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時辰後,李元已經搬離了原來的小院。

裡麵的血腥味實在是太濃鬱,而經過這次清洗,李家隻留下了一個聲音。

便是家主李軒,王辰一脈和所有有關係的人都被其他長老誅殺。

其他與王毅無關的長老也紛紛收斂了自己的心思。

畢竟前車之鑒,覆天境界的王毅連一招都冇接下來,更何況修為化海境界的自己。

三天時間,李元並冇有動用剩下的169點逆亂值提升修為,而是不斷的熟悉自己的“流雲指”。

雖然在係統的作用下流雲指已經達到了圓滿境界,信手拈來,不過李元對其威力還不是很瞭解。

三天之後,李軒的書房內,李元安安靜靜的喝著茶。

“元兒,這次我出去幫你尋找經脈修複之法,順便解決一些舊事,可以多花些時日,你不要擔心。”

李元點了點頭,一個淩空境界的大佬,自己有什麼可擔心的,在大秦皇朝不得橫著走?

“另外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就去天陽門吧!”

“畢竟人心難測,留在李家,定然有心懷叵測之人。”

李元一愣,“天陽門?可是我體質已經廢了,毫無修為,薑無悔怕是也放棄我了吧?”

“我又如何進入天陽門呢?”

李元還記得,當初就是天陽門的長老來青陽城收徒,才檢測出自己的萬化靈體。

李軒搖了搖頭,“元兒,你隻知其一不知其二。”

“天陽門說是門派,不如說是大秦選拔人才的一個學府,裡麵不僅僅有武道培訓,還有文道。”

“而強大的文道強者,言出法隨,一言崩天裂地。”

李軒一邊說著,眼神中露出嚮往的神色。

半個月後,李元和夏冰凝的身影出現在了一條崎嶇的山路上。

後麵則是跟著小丫頭小玲兒。

“公子,這天陽門還有多遠啊?”

小丫頭揹著厚重的包袱,雖然也有磨石境五重的修為,可卻隻是空有修為。

李元估計,她連一些戰鬥經驗豐富的磨石境二重武者都不一定打的過。

“我也不知道啊。”

隨後指了指旁邊的夏冰凝。

誰讓自己是個路癡呢?前世也就算了,冇想到穿越過來還是路癡。

夏冰凝翻了個白眼,放下了手中比小玲兒多了一倍的包裹,找了個陰涼之處坐了下來。

“休息一會吧!”

夏冰凝開口說道,小玲兒也趕忙小雞啄米一般的點著頭。

“好吧!”

李元晃晃悠悠的坐了下來,小玲兒趕忙拿出包裹中的墊子墊在巨石上。

“你們這體質還是不行啊,還有修為呢,走了兩天就這樣了,看看我,還是生龍活虎的。”

夏冰凝不由得翻了個白眼,心中暗暗腹誹,你兩手空空,我們可是提著上百斤的包裹。

不過想了想恐怖的李軒,還是冇有出言反駁。

隻有小玲兒還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李元,讓李元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就在李元還想繼續說話時,小路旁邊的密林中傳出悉悉索索的聲音。

“嗯?”

李元一驚,表麵上卻是不動聲色。

而夏冰凝猛然站了起來,拔出長劍,凝重的看著小路對麵的密林,同時出言提醒道。

“小心,有很多人靠近,恐怕來者不善!”

李元冇有動作,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對麵出現的三道身影。

黑子蒙麵,身材魁梧,手中明晃晃的長刀。

再加上那悍勇的氣勢,李元已經猜到了他們是乾嘛的。

果然。

“打,打,打劫!”

為首一人貫氣境一重修為,剩下兩個則是磨石境九重。

隻不過為首之人有些口吃,說起話來有些搞笑。

“這位兄台,你這招牌話不夠有氣勢啊!”

李元站起身,對著為首之人說道。

為首之人一愣,隨後下意識的問道。

“那,那怎麼說才,纔有氣勢?”

李元收起摺扇,輕輕一點旁邊的大樹,開口說道。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兄台以為如何?”

為首大漢唸了兩遍李元的話,隻感覺氣勢磅礴。

“好!”

“看在你這幾句話的麵子上,把財物和兩個女人留下,你走吧,我不為難你!”

另外兩個磨石境九重的大漢也開口了。

“哼,想多了,我怎麼可能拋棄她們,今天,就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三個大漢一驚,心中暗暗戒備,莫非這小子扮豬吃老虎。

身上明明毫無修為,可是又怎麼會這麼自信?

“小玲兒,上!”

李元指了指三人,又坐回了原地。

小玲兒一愣,不過咬了咬牙,顫抖著手,握著不知從什麼地方拿來的木棍,對著三人的頭敲了過去。

砸過去的瞬間,還閉上了眼睛。

“哈哈,就這?”

“一個冇修為的廢物,指揮著一個磨石境五重的廢物。”

“小娘子,彆怕,你往大爺頭上敲,大爺不躲。”

三個大漢的嘲笑聲伴隨著汙言穢語傳來,讓小玲兒怒不可遏。

夏冰凝更是焦急不已,更是瞪了一眼李元。

這傢夥實在是太不靠譜了。

不過還是手拿長劍衝了上去,畢竟相處這些天,和小玲兒已經有了感情。

如今更不會看著小玲兒去送死。

可就在此時,誰也冇發現,李元的手指動了動。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定格一般,片刻後。

“啊!”

一聲聲慘叫傳出,嚇得小玲兒趕忙睜開眼睛。

三人竟然全部癱倒在地,冇了氣息。

小玲兒看了看手中的木棍,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些不敢相信。

剛剛衝到小玲兒身旁的夏冰凝更是瞪大了雙眼。

三人眉心處各有一道血洞,早已經瞬間斃命。

“難道是他?”

夏冰凝疑惑的看了看李元,卻又搖了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

他更願意相信是某個李軒派來的強者在暗中保護他們。

而李元也有些欣喜,就在剛剛他用“流雲指”擊殺三人的時候,一道係統提示傳來。

“叮,恭喜宿主擊殺貫氣境武者,或者逆亂值1點。”

“殺人也有逆亂值拿?可惜貫氣境隻有一點。”

李元看了看兩個磨石境九重的武者搖了搖頭。

“恐怕磨石境的武者殺了根本不給逆亂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