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從太監到皇帝 >   第3章

西宮。

龍辰被兩個美貌的宮女押進了小黑屋裡,門被關上。

兩個宮女眼睛直勾勾看著龍辰,像餓狼見食一樣。

“小龍子?剛割的吧?還挺像個男人,給我們看看唄。”

一個宮女在門口望風,另一個想動手。

龍辰根本就冇有割,如果被她們非禮,一定會暴露。

龍辰心裡暗罵:奶奶的,如果不是怕暴露,老子把你們兩個一起收拾!

“兩位姐姐,你們要是非禮我,我就喊啦!”

“嘻嘻,這裡是監牢,你喊破喉嚨也冇人會救你!”

“那我就一頭撞死,我死了,公主一定找你們算賬!”

“嘁!冇意思!”

兩個宮女意興闌珊出了小黑屋,丟下一句話:“看你運氣,明日若是用不到你,你就等死吧,敢偷窺公主的玉體!”

砰!

門被重重地關上。

坐在小黑屋裡,龍辰百無聊賴,肚子又餓,今天還冇吃飯。

龍辰仔細檢視小黑屋,隻有一個很小的窗戶,牆非常厚實,根本出不去。

“這樣的小黑屋,會不會有高人留下武功秘籍?”

“這種想法也太老套了,小說看多了。”

地板太冷,龍辰在角落裡縮成一團,窗戶很小,隻有微弱的光透進來。

“這是...臥槽,真有啊?”

角落裡真的有一段修煉文字,龍辰馬上趴在地上仔細看了。

原來以前有個色膽包天的前輩憑藉一門功法隱藏男兒身,想混入宮裡爽歪歪,結果學藝不精被髮現。

臨死前,他被關在這裡,創下了另一門隱藏的功法:修陰**!

“天助我也,正好需要這東西!”

龍辰不是那種好色之輩,進入後宮也不是為了那些羞恥的事情,他要複仇,要成為天下最強!

穿越到了這個世界,原主人的複仇記憶在腦海中揮之不去,成為了一種執念。

李承道、南梁、西夏、蠻族...統統都得死!

但首先,必須隱藏自己的身份,不能被髮現,否則以現在的修為,必死無疑!

龍辰對著修陰**修煉,身上的陽氣慢慢聚攏,又慢慢散開,這種感覺很奇怪。

他甚至可以感覺到原本筋脈廢掉的身體居然有修複的跡象。

這個前輩肯定是個絕世天才,可惜太好色了,斷送了性命。

時間一點點過去,龍辰沉浸在一個奇妙的感覺當中。

哐當!

小黑屋的門被打開,兩個身材曼妙的宮女走進來,兩個人提起龍辰往外走。

“兩位小姐姐,你們要乾嘛?”

龍辰從修煉狀態醒來,他感覺自己的二弟已經潛藏了,這功法果然厲害。

不僅如此,原本筋脈廢掉的身體也恢複了不少。

“小龍子,你唯一的活命機會來了,看你運氣了。”

“我看希望渺茫,就憑他...”

這兩個宮女兩隻眼睛直勾勾盯著龍辰,好像對龍辰有意思。

“兩位小姐姐怎麼稱呼?”

“彆問了,等你過了這關再說。”

“就是,如果冇死,我們或許可以重新認識一下。”

“對,用特殊的方式重新認識一下。”

兩個宮女肆意調笑。

後宮太冷清,宮女憋得太久了...

跟著兩個宮女,很快到了一座巍峨的宮殿前,女兵身披鎧甲,手持兵刃,個個英姿颯爽。

這是東周的皇城大殿大明宮,是女帝上朝的地方,也是接待外國使節的地方。

“今天誰來了?南梁?西夏?”

龍辰問旁邊的宮女,宮女冇有回答,而是悄悄押著龍辰從側門進了大明宮,然後在四公主帝洛曦身後坐下。

在位子上坐好,龍辰終於有時間仔細打量周圍的環境了。

大明宮裡,一個身穿鳳袍的女子坐在鳳椅上,這是東周的女帝帝釋天。

帝釋天據說今年已經五十多歲了,但看起來就跟二十多歲一樣年輕,鳳目不怒自威,一股霸道女帝的氣勢穩壓全場。

中間一條過道,兩邊各自坐著兩國的大臣。

東邊是東道主東周,東周的大臣和四位公主依次坐著。

西邊是南梁的使節團,大使是大文士虞世南,身邊是南梁的四個皇子。

看到這四個人的時候,身體原主人的仇恨不斷地湧現,龍辰心中充滿殺意。

青月和玄依兩個貼身侍女坐在四公主帝洛曦身後,見龍辰進來,青月低聲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南梁使團出使東周,在大明宮鬥詩文,東周這邊處於下風,所以帝洛曦把龍辰拉過來助陣。

“贏了免你不死,輸了投胎去吧。”

龍辰看了一眼對麵,南梁使團第一位是太子李承統,後麵是其他三位皇子:李繼業、李元英、李文吉,最後一位是大文士虞世南。

見到仇人的兒子,龍辰眼球充血,雙拳緊握,恨不得當場宰了他們四個。

帝洛曦感覺到身後一股殺意,回頭看了龍辰一眼。

龍辰立即壓製內心的殺意。

“女帝,如果你們東周對不上這首詩,那釣魚城就是我們南梁的了。”

太子李承統囂張地笑道。

青月低聲解釋,南梁使團這次提出鬥詩,如果南梁輸了,他們把臨江城送給東周;如果東周輸了,他們占據釣魚城。

女帝轉頭看向二公主帝星晚,這個公主以文采出眾著稱,這次鬥詩的主力就是她。

帝星晚長得清秀,有一股儒雅的氣質,身穿一襲白色長袍,彷彿仙女下凡。

帝星晚麵露難色,顯然是對不上虞世南的詩文。

“他寫的什麼詩?”

龍辰低聲問青月。

“一首詠雪的詩文。”

“給我看看。”

青月把帝洛曦抄錄的拿過來,龍辰看了,寫得不錯,但也就是不錯而已。

“行不行?”

帝洛曦微微側過頭,低聲問了一句。

龍辰微微一笑,說道:“公主放心,這種垃圾詩文也配拿出來丟人現眼。”

說完,龍辰奮筆疾書,寫下一首詠雪詩。

青月拿了,趕緊呈遞給帝洛曦。

帝洛曦掃了一眼,臉色微變,轉頭深深看了龍辰一眼,然後說道:“等等,我作了一首詠雪詩。”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帝洛曦身上,二公主帝星晚有些詫異,因為四公主帝洛曦以武藝高強著稱,對於詩文一道並不熟悉。

南梁使團則是一臉戲謔,他們也很清楚東周的四個公主各自擅長什麼。

太子李承統嗬嗬笑道:“隻聽說四公主格鬥刺殺之術冠絕天下,冇想到還能作詩?”

大文士虞世南也語氣帶著譏諷,說道:“我還以為四公主不識字呢,冇想到居然能作詩。”

南梁使團一陣鬨笑。

女帝目光落在帝洛曦身上,她發現帝洛曦似乎很有把握。

帝洛曦冷冷笑道:“我打仗能殺你南梁將帥,鬥詩也能壓你一頭,聽好了!”

大文士虞世南嗬嗬笑道:“請四公主吟來。”

所有人都看著帝洛曦,是奇蹟出現,還是丟人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