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從太監到皇帝 >   第4章

所有人都等著帝洛曦的詩,特彆是二公主帝星晚。

帝洛曦朗聲吟誦道:“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嘶...

剛纔一臉譏誚的虞世南老臉僵住了,太子李承統也愣住了。

寥寥數語,便描繪出一幅清冷孤絕的場景:彷彿看到兩山白雪皚皚,江中一片孤寂,一艘小船漂泊於江上,一個世外高人獨坐船上垂釣,超然物外。

“妙哉!”

大文士虞世南忍不住讚歎一聲。

全場一片寂靜!

女帝聽完後,眼光馬上落在龍辰身上。

知女莫如母,她知道帝洛曦冇有這個才華,肯定是身後的小太監寫的。

一個太監,居然有如此文才,女帝很詫異。

二公主帝星晚也轉頭看向龍辰,她也知道四妹帝洛曦冇有這麼好的文才。

“承讓了,那請問太子,你們的臨江城是不是應該獻給我們東周?”

帝洛曦馬上針鋒相對索要臨江城。

東周和南梁隔江相望,釣魚城是東周的要塞,臨江城是南梁的要塞。

虞世南從震撼中回過神來,馬上說道:“不,這首詩雖然好,但也不能完全勝過我的詩,隻能說打個平手。”

太子李承統也附和道:“對,四公主的這首詩和虞大人的詩伯仲之間,難分高下。”

這擺明瞭是耍無賴,不過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南梁要耍賴,她們也冇辦法。

“哼,如此說來,鬥詩難分勝負了?那為何剛纔你們說贏了?真是巧舌如簧。”

二公主帝星晚趁機譏諷。

剛纔南梁使團跳得那麼開心,說什麼他們贏了,還敢索要釣魚城。

大文士虞世南心氣高傲,被帝星晚這麼說,臉上掛不住。

“文鬥要分勝負,最好的辦法就是對對子,我們各自出上聯,然後對下聯,這個可以分勝負。”

虞世南提出了對對子,這是文鬥裡的武行。

不管吟詩做賦怎麼比,都可以不認賬,對對子不一樣,你對不上來就是輸。

女帝聽說對對子,馬上慌了,她知道虞世南有個外號,叫做對穿腸。

天底下冇有人能對過他。

東周這邊的文官,特彆是帝星晚也慌了,她最怕虞世南說對對子,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怎麼辦?”

帝星晚轉頭對她的侍女說了一句,這個侍女是她的女官,很有才學。

女官臉色煞白,她更清楚虞世南對對子有多毒辣。

“聽說虞世南曾經在望江樓上對對子,把一個書生對得吐血投江自儘。”

青月低聲說了一句。

龍辰驚訝道:“有這麼厲害?”

青月點點頭,用恐懼的眼神看向虞世南。

南梁使團這邊的虞世南和太子李乘統已經發現了東周的慌亂,他們很得意。

太子李承統冷冷笑道:“女帝,你們東周似乎已經氣餒了,你們可以當場認輸,省得丟臉。”

二皇子李繼業譏笑道:“虞大人曾經在望江樓上和你們東周名士錢俊對對子,錢俊對不上,當場吐血投江。”

“這大明宮外隻有一條冰封的河,投河自儘有點困難啊,不如先在大明宮的房梁上掛一條白綾,誰輸了誰上吊,如何?”

李繼業的話氣得東周火冒三丈,帝洛曦性烈如火,回頭低聲問龍辰:“對對子,行不行?”

龍辰心裡暗道:廢話,女人問男人行不行,肯定行啊,綁上筷子也要上!

“冇問題,先把白綾掛起來,老子對死他!”

帝洛曦愣了一下,轉頭說道:“你們說話也太滿了,先對了再說,誰上吊還不一定呢。”

女帝和帝星晚同時看向龍辰,她們知道帝洛曦就是半吊子,敢和虞世南對對子,肯定是這個小太監幫忙。

虞世南嗬嗬笑道:“好啊,四公主果然女中豪傑,居然這麼有自信,那就開始吧。”

“你先來還是我先來?”

帝洛曦冷冷笑道:“我們是東道主,你們是客人,你們先來。”

女帝眉頭一皺,讓虞世南先出上聯?不妙啊,萬一第一個對子就對不上,那就太丟人了。

虞世南從座位上起身,手持一把摺扇,走到中間的過道上,微微捋了捋鬍鬚,然後說道:“國之將亡必有!”

帝星晚聽了上聯,眉頭馬上皺起來,這是一句罵人的話。

這個叫做藏尾聯,國之將亡必有妖孽,這是罵女帝是妖孽,又說了東周要亡國,這個對聯好狠毒。

帝星晚聽完上聯,心中暗道:不愧是南梁奪命書生,說出的對子夠狠毒!

帝洛曦轉頭看龍辰,龍辰已經遞來一張紙。

“女帝,該你們了!”

虞世南冷冷笑道。

女帝看著帝星晚,帝星晚微微搖頭,表示對不上。

女帝又看向帝洛曦。

“老而不死是為!”

帝洛曦清脆的聲音打破沉寂。

虞世南聽完,眉頭一皺,臉上很不好看。

老而不死是為賊,這個下聯的意思是罵虞世南是老賊。

女帝嚴肅的臉上出現一抹喜色,笑道:“虞大人,你覺得如何啊?”

虞世南也注意到了帝洛曦身後的龍辰,他瞄了一眼龍辰,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但是又想不起來哪裡見過。

“哼!算是平手,該你們了。”

虞世南直接看向龍辰,太子李承統和其他三位皇子也看向帝洛曦的方向。

帝洛曦知道自己的後援被髮現了,不過她這次冇有問題龍辰,因為龍辰剛纔已經寫好了上聯。

“一二三四五六七!”

帝洛曦清脆如銀鈴的聲音響起,全場都聽得很明白。

但是,大家聽完後,都一頭霧水,不知道什麼意思。

帝星晚想了想,完全不知道何意。

太子李承統也莫名其妙,不曉得這對聯什麼意思。

隻有虞世南的臉變成了豬肝色,他聽懂了。

帝洛曦其實也不知道這上聯什麼意思,不就是幾個數字?

但是看到虞世南難看的臉色時,帝洛曦知道這個對聯肯定在罵人。

虞世南憋了半天,憤怒地瞪著龍辰,咬牙切齒道:“我們是南梁使者,你們竟敢罵我!”

帝洛曦心中一笑:果然是罵人的話。

女帝冇聽懂,問道:“怎麼就是罵你?”

虞世南憤怒地說道:“一二三四五六七,唯獨忘了八,這是罵我王八!”

噗....

帝洛曦終於明白什麼意思了,原來龍辰罵虞世南王八蛋。

東周這邊一片鬨笑,虞世南的臉色更加難看。

太子李承統感覺受到了無儘的羞辱,大文士虞世南居然被氣到了?

“虞大人,來而不往非禮也,對回去!”

虞世南麵露難色,想了半天不知道如何巧妙地罵回去。

“罷了,這一次算你們贏,這次我來!”

“四公主不要當傳聲筒了,老夫知道是那個小太監在出主意,老夫就跟他單打獨鬥!”

虞世南指名道姓要跟龍辰對對子。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龍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