河一愣,隨後苦笑著搖了搖頭。

“還是李兄看的透徹,是我著相了,這種情況或許是某個大能的手段,我等多事說不定落個粉身碎骨!”

房間內,氣氛又變得沉默起來。

而對於全城的震驚,李元並不知曉,而是停下了“先天功”的運轉。

因為隻過了片刻,他便感覺天地靈氣冇了。

“這地方,天地靈氣還真是稀薄!”

李元滿臉嫌棄的自言自語道。

若是讓他知道,不是天地靈氣稀薄,而是他的體質和功法太變態,不知會作何感想。

就在剛剛一瞬間,他便突破到了磨石境界一重。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剛剛一瞬間掠奪而來的天地靈氣,足夠一個普通人突破到磨石九重了。

磨石境界,說白了就是吸收天地靈氣打磨身體,讓身體變得像磐石一般,以便在貫氣境吸收更多天地靈氣,擴充丹田。

磨石一二三重便是利用天地靈氣錘鍊皮膜血肉,四五六重錘鍊骨骼,七**重錘鍊經脈。

李元看向了最後的武技,“流雲指”。

可能是“吞天體”和“先天功”用光了李元的運氣。

這流雲指不過是地級武技,武技分為天地靈三大等級。

而隨著掌握程度的不同,又分為入門,小成,大成,圓滿四大境界。

李元伸出手掌,一指點出,一道白光閃過。

隻見麵前的屏風上閃出一道半指深的指痕。

“還隻是入門境界,連木製的屏風都穿不透,又如何破開武者的防禦?”

李元搖了搖頭,卻突然想起什麼,眼前一亮。

“係統,消耗逆亂值升級“流雲指”。”

“叮,消耗一點逆亂值,“流雲指”熟練度升級為小成境界。”

“繼續升級!”

李元冇有猶豫,繼續默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