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從太監到皇帝 >   第6章

“哼,本就是四隻小鬼,什麼王王在上!”

龍辰根本不懼怕李承統,鎮國將軍府在的時候,南梁皇帝都要低頭,他們四個皇子算什麼東西。

李承統貴為太子,修為已經到了武皇境界,麵對龍辰這個小太監的鄙視,他怒了。

呼...

李承統站起身來,身上的氣勢爆發出來,壓得龍辰有些喘不過氣來。

如果以前,龍辰可以無視李承統,但現在身體修為廢掉了,修陰**剛練一天,麵對李承統的威壓,龍辰的腳居然陷入了地板上。

“太子殿下,這是鬥文,不是鬥武!”

呼...

女帝一開口,一陣香風拂麵而過,李承統的氣勢威壓瞬間消散,龍辰感覺渾身舒服。

這個女帝好香啊...

龍辰色心又起,忍不住看了一眼女帝,那成熟的感覺,修長的大腿,柔軟纖細的腰肢...

李承統冷哼一聲,慢慢坐回位子上。

“好了,該我了,準備好了嗎?”

龍辰故意指了指掛在梁上的白綾,虞世南氣得又吐出一口血。

龍辰轉身走到帝洛曦跟前,拿起紫毫筆,先畫一個圈,然後在圈圈外麵寫上五個字:可以清心也。

龍辰拿著這張紙,遍示眾人,說道:“虞老賊,就這,你對吧!”

太子李承統看了一眼,冷笑道:“雕蟲小技,虞大人,對他!”

四皇子李文吉走過來,看完後沉默不語。

虞世南更是看得心如死灰。

這不是普通的一句話,這句話五個字,不管從任何一個字開始,都是完整的一句話,周而複始:

可以清心也。

以清心也可。

清心也可以。

心也可以請。

也可以清心。

“妙啊!”

虞世南說了一聲“妙啊”,又吐出一口血,然後昏死過去。

很顯然,虞世南對不上了。

“不就是普通一句話?怎麼就對不上?四弟,你來!”

太子李承統不甘心,看起來這麼普通的一句話,居然把虞世南氣得昏死,這什麼玩意兒!

李文吉微微搖頭,說道:“大哥,這句話不管你從哪裡開始,都是完整的一句話。”

李承統這時候才發現其中玄機。

“虞老賊昏死了,你們誰來?”

龍辰冷眼看著四隻小鬼,他發誓早晚攻破金陵,捏碎他們的狗頭。

四皇子李文吉抬頭對上了龍辰惡毒的眼神,心裡詫異:這個太監為什麼這麼恨我?這眼神,好熟悉啊。

南梁使團冇有人說話,太醫給虞世南鍼灸用藥。

“太子,如果你們對不上,那就是你們輸了!”

女帝高興地起身,從鳳椅上款步走下來,鳳袍裙尾拖在身後,看起來威嚴霸道。

走到龍辰身邊,女帝仔細打量龍辰一番,然後微笑著看向李承統。

虞世南吐血昏死,李文吉束手無策,這次鬥文大敗,南梁使團吃了大虧。

“算你們贏了!”

太子李承統不甘心地說了一句。

四公主帝洛曦馬上說道:“那臨江城是不是該歸還!”

臨江城本來是東周的城池,後來被鎮國將軍府奪取,成為了南梁對付東周的要塞。

那一次大戰,龍野一家六口大戰女帝,打得天昏地暗,震動天下!

太子李承統臉色難看,冷冷說道:“此事乾係重大,我要稟明父皇再說。”

龍辰冷笑道:“想賴賬直接說,李承道本就是個市井無賴。”

李承統聞言暴怒,一拳轟向龍辰:“找死!”

武皇境界的修為,又是含恨出手,威勢迅猛,龍辰如果捱上一拳,必死無疑!

女帝衣袖輕拂,將李承統震退,轉頭嗬斥道:“還不退下!”

龍辰轉身退回了位子上。

女帝修為天下第一,李承統雖然厲害,卻不是女帝的對手。

李承統惡狠狠地指著龍辰說道:“女帝將此賊交出來,他侮辱我父皇,我要帶回去!”

女帝冷冷笑道:“這是我東周的太監,輪不到你南梁來教訓。”

“賭約輸了,臨江城儘早返還,如果南梁言而無信,隻會令天下人恥笑。”

太子李承統氣急敗壞,四皇子李文吉勸他就此罷手。

文鬥輸了,武鬥有女帝在場,他們贏不了。

“臨江城就在那裡,有本事你們自己去拿!”

李承統甩下一句話,帶著虞世南一幫人離開了大明宮,匆忙回南梁。

看著南梁使團灰溜溜的樣子,帝洛曦邀功:“母後,這是我立了大功。”

二公主帝星晚臉上有失落的神色,這次文鬥她本該是主力,最後卻讓帝洛曦搶先。

雖說出力的是龍辰,但龍辰是帝洛曦的太監。

女帝很高興,說道:“不錯,找了個很優秀的太監,叫什麼名字?”

帝洛曦也不知道,轉頭問道:“問你名字。”

龍辰拜道:“回聖上,我叫小龍子。”

女帝意味深長地問道:“你與李氏皇族有仇?”

龍辰馬上說道:“東周與南梁是敵國,身為東周子民,我和南梁是血海深仇。”

女帝笑了笑,冇有繼續追問。

“小龍子為東周贏了比試,朕封他為後宮總管。”

龍辰心中暗喜,封了後宮總管,那後宮所有地方都可以去,特彆是浴室、澡堂子,想想就香豔。

以後專門到宮女房間查寢!

“謝聖上。”

這時候,後宮的宮正影鳳反對:“聖上,我們後宮的總管一直都是女的,突然讓一個太監當總管,這不合規矩。”

東周女帝當政,後宮的官吏幾乎都是女的,除了一些宮女不願意管的,比如淨身房。

而且,後宮本來歸影鳳管轄,現在龍辰提拔為總管,相當於奪了她的權柄。

女帝鳳目一冷,說道:“朕做事還要講規矩?”

影鳳趕忙說道:“微臣不敢。”

女帝看著南梁使團遠去的背影,心中大爽,說道:“今日宮中舉行宴會慶祝。”

東周這一次在文鬥中贏了南梁,此事非比尋常,南梁文武都厲害,尤其以文著稱,其他各國都不是對手,所以女帝要慶祝一番。

眾人散了,四公主帝洛曦帶著玄依、青月回宮,龍辰跟在身後。

女帝帶著影鳳進了寢殿,吩咐道:“去查查小龍子的底細,查仔細!”

影鳳心中暗喜:“聖上懷疑小龍子是奸細?”

女帝冷冷笑道:“不,小龍子與南梁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想殺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不過,此人的底細不簡單,給朕好好查!”

剛纔龍辰看南梁四個皇子的眼神已經說明瞭一切。

影鳳心中狐疑,說道:“微臣遵命。”

龍辰跟著帝洛曦回到了西宮,進了臥室,帝洛曦坐在榻上,玄依和青月把門關了。

帝洛曦坐在中間,龍辰站在中間。

帝洛曦美眸閃爍,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微笑,龍辰暗叫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