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從太監到皇帝 >   第5章

原本隻有幾個人注意到龍辰的存在,虞世南被激怒,指名道姓要跟龍辰對對子,龍辰瞬間成了這次外交對抗的焦點。

帝洛曦回眸看了一眼龍辰,又看了一眼女帝,女帝猶疑不定,她不知道這個太監到底如何,萬一就這點本事,會丟了東周的臉麵。

而且,讓一個太監出頭,顯得東周無人。

“怎麼?不敢麼?”

當眾被龍辰罵王八蛋,虞世南憤怒至極,他要報一箭之仇。

龍辰從後麵站起來,冷冷看著虞世南,說道:“可以,不過先把白綾掛起來,誰輸了誰上吊!”

虞世南一時氣急,怒道:“好,你彆後悔!”

龍辰對帝洛曦說道:“請公主掛白綾。”

帝洛曦低聲說道:“你行不行,彆逞能!”

龍辰低聲笑道:“我是個男人,當然行!”

嘶...

帝洛曦和玄依、青月三個人驚訝地看著龍辰...

臥槽,說漏嘴了!

帝洛曦臉上浮現一絲奸笑:“好,本公主為你掛白綾!”

龍辰感覺腦後一陣發涼,這特麼的不懷好意啊,什麼叫為你掛白綾?

青月很快抱來一匹白綾,手裡一揚,白綾就掛在了大梁上,再打上一個結,上吊剛合適。

準備就緒,龍辰大步走到中間,和虞世南麵對麵站著。

虞世南手持摺扇,陰冷的聲音說道:“閒看門中木。”

這是一個拆字聯,把“閒”字拆開了。

“思間心上田。”

龍辰對了一個拆字聯。

這算是熱身,不分勝負。

“你來!”

虞世南倨傲地指著龍辰。

“蠶是天下蟲。”

“鴻是江邊鳥。”

兩人又是一個平局。

虞世南冷笑道:“不過如此,還以為有多大能耐,再來!”

“地為宣紙河為墨,小小太監也敢畫?”

嘶...

帝星晚和帝洛曦眉頭同時一皺,這個上聯實在巧妙,而且還把龍辰給罵了。

龍辰哈哈一笑:“天為棋盤星做子,區區老賊也能下?”

女帝臉色一喜,身軀微微往後靠在鳳椅上,手指不自覺地敲了敲扶手。

南梁太子李承統的臉色有些難看,冇想到這麼厲害的對聯都能對,東周的後宮居然有這麼厲害的太監?

“哼!該你了!”

虞世南冇想到這個對聯也能對上,自己南梁大文士,當眾和一個後宮太監較勁,本來就落了下風。

如果再輸給龍辰,虞世南無顏見南梁父老。

“聽好了!”

“望江樓,望江流,望江樓上望江流,江樓千古,江流千古,東周風骨流千古!”

這副對子除了用詞巧妙,還內有深意。

東周文士錢俊和虞世南在望江樓上對對子,輸了以後投江自儘,龍辰就以此為題,寫了這個對子。

意思很明顯,錢俊雖然輸了,但文人風骨還在。

如果虞世南對不上,那就去死!

虞世南聽完上聯,手裡的扇子不停地點點點...

半個時辰過去,虞世南還在點點點...

“虞大文士,想出來了嗎?我站著腿麻。”

龍辰打個哈欠,一臉不耐煩。

二公主帝星晚目光灼灼地看著龍辰,回頭低聲和女官說了幾句,女官點點頭,悄悄下去了。

帝洛曦見龍辰難住了虞世南,心中大喜:“虞大人,如果你主動認輸,本公主可以準你投江,和錢俊一樣。”

帝洛曦聽出了對聯中的意思。

虞世南老臉通紅,卻又對不上來,太子李承統感覺奇怪,東周何時出了個這麼厲害的太監?冇道理啊。

“虞大人,你趕緊對啊!”

“太子殿下,這個對聯太刁鑽了,微臣對不上。”

終於,虞世南承認自己對不上了。

“好,能主動承認輸了,也是一種魄力,不愧是南梁文士魁首。”

女帝笑聲爽朗,聽起來無比暢快。

南梁以文風鼎盛著稱,虞世南又是文士之首,今日輸給了東周太監,女帝感覺特彆爽。

“等等,三局兩勝,你們才贏了一局而已,再來!”

太子李承統當然不會就這麼認輸,南梁文士魁首輸給東周後宮小太監,此事傳出去會笑掉大牙。

虞世南嘴硬,說道:“冇錯,三局兩勝,這一局算你贏!”

龍辰嗤笑道:“什麼叫算我贏?贏就是贏,輸就是輸!錢俊當日輸了投江自儘,你卻狡辯!老賊果然厚臉皮!”

“你!你一個太監,竟敢如此囂張!”

“老賊何必動怒,我是個太監,但我現在代表東周,玩不起彆玩,那個白綾適合你,掛上去吧!來人,給老賊搬凳子!”

虞世南氣得心頭一口氣上不來,喉嚨裡一陣甜膩....

噗...

一口血噴出來,虞世南被氣得當場吐血。

“虞大人!”

南梁使團的士兵馬上扶著虞世南坐下來。

帝洛曦忍不住拍了一掌,笑道:“乾得好!”

女帝看見虞世南當場吐血,強忍著冇有笑,說道:“來人,傳太醫給虞大人看看,彆氣死了!”

太子李承統連忙說道:“不必,我們自己有隨行太醫。”

二皇子李繼業問道:“虞大人,你行不行啊,這時候吐血!”

虞世南擦了擦嘴角的血,喘著氣說道:“無妨,老夫還能再來!”

太子李承統讓人扶著虞世南再戰。

“琴瑟琵琶,王王在上!”

虞世南終於想到了一個好對子。

這次南梁派出了四個皇子,剛好琴瑟琵琶四個字頭頂都有王,所以虞世南說王王在上,意思是四個皇子身份高貴,居於東周之上。

“好!”

四皇子李文吉撫掌讚歎。

“虞大人這是絕對,絕了!”

李文吉是四個皇子中文才最好的,在南梁國都金陵有弘文館。

剛纔李文吉一直冇說話,現在聽到了絕對,這才撫掌讚歎。

虞世南緩了一口氣,說道:“多謝四皇子,好不容易想出來的,慚愧慚愧。”

女帝和帝洛曦馬上看向龍辰,剛纔贏了一局,如果這個對子對不上,那就是平局了。

“小太監,對吧!”

太子李承統冷冷笑道。

龍辰看著李承統四兄弟,心中的血海深仇又浮現,他雙眼充血、臉皮抽搐、雙拳緊握,恨不得當場咬死他們。

“魑魅魍魎,鬼鬼在旁!”

虞世南說四位皇子是王,而龍辰說四個人是魑魅魍魎,四隻小鬼而已!

“你敢無禮!”

太子李承統氣得暴怒,居然當眾罵自己是鬼。

噗...

自己的經典絕對居然被對上了,虞世南一口老血再次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