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

刺耳的啼鳴攝人心魄。

恍惚間,白戮的頭頂已經被黑影所覆蓋。

白戮定睛望去。

正是屍王座下四大神獸之一空凰!

紅尾黑身形似鳳凰,背部有著一名人形屍兄,疑似主體,

空凰環繞間,白戮看清了其背部那白髮紫袍裹身之人—屍王龍右!

“啾!!!”

空凰高傲的懸停於白戮正上方,彷彿在宣告他的地位。

龍右對著白戮招手道:“上來吧!”

白戮短暫的猶豫了一下煽動血翼徑直躍上了空凰的身上。

空凰對於白戮落在自己身上非常不喜,猩紅的雙目殺意大現,一股恐怖的氣場直逼白戮麵門。

白戮冷哼一聲一股強於空凰的氣場將其直接碾壓了回去。

“哈哈哈哈哈!!!”

龍右見到這一幕不怒反笑。

“很好!很好!你果然冇有讓我失望!看見眼前的城市了嗎?”

白戮順著龍右的目光看向遠方朦朧在薄霧中的建築群。

“你覺得人類勝利後,這裡會有你的一席之地嗎?”

白戮一怔。

看著白戮的表情,龍右微微一笑。

龍右以為白戮在思考自己的問題。

卻冇有想到白戮心裡在默默吐槽他。

自己一個魂穿來的,就算死了也回海賊世界了。

人類勝利了又如何,屍兄毀滅世界了又如何,兩邊的結果如何跟他好像都冇有太大關係吧!

不過,如果能吞噬了龍右,那個提升度,他多少有點不敢想。

目前他的目的隻有一個,不斷變強!

收穫越多,回去後係統給的越多。

“龍先生,需要我幫忙做什麼?”

龍右對於白戮的稱呼並不反感,甚至他對白戮已經有些喜歡,這個異類一點就通,很符合他的口味。

“幫我,打下這裡。”

白戮淡淡道:“可以,但我有一個要求!”

“說!”

“我想看炎黃的頂級武學功法!”

龍右一甩長袍哈哈笑道:“當然可以!不過現在已經有些來不及了,等拿下這裡,我會安排人帶你去的!”

“多謝龍先生!”

白戮表麵淡然,內心卻是一震,進攻提前了?!難道龍右猜到了什麼?不對,以龍右的能力肯定是在炎黃軍部內安插了間諜。

“你去西城方向幫忙吧!進攻馬上開始了!”

“是,龍先生!”

白戮張開血翼從空凰身上躍下朝著西城方向高速飛去。

“大人,那個傢夥根本靠不住!”

空凰低聲道。

龍右嘴角微翹。

“我當然知道,我們的計劃就是因為他告訴炎黃方麵被打亂的,但即使這樣,我也依然讓他參與了進來!”

“屬下愚昧!”

“嗬嗬嗬,自私自傲的人類怎麼會接受一個異類的幫助?”

望向灰濛濛的天空,此時正是皓月當空,龍右緩緩抬起手道:“好了,時間不早了,開始吧!孩兒們!全體攻城!”

“殺!!!”

“殺光人類!!!”

群魔亂舞!

京城西麵。

“嘭!”

從天而降的白戮瞬間吸引了龍右坐在四大神獸—白虎父子的注意。

白虎兒子看著從天而降的白戮驚訝道:“爸爸快看!是長著翅膀的人類唉!看上去好好吃,嘿嘿嘿!”

“孽子!什麼人類!這位可是大人特意派過來幫助我們的高手!”

“高手?好吃嗎?”

白虎兒子咬著手指喃喃道。

白戮看著眼前一大一小的白虎父子嘴角微抽。

這兩個憨貨,可是讓他記憶深刻,也不知道吞了會不會影響智商。

“哼!喂!那個新來的高手!你叫什麼名字?”

白戮沉思了一下淡淡道:“我姓牢名跌,你們可以叫我牢跌,或者叫我跌跌,都可以!”

“牢跌?跌跌?好怪的名字哦,爸爸你說是不是。”

此時白虎爸虎臉都氣黑了。

“逆子!竟然敢叫彆人爸爸!找打!”

“啊?冇有啊爸爸!我是叫他的名字唉!牢跌你說是不是?”

白戮緩緩點頭。

“靠杯啦!夠了!你不許再叫他的名字!”

白虎爸怒吼道。

“竟然與這幫孽畜混跡在一起,你枉為人類!”

“枉!!!”

“轟!!!”

白戮還冇反應過來就被一個巨大的“枉”字轟飛了出去。

“唉?!牢跌你哪裡去了?!”

白虎兒子看著突然消失在原地的白戮驚愕道。

“嘭!”

白虎爸一拳乾翻白虎兒子怒聲道:“混賬!不是不讓你叫他的名字了嗎?你竟敢忤逆爸爸!”

“轟!”

下一秒,巨大的“枉”字又被原路反彈了回來。

舞屍協會九級獵人聖看著被彈回來的攻擊一驚。

文字獄!

千百金色文字組成的護罩將聖包裹,輕鬆將巨大的枉字擋下。

“嘭!”

渾身黑紅色劇毒玄鎧包裹的白戮掀開巨石緩緩走出。

“老爺子,偷襲可不是什麼聖人之道!”

聖冷哼道:“對付你這種叛徒,無需聖人之道。”

白戮忍不住從背後伸出十餘根觸手冷笑道:“老爺子,請您先明白一件事,我可不是什麼叛徒,因為我一直都是屍兄啊!吼!!!”

毀滅音波!

恐怖的音波席捲而去,就連二虎也被包裹其中。

“牢跌!你是不是攻擊錯方向了?!”

聖也很懵,本來攻向他的音波攻擊竟突然會拐彎一般攻向了白虎兒子。

“兒子!你這傢夥,你奶奶滴敢偷襲我兒子!!!吼!”

虎爸虎眸赤紅對著白戮絲毫不客氣的就是一記虎嘯攻擊。

“轟!”

白戮雙臂交叉,身體前方宛若有一層看見的空氣牆擋住了虎嘯。

反彈!

“什麼?!”

下一秒,白虎爸看著被反彈回來的虎嘯一驚。

“爸爸!!!”

血肉飛濺。

白虎爸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白虎兒子一驚。

白虎兒子雙臂被絞殺的露出森森白骨。

“爸爸,我好餓!好想吃大餐!”

白虎爸眼中含著眼淚怒聲道:“逆子!等咱們活著回去!老子請你吃全人宴!!!”

“床!前!明!月!光!”

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突然內鬥,但這也是一個機會,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

聖雙眼瞪大,手中托舉的白色大球已經在月光的折射下完成充能,破壞力巨大的能量波直衝雲霄。

“斬!!!”

聖揮舉著突破蒼穹的能量波朝著二虎一人斬下。

撤!

如此一擊白戮可不覺得自己能扛下來。

白虎兒子再次擋在白虎爸身前道:“爸爸!我體型大!還能再替你扛一下!”

“混蛋!逆子!!!快讓開啊!!!”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