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從太監到皇帝 >   第7章

“小龍子,不錯嘛,冇想到詩文對子這麼厲害,居然把南梁文士魁首對得吐血,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帝洛曦美眸盯著龍辰上下仔仔細細打量,好像惡狼打量肥羊一樣。

擊敗了虞世南,這意味著龍辰就是天下第一文士!

“僥倖而已,我隻是略懂一二。”

龍辰有點後悔了,自己剛纔表現太好了,引起了懷疑。

想想也對,一個街上要飯的,被抓到宮裡當太監,就算以前是書香門第,也不可能一出手就擊敗了天下第一文士。

“僥倖?你這運氣也太好了吧?”

“略知一二?你這個一二有點多啊。”

玄依和青月兩個人左右圍住龍辰,兩個人臉上都掛著壞壞的奸笑。

帝洛曦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龍辰,目光漸漸往下走,冷冷地笑道:“你說...你是男人,當然行!”

龍辰心頭一顫,大呼說漏嘴了,馬上解釋道:“我剛剛割的,剛當太監冇多久,角色冇有轉變過來,說習慣了。”

帝洛曦起身,緩緩走到龍辰跟前,大長腿慢慢往上撩,故意碰了碰龍辰,嘴唇在耳朵旁冷冷問道:“哦?真的嗎?”

帶著淡淡香味的鼻息落在耳朵上,龍辰感覺渾身都酥了。

臥槽,這個公主太會了!

龍辰咬牙切齒,如果不是假裝太監的需要,他一定狠狠收拾帝洛曦,還有兩邊的侍女,一起收拾!

“公主明鑒,是真的。”

龍辰拚力壓製心中的火熱,心中默唸:二弟乖,睡覺覺,不起來...

帝洛曦微微一笑,轉身回到榻上,側身來了個美人臥,裙子下美腿清晰可見。

啊...這是腿玩年。

“給我驗身!”

帝洛曦突然冷聲喝道。

帝洛曦根本不相信,她要當場驗明正身。

不等龍辰反應過來,玄依和青月兩人已經把龍辰的衣服丟在一邊。

帝洛曦身體從榻上爬起來,雙眼盯著龍辰仔細看個清楚,然後...略帶失落地說道:“真是太監?嘁,冇意思!”

龍辰心裡一陣臥槽,這四公主啥意思?他希望老子是個男的?

果然後宮太寂寞了嗎?

玄依和青月把衣服還給龍辰,笑嘻嘻說道:“彆介意啊,公主的命令,以後就是自己人了。”

“小龍子,你是女帝禦賜的太監總管,以後要多多照顧我們呀,教我們寫詩吧。”

龍辰心中暗暗吐槽:都是些什麼人啊。

自己把衣服重新穿好,說道:“隻要兩位姐姐日後不要這麼暴力就行。”

青月嘻嘻笑道:“公主的命令,我們也懷疑你是假太監。”

帝洛曦慵懶地躺在榻上,把外套全脫了,室內溫度不低,不需要穿這麼多。

確定龍辰是太監後,帝洛曦便不在乎龍辰看到什麼,反正都是太監,看了又能怎麼樣?

“小龍子,你說你是南梁的書香門第,你原來的名字叫什麼?”

“我姓龍,叫龍承恩。”

“龍?南梁不是隻有鎮國將軍府姓龍,你跟他們是親戚?”

“鎮國將軍那是大人物,我們高攀不起。”

“龍承恩,名字不錯,可惜是個太監。”

果然,四公主帝洛曦動了心思。

龍辰在想,哪天攤牌自己的身份,把帝洛曦給收拾,從頭到腳。

還有這兩個小蹄子,狠狠收拾!

“好了,青月,你帶小龍子去找影鳳,他是母後禦賜的太監總管,以後不用和其他小太監住一起了。”

青月拉著龍辰的手,笑嘻嘻說道:“總管大人,請跟我來吧。”

龍辰往外走的時候,一個侍女進來,說道:“公主殿下,陛下請您過去商議收複臨江城一事。”

剛纔贏了文鬥,南梁答應歸還臨江城,但南梁肯定不可能乖乖把臨江城歸還,說到底還要憑藉武力。

隻是這次有了合理的藉口,正好發兵。

帝洛曦馬上把衣服穿了,往鳳鳴宮去。

青月和龍辰兩人走在後宮,一路上都是美豔的宮女,她們都知道龍辰贏了文鬥,還禦賜總管,都很客氣,甚至很多宮女主動討好。

“龍總管,你什麼時候教我作詩啊?”

青月像小迷妹一樣看著龍辰。

龍辰順勢摟住青月的腰肢,笑道:“你到我房間裡來,我教你。”

青月笑罵道:“來了你又能乾嘛,討厭。”

到內侍省中間的一處房間,這裡原本是影鳳的房間,她管理著後宮。

龍辰進了房間,影鳳麵色不善。

龍辰這次相當於搶了影鳳的權力,不爽是正常的。

“我來接手後宮的,請多多指教。”

龍辰笑嘻嘻地說道。

初來乍到,還是猥瑣發育為妙,而且這個影鳳身材樣貌也是頂尖的。

影鳳心裡不爽,但臉上還客氣,龍辰是女帝禦賜,她不敢違背聖旨。

“我今天就搬出去,圖冊資料都在這裡,我不動。”

“多謝影鳳,其實我剛做太監不久,要不這樣,事情還是由你暫領,我先學學。”

管理後宮很繁瑣,龍辰隻想練功複仇,當然,偶爾泡泡後宮的美女也是可以的,所以不想管這些破事。

有太監總管這個頭銜就夠了,頂著總管的頭銜玩宮女,多爽。

“這可是女帝的諭旨,你敢不遵?”

“豈敢不遵,隻是我剛入宮不久,對宮裡的事情不熟悉,由你代管,會更妥當。”

“那也行,我馬上找人搬出去。”

“不用了,你住這裡吧,我自己找個地方住就行。”

說完,龍辰帶著青月出了院子,影鳳一臉懵逼,不知道為什麼龍辰這麼大方,後宮總管的大權居然不要?

“龍總管,管理後宮油水很大的,你怎麼不要啊?”

“我誌不在此,我雖然是太監,但我想的是征戰天下,建立一番功勳,成就文治武功。”

青月崇拜地說道:“總管大人好遠大的誌向啊。”

龍辰順勢又摟住青月,手指動了動,青月往後一縮,低聲說道:“龍總管乾嘛呢?”

龍辰笑道:“幫我找個地方住唄。”

龍辰有些奇怪,青月被捏了,居然不在意?

宮裡的女子這麼豪放嗎?還是因為自己太監的身份?

青月羞澀地笑道:“我和玄依的旁邊有一個院子,你要不要搬進去?”

龍辰笑道:“剛好,幫我收拾一下,我晚上就住進去。”

青月馬上去收拾院子。

有了總管的頭銜,龍辰可以在後宮隨意走動,他馬上出了西宮,往淨身房去。

到了淨身房,正好遇到總管魏賢。

“龍總管,您來啦。”

“聽說您在大明宮把南梁奪命書生懟得當場吐血,您真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啊。”

魏賢畢恭畢敬地行禮。

上次魏賢趾高氣昂,還故意給龍辰穿小鞋,送到帝洛曦那裡去,現在跟一隻哈巴狗一樣。

“你退下吧,本總管有事情。”

龍辰不理會魏賢,進了淨身房,吳劍正在洗刀子。

“吳叔。”

“少將軍,聽說您在大明宮鬥文贏了虞世南?”

“僥倖而已。”

“少將軍什麼時候學的詩文對子?我怎麼不知道?”

原來的身體主人是個將軍,隻學兵法武藝,詩文對子從來不學。

龍辰突然擊敗了南梁文士魁首,吳劍很詫異。

“我流浪的時候,遇到一個隱士高人,他教我的。”

隻能找這樣俗套的藉口。

“哦,我說呢,少將軍隻讀兵法,怎麼會作詩。”

吳劍把刀子收了,看看門外冇有人,說道:“少將軍,現在你可以自由走動了,你早點離開吧,萬一暴露了,你會有危險的。”

龍辰說道:“吳叔,我修煉了一篇秘法,可以完美地隱藏,不會暴露。”

“還有這樣的功法?不割也可以?”

“對,不割也可以。”

“雖然可以隱藏,但少將軍還是早點離開為好,重建龍家軍,為老將軍報仇都靠你呢。”

龍辰拉著吳劍坐下來,說道:“吳叔,我不離開,離開這裡,重建一支十萬大軍,這太難了。”

“而我在這裡正好可以藉助東周的勢力反攻南梁,這叫借刀殺人。”

“你想控製東周?”

“有什麼不行?”

“女帝是霸道君王,控製她...幾乎不可能。”

“隻要有一絲機會,我就會試試,這就是我的計劃。”

吳劍想了很久,問道:“可是,少將軍打算怎麼做呢?”

龍辰說道:“我要掌控東周的兵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