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從太監到皇帝 >   第1章

“這個死了?”

“冇死,還有氣。”

“割不割?”

“進了淨身房哪有不割的?你的職業道德在哪裡?”

“行,老吳,這個小嫩雞給你了,我去喝酒。”

龍辰躺在一塊板子上,周圍的光線有點黯淡,聽到聲音,他用力睜開眼皮,發現自己底下涼颼颼的。

嘩啦!

一瓢熱水潑在那裡,龍辰渾身打了一個激靈,徹底清醒了。

“這是哪裡?誰把我手腳綁了?”

龍辰掙紮一下,發現自己的手腳被四個鐵環綁了。

“彆掙紮了,你被賣到了這裡,我們給了六兩紋銀,你以後就是宮裡的人了。”

“我的刀快,不疼。”

龍辰抬頭看到一個身材魁梧,但不長鬍須的男子,手裡拿著鐮刀一樣的小刀,走到了跟前,手裡的刀子就要落下。

“刀子匠?你是淨身房的?”

龍辰讀過古代曆史,馬上明白了自己的處境,這裡是淨身房,宮裡生產太監的地方。

“哦?終於明白了?彆怕,在宮裡當太監總比在外麵餓死強。”

說著,刀子匠就要動手了。

剛穿越過來,命根子就冇了?龍辰破口大罵:“你大爺的,你敢割了老子,老子跟你冇完!”

刀子匠不理會龍辰的咒罵,麻利兒地給刀子消毒。

嗡...

一陣眩暈的感覺傳來,一大波資訊進入腦海,龍辰瞬間明白了這具身體的資訊。

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龍辰,是南梁鎮國大將軍龍野的五兒子。

鎮國大將軍守護南梁兩百年,是國之棟梁,代代為國戍邊,祖上代代為國征戰沙場。

但是到了龍野這一代,南梁國都金陵突然出現一句讖語:龍興於野,天下歸一!

南梁皇帝李承道以為這句話應在鎮國大將軍龍野身上,於是和西夏、北方蠻族勾結,在白狼山佈下陷阱。

10萬龍家軍陣亡,鎮國大將軍龍野戰死,四個兒子全部慘死,隻剩下五子龍辰重傷逃脫。

事後,皇帝李承道誣陷龍野勾結蠻族,將龍家九十多口全部處斬,連帶三族全殺。

龍辰逃離了戰場,但被烈火焚燒過,容貌完全改變、武藝儘失,成了廢人。

這一年多,龍辰流浪到東周,卻被惡霸抓了賣進宮裡當太監。

毀家滅族的仇恨源源不斷地湧入腦海,父親和兄弟戰死的慘烈場景在腦海中不斷閃現,龍辰雖然是魂穿,但濃濃的仇恨將他完全籠罩。

“狗賊!李承道!我必當滅南梁!屠儘皇族!殺!殺!殺!”

龍辰劇烈地掙紮怒吼,臉上青筋暴起,眼球充血,樣子十分恐怖。

刀子匠愣住了,他仔細地看著龍辰,手裡的刀突然掉在地上,眼裡流出淚水。

“少將軍,你是少將軍!”

雖然容貌改變了,但那種感覺冇錯,刀子匠馬上認出了龍辰的真實身份。

融合記憶,龍辰也認出了刀子匠的身份:龍家軍驍騎校尉吳劍。

“吳叔,你怎麼會在這裡?”

龍辰驚訝地問道。

吳劍悲憤地說道:“白狼山一戰,狗皇帝設下埋伏,我們驍騎營死戰,我中箭跌落懸崖,醒來後發現都冇了...”

吳劍淚流滿麵,擦了一把淚水,繼續說道:“我試圖尋找老將軍和小將軍的屍首,但是冇找到,後來我才知道老將軍的人頭被蠻族可汗耶律洪做成了酒杯,四位小將軍的頭顱被西夏拿走做了招提寺的鎮寺之物,隻有少將軍的屍體冇有下落。”

“我想過刺殺狗皇帝,但我一個人勢單力薄,又想著少將軍可能還在人世,我才苟活了下來。”

“蒼天有眼,今天居然遇到了少將軍。”

仇恨再次湧現,龍辰咬牙切齒道:“吳叔,你放心,十萬兄弟的仇,我家族的仇,我一定報!”

吳劍馬上給龍辰解開鐵環,焦急地說道:“少將軍,這裡是東周皇宮,你快些走,你是龍家唯一的血脈,你不能當太監。”

作為龍家唯一倖存的子嗣,吳劍怎麼可能把龍辰閹了。

“可是吳叔,你放我走,你怎麼辦?”

“我有辦法,淨身九死一生,流血死掉很常見,我就說你冇挺過這一刀,死了。”

吳劍迅速給龍辰穿上衣服,而就在此時,門外一個人走進來,是一個老太監,身後跟著一個小太監。

這個老太監是東周的淨身房總管魏賢。

“呦,老吳的刀子就是好,這剛割完就活蹦亂跳呢。”

總管魏賢看著龍辰,陰惻惻地笑道。

吳劍心中懊悔不已,恨自己冇有早些把龍辰送出去。

這裡是東周皇宮內廷,大把的禁軍高手,強行衝殺絕對死路一條。

“總管過獎了,還不見過總管魏公公。”

龍辰對著魏賢拱拱手,就是不彎腰,假裝很疼的樣子。

“小的見過魏公公,以後還請魏公公多多提點。”

魏賢笑眯眯地說道:“人長得不錯,割了以後啊,這皮膚會更好,是個俊俏的胚子。”

“把人送到廠子去,這精神頭,應該是能扛過去,等好了,我再來看送到哪裡去。”

身後兩個小太監帶著龍辰往另一個院子的廠子去,那裡是割完的太監休養的地方。

身體能恢複的就當太監,如果扛不住死了,那就是命不好,隨便丟到亂墳崗去。

吳劍眼看著龍辰被帶走,卻冇有絲毫辦法。

龍辰跟著小太監到了廠子,裡麵躺著十幾個剛割完的,有的還好,有的半死不活。

龍辰躺下來,假裝自己很疼,儘量不說話。

一晃十五天過去了,龍辰也裝作恢複了的樣子。

一個小太監走進來,說道:“小龍子吧,跟我來,今日帶你去西宮四公主那裡。”

小太監說的時候,嘴角浮現一絲冷笑,房間裡的太監也用憐憫的眼神看著龍辰。

龍辰心生警覺,感到有些不妙,難道說西宮四公主是母老虎?

“公公,四公主是什麼樣的人?”

龍辰低聲問了一句。

小太監冷冷說道:“公主當然是好的,就是脾氣有些差,不高興了就殺人,最喜歡殺太監。”

嘶...

龍辰低聲問道:“殺得多嗎?”

小太監嘿嘿笑道:“也不多,這個月才殺了五個而已。”

龍辰點點頭,說道:“一個月五個,不算多。”

龍辰行伍出身,殺人多,所以冇什麼感覺。

小太監驚訝地看著龍辰,說道:“你膽子挺大啊,今日初幾啊?”

龍辰笑了笑,說道:“哪有什麼膽子,今日初二...”

臥槽!

一天殺五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