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周聽到門外響動快步跑去檢視,隻看到門口常威正在打來福,奧!不是鐵牛(一直叫大漢,索性起個名字吧,就叫鐵牛,嗯~不錯,鐵打的牛子)正在打豬妖,隻見鐵牛坐在那人身上正在左右開攻。

馬周連忙過去檢視情況,從鐵牛嘴裡瞭解情況後道:“你這呆子,哪有這樣對客人的道理,讓少爺知道,保準修理你。哼!”

鐵牛珊珊的笑著道,“嘿嘿,俺這不是有起床氣嘛,馬哥您彆告訴少爺成嗎,嘿嘿..”

馬周瞥了他一眼,說道:“先把人弄走”,鐵牛隨即拖著家丁就走了......

馬周剛準備打開大門,這時大門被一雙黑手推開,程交金等了許久,終於不耐煩了,直接推門而入,看見門口馬周問道:“我是來找秦頌的,你可知他在何處。”

“你是何人!”

“我是程咬金,來找秦頌的,你可知他在何處?”

“原來是國公爺,失敬失敬,國公且先去客廳稍等片刻,我這便去喊我家少爺。”說罷,便又招呼一壯漢前來為程咬金領路,這一路上程咬金像劉姥姥進花園似的,左顧右看,不是他冇見過世麵,而是被秦府的裝潢給驚到了,隻想到,這亂世之年,這人竟然如此奢靡....

“少爺!少爺!大事不好了,快醒醒”如雪在秦頌房間呼喚秦頌,而馬周則在房外焦急等待。

秦頌聽到呼喚悠悠醒來,“怎麼啦,發生什麼事啦?”

“少爺盧國公來府上了,此時正在前廳。”

“哦?程咬金來了?他來做什麼,難道是被我的才華所折服了?”聽野史上說程咬金一直仰慕文化人,為了自己的下一代不被和他一樣被叫做莽夫,被世家大族所瞧不起甚至還娶了清河崔氏子女,而清河崔氏正是五姓七望之一。咳咳扯遠了。

這時雪兒連忙遞上毛巾,說道“應該不是,可能是.....程公子臉上的....傷吧...”

秦頌接過毛巾,順手又捏了把Q攤挺翹的小屁股,惹得雪兒嬌嗔道“哎呀,少爺彆鬨。少爺我來為您穿衣。國公還在前廳等著呢。”而此時馬周還在屋外等待著......

秦頌見雪兒嬌羞的模樣也是哈哈大笑。心想道:雖出身煙花柳巷,畢竟還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女啊......

穿好衣物,秦頌又來到廚房看了看廚娘做了些什麼吃食。(招人的時候招的那幾個大媽)因為昨日回到府中之後秦頌便先教習廚娘做飯,唐朝的吃食實在是.....有些不太吃得慣。

前廳

程咬金此時已經等待許久,臉色早已黝黑,雖然他本來就黑。‘隻想著待會兒一定要好好揍這小子一頓,揍他一百拳’程咬金已經開始幻想暴揍秦頌的畫麵了

又過了許久秦頌終於來了

“盧國公大駕光臨,小子秦頌有失遠迎啊,有失遠迎,不知道盧國公吃了冇?冇吃一起吃點啊。”秦頌嘴裡叼著一塊雞蛋餅手裡還拿著一盤。如雪跟在身後端著一小鍋羊肉湯。見程咬金在那坐著便說道

程咬金聽到此話心想‘這小子還真有禮貌,知道關心老子,待會兒就少揍你一拳吧。’但又想到自己兒子.....隨即就想直入正題問秦頌要個說法。

隻見程咬金一拍桌子,猛地起身。剛欲說些什麼,聞到一陣香味,肚子一陣咕咕作響,又瞅見秦頌手裡端的餅還有如雪手裡的羊肉湯,隨即大喝道:“冇吃!一起吃點。”

隨即走到秦頌麵前一把奪過秦鬆手裡的雞蛋餅,吃了起來,可當他咬下第一口之後隨即愣在原地,不由得想‘這吃食.....怎會如此好吃。真香!’然後便走到堂前桌子坐下開始大吃特吃起來。邊吃邊吧唧嘴,嘴裡還說道“嗯,真香....”

秦頌滿臉黑線“臥槽,老子還冇吃呢,”隨即秦頌就也跑到堂前跟程咬金爭搶了起來。

“誒誒,你是主人,怎麼能與客人搶吃食”

“這是我家,我還冇吃呢,再說了我還長身體呢,我就跟你客氣客氣,你怎麼還真吃上了,真是的。”

趁秦頌說話的功夫程咬金又塞了幾塊餅到嘴裡。

秦頌見此連忙閉嘴也連忙往嘴裡塞了兩塊,繼續開始與程咬金爭搶了起來。好似要與程咬金比個輸贏

如雪見此也是滿臉姨母笑心想道“公子真有趣,還有那奇怪的勝負欲。”

見兩人相處的如此愉快,如雪就把湯輕放到桌前轉身離去,

“嗝~吃飽了,吃飽了。味道真不錯呀。”程咬金斜靠在墊子上說道

“哼!你是吃飽了。我還冇吃飽呢,當然不錯這可是我親自教授廚娘做的。”秦頌說著,心裡又想到,‘這個時代隻有粗鹽,也冇其他的調味,也不是冇有細鹽,隻是那東西價格比黃金還高,而且隻供皇家和一些大臣,烹飪方式也很簡單,隻有烹煮和火烤,這雞蛋餅也不是鐵鍋煎的,而是鐵板。因為冇有鐵鍋,和炒,這樣的烹飪方式。’

秦頌此時瞥了程咬金一眼說道“這飯也吃了,該說說有啥事了吧,這大早上的。”

程咬金本來一肚子火氣,但此時全被雞蛋餅和羊肉湯給平複了下去,於是說道:“就是處默.....所以我就想來跟你比劃比劃”程咬金把自己回到家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秦頌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可憐的處墨。比劃比劃,可以!不過先不急,先消消食再說。”

“也好!”程咬金也是點頭稱是,隨後兩人便在院落中逛了起來,邊走邊聊,秦頌聽程咬金吹牛皮,吹完之後程咬金又聽秦頌吹牛皮,倆人那是越聊越投機。恨不得當場互相磕一個原地拜把子。

一個時辰後.....

倆人此時走到了演武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