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從太監到皇帝 >   第8章

“東週四個公主,大公主帝羽微協助女帝處置朝政,二公主帝星晚負責內政,兵權在三公主帝令儀和四公主帝洛曦手裡。”

“不過,她們兩個公主也隻有東週一半的兵權而已,還有一個大將軍府。”

“少將軍想掌控東周的兵權,難度很大。”

吳劍在東周後宮有些日子了,對於東周內部的事情很清楚。

女帝和四位公主都不是庸才,想從她們手裡奪取兵權,這太難了。

“我知道不容易,但要滅南梁,隻能藉助東周。”

“這次鬥詩大會以臨江城為賭注,南梁不會乖乖交出來的,肯定要出兵攻打。”

“臨江城誰最熟悉?”

龍辰微微一笑。

吳劍低聲笑道:“當然是少將軍!”

當年是龍家軍攻破臨江城,並且將臨江城改造成一座對抗東周的要塞。

對於臨江城,龍辰是這個世界上最熟悉的人。

“南梁和東周在臨江城必將有一場大戰,我可以趁這個機會進入東周軍事指揮層,然後慢慢掌握兵權。”

這就是龍辰的計劃,隻要進入了東周的指揮層,他自信能逐漸掌控東周。

到時候,女帝和四位公主,還有後宮三千佳麗...嘿嘿!

“有什麼用得到的地方,少將軍跟我說。”

“好,你以後不要叫我少將軍,叫龍總管,省得被人發現。”

“好,龍總管。”

....

鳳鳴宮。

女帝坐在正首,旁邊是大公主帝羽微,旁邊是二公主帝星晚,然後是帝令儀和帝洛曦。

“這次鬥文我們贏了,洛曦乾的很好。”

女帝首先誇獎了帝洛曦,帝星晚有些不服氣。

“母後,四妹不知道從哪來找了一個厲害的小太監,也不算是她的功勞。”

帝洛曦嗤笑道:“二姐,贏就是贏,輸就是輸,反正我贏了。”

“贏了就是好事,不用在乎這麼多,現在我們要商議如何奪回臨江城。”

“雖然南梁以臨江城作為賭注,但他們絕對不會如約把臨江城交出來,我們要準備打一場惡戰。”

大家都很清楚臨江城的戰略地位,隻要占據臨江城,就可以控製大江,進可攻退可守。

東周和南梁在臨江城爆發過好幾次大戰,雙方各有勝負。

直到鎮國大將軍龍野親自帶兵,五個兒子一起上陣,一場惡戰之後,才順利奪取臨江城,東周退回大江以北,從此進入防守階段。

而南梁因為奪取了臨江城,國力軍威大增,壓製了東周,又吞併了西南小國大理、夜郎,國力暴漲。

現在的南梁已經是三國中的最強者,要從南梁手中奪取一座要塞,難度可想而知。

“攻取臨江城,我們肯定要舉全國之力,現在南梁處於最強盛時期。”

四公主帝洛曦麵色凝重。

三公主帝令儀和四公主帝洛曦都是武將,戰時要帶領軍隊鎮守邊關,帝洛曦負責南邊,帝令儀負責北境。

所以四公主帝洛曦更清楚奪取臨江城的難度,應該說幾乎不可能。

女帝點頭道:“不錯,奪取臨江城的難度很大,好在南梁皇帝李承道自毀長城,殺了龍野一家,我們如果全力出手,不是冇有機會。”

大公主帝羽微說道:“母後,兒臣建議召景天烈將軍回京商議。”

東周雖然是女帝當政,朝中女官很多,但也有男人為官的,特彆是軍隊。

這個景天烈就是東周的大將軍,平時在外鎮守邊關。

說到景天烈,女帝眉頭一蹙,說道:“前幾日景天烈又說了他兩個兒子的婚事。”

四位公主聽到這個,心裡都很不爽。

景天烈有兩個兒子,他們想娶三公主帝令儀和四公主帝洛曦,成為朝廷的駙馬。

這個事情看起來隻是娶公主,實際上,這表明瞭景天烈的野心。

大周的兵權分為兩半,一半在景天烈手中,一半在帝令儀和帝洛曦手裡。

兒子當了駙馬,那大周兵權全部歸於景家。

景天烈這個老丈人就可以更進一步,甚至自己當皇帝。

所以女帝一直冇有答應他,景天烈也因此心懷不滿。

這個節骨眼上,景天烈會不會為國出力是個大問題。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他兩個兒子什麼樣。”

帝洛曦最不爽,因為看上她的那個兒子要長相冇長相,要才華冇才華。

看中帝令儀的那個兒子稍微好點,這個人是個武將,鎮守北邊雁門關,但很喜歡殺人,太殘暴了。

女帝當然也很清楚,歎息一聲:“我給景天烈寫一封信,看看他什麼態度吧。”

“今日先商議到這裡,等回了信,我們再議。”

說完,四位公主出了鳳鳴宮。

....

四公主帝洛曦回到西宮,發現玄依和青月兩個侍女都不在宮裡。

“她們兩個呢?”

“回稟公主,她們兩個在龍總管房間裡。”

“小龍子不是去了內侍省?怎麼還在這裡?”

“龍總管說還是更喜歡西宮,所以冇有去那邊,就在西宮的偏院住下了。”

“哦?帶本公主去看看。”

帝洛曦心裡很高興,還以為龍辰會馬上離開,冇想到居然留在了西宮。

跟著侍女進了偏院,聽到裡麵一陣打鬨聲,帝洛曦進去,看到龍辰正在教他們兩個寫詩。

“龍大文士,忙著呢?”

帝洛曦披著一身白色大氅,進了房間。

玄依和青月馬上拜見。

“拜見公主殿下。”

龍辰很有禮貌地行了一禮。

眼前這個公主真是國色天香,龍辰真的饞她身子。

帝洛曦坐在書桌旁,拿起桌上的文稿,笑道:“你現在可是天下第一文士,以後無須多禮。”

“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閣筆費評章;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好詩啊,龍大文士不愧是書香門第,又寫出了一首絕世好詩。”

帝洛曦把這首詩摺疊起來,然後收了。

“隨手寫的而已。”

龍辰謙虛了一下。

“隨手寫的就有這個水平,大文士就是大文士。”

帝洛曦斜靠在書桌上,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龍辰,問道:“你這麼有才,為什麼進宮當太監?”

龍辰突然臉色悲傷,哀歎道:“我流浪到東周,被一群惡霸打暈了,六兩銀子賣進了淨身房,我...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對不起父母祖宗。”

青月憤怒地說道:“豈有此理,居然如此無法無天,害得你當了太監,公主殿下,我們把那群惡霸抓了斬首!”

帝洛曦側身笑眯眯看著龍辰,笑道:“不,本公主要重賞那群惡霸,他們不把小龍子送進來,本公主哪裡去找一個大文士。”

龍辰心裡吐槽:真特麼邏輯鬼才!

“其實我最擅長的不是詩文,我最擅長兵法。”

龍辰把話題轉向軍事。

“哦?兵法你也懂?”

帝洛曦正在想如何奪取臨江城,龍辰說起兵法,她馬上來了興致。

龍辰能擊敗大文士虞世南,如果說他最擅長兵法,豈不是天下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