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王辰一聲非人一般的慘叫傳出。

一道血劍直接噴出數米遠,而王辰更是直接摔倒在了旁邊。

“關現,你竟然對自己人下這麼重的手?”

李元滿臉驚恐的看著關現,似乎不能接受他的行為。

夏冰凝也一臉茫然的看著關現,又急忙跑到王辰旁邊想要把他扶起來。

可卻被王辰一甩手狠狠的推倒在了一邊。

“滾開,你這賤人!”

說著,從袖口取出一個瓷瓶,倒出一粒晶瑩剔透的綠色丹藥,直接服了下去。

片刻間,王辰右肩上的傷口不再流血,周圍的血肉也慢慢蠕動起來。

關現本來還有些懵,莫名其妙的王辰右肩被打出了一個血洞倒飛出去。

而李元的話更是將所有矛頭指向了自己。

可自己一個貫氣境一重的武者哪來的這麼強大的攻擊力啊。

不過看了看戰力還不如自己的夏冰凝和宛如廢人一般的李元。

關現愣愣的站在原地,這個鍋,他都不知道怎麼甩。

而就在這時,上前關心的夏冰凝被王辰一把推倒在地。

關現徹底怒了,也不搭話,而是雙腳踏地,口中大喝一聲。

“烈火掌!”

隻見關現右手瞬間變得赤紅,直接向著正在療傷的王辰攻殺而去。

而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李元又在王辰旁邊叫道。

“王兄,不得不說,你也是受害者,你可能不知道,夏冰凝送到我這時候已經不是完璧之身!”

說完趕忙拉著小玲兒躲到了遠處。

王辰怒極反笑。

“哈哈哈,好,冇想到你竟然和這個賤人欺瞞了我這麼久?”

“真以為偷襲重傷於我就可以打敗我?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你我之間的差距!”

“轟!”

由於右肩的傷勢還冇有恢複,王辰隻能抬起左手,單手握拳。

“裂石拳!”

王辰一聲大喝,隻見其左拳竟然化作青黑色,宛如磐石一般,堅不可摧,與烈火掌撞擊在了一起。

烈火掌和裂石拳雖然同為靈階武技,卻是同品階中的上品。

王辰和關現雖然修為不高,可戰鬥之下,也掀起數道勁風,將周圍摧殘的一片狼藉。

“轟!轟!轟!”

二者奮力廝殺,王辰仗著貫氣境四重的修為,天地靈氣儲備充足,舉手投足間大開大合。

而關現也儘量不和王辰硬碰硬,而是專門攻擊王辰右側受傷的肩膀。

竟然以貫氣一重慢慢壓製住了貫氣四重的王辰。

然而,這麼大的動靜,李家卻冇有一個人過來一探究竟。

李元暗暗皺起眉頭,隨後神色又舒展開來。

“好大的手筆,這樣的手段,怕是我那位家主父親並不在家族之中。”

“如果是這樣,怕是家主的權力早已經被外姓長老們架空。”

“不過再多的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力量麵前,都是夢幻泡影罷了。”

李元感受著十龍之力帶來的強大充實感,暗暗搖頭。

而場中王辰和關現的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

雖然王辰身負重傷,右側手臂肩膀更是行動不便。

可是貫氣四重境界的四象之力,還有丹田內的四成天地靈氣終究是勝過了貫氣境一重的關現。

“砰砰砰!”

塵土飛揚下,一道身影倒飛出去。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關現。

可如今的關現早已經冇有了剛開始彪悍的樣子。

健壯的軀體上更是佈滿了青黑色的拳印,右臂更是耷拉下來,顯然已經斷裂。

王辰雖然也氣喘籲籲,狀態卻是好了很多,隻是碎裂的衣服內,隱約看見皮膚彷彿被火燒了一般焦黑。

“怎樣,知道我們之間的差距了嗎?今日,我便送你上路!”

王辰一邊獰笑著,一邊向著關現走去,拳頭上的青黑色彷彿更加濃鬱了幾分。

關現更加臉上的神情從憤怒變成了恐懼,雙手在地麵上無意識的滑動,想要後退。

可惜傷勢太重,身體動彈不得。

“王辰,你不能殺我,我父親在外姓長老中實力和王毅長老接近,若是殺了我,我爹不會放過你的!”

王辰一邊走一邊冷笑著說道。

“關虎?不過一個莽夫罷了,況且忘了告訴你,我爹已經突破到了覆天境界,你那廢物老子敢替你報仇?”

“就算是我殺了你之後再殺了李元這個廢物又如何?”

“到時候我就說你關現殺了李元,我為了替李元報仇殺了你,說不定李軒那老東西還得感激我。”

李元恍然大悟,原來是王毅突破到了化海境界,怪不得有這麼大能量。

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噗嗤!”

一聲利器入體的聲音響起,就連李元都驚訝了。

隻見夏冰凝手持一柄長劍,出現在了王辰背後。

而長劍直接刺入王辰丹田之中。

隨後夏冰凝冇有猶豫,抽出長劍,再次刺入王辰後心。

“你這個…”

王辰還冇說話,便在夏冰凝抽出長劍的一瞬間仰麵倒去,再無生息。

閉著眼睛等死的關現看到剛好睜開眼睛看到這一幕。

“冰凝,謝謝你,我們這李家是冇辦法待了,等我們殺了李元我們去浪跡天涯好不好?”

然而,回答他的卻是夏冰凝冰冷的一劍。

“為…什麼?”

關現死死地捂住脖頸,卻冇能止住鮮血和生命的流逝。

夏冰凝冇有理會關現,而是轉頭看向李元。

“元哥哥,他們要殺你,我把他們都殺了,要是關長老和王長老要報複也都衝我來好了。”

“元哥哥,為了你,我做什麼都願意。”

“叮,魔道天女對宿主殺意增加,逆亂值增加50點。”

李元一愣,心中暗暗吃驚,冇想到這夏冰凝也是一位主角。

難道是剛剛說她在被送給自己前不是完璧之身而產生的殺意?

當時不過是忽悠王辰罷了,畢竟這種事情越描越黑,關現也不會解釋。

可如今麵對自己一個毫無修為的“廢人”,這夏冰凝竟然這副態度,卻是可疑之處。

雖然內心百轉千回,但是表麵上李元卻是大義凜然。

“冰凝,這次全靠你了,不過你放心,這兩個人的死都算在我頭上,就說是我殺的!”

“而且剛剛汙衊你不是完璧之身也是權宜之計,希望你不要在意!”

李元言辭鑿鑿,夏冰凝卻是臉色變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