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妨,你且出來吧。”

又不是冇見過猴子化形出世。

你當是被壓五百年,出來時炸五指山呢?

“那師尊你可小心些,俺老孫出來也!謔謔!”

“嘭!”

一聲巨響五彩石碎裂,一隻石猴竄天而起。

方羽當即被碎渣迸了一臉,嘴裡好像進了東西。

“噗!”

草,怎麼還帶掉毛的!

這個猴子莫不是營養不良?

隻見那猴兒竄天上半天才落下來。

看那模樣倒是跟六耳有七分相像,也是俊美得很。

隻不過僅有兩隻耳朵。

這點大不相同。

看著石猴模樣,六耳甚是歡喜。

當即上前道:“四弟,四弟,快快請師尊賜你姓名吧!”

但見那石猴上前虔誠伏拜方羽,高興道:

“俺老孫已有名姓了!”

方羽聞言一愣。

怎麼滴!這是不給麵子唄?

你三哥都巴不得我給取名咧。

你小子還不樂意?

信不信我給你講故事!

六耳好奇問道:“這是怎麼個說法?”

隻見石猴明眸閃爍,又向方羽恭敬叩拜。

“其實,師尊早已為俺取了姓名。三哥能察理、知前後,又豈會不明?”

六耳聞言若有所悟:“你是說——孫悟空?!”

石猴點頭笑道:“正是如此!”

“二位哥哥,且細細想來,那《西遊記》中,孫悟空是五彩石生就的靈明石猴,俺也一樣。”

“師尊定是假故事之名,點撥俺老孫警惕今後猴生劫難。”

說著孫悟空,又是一頓叩拜感恩。

“多謝師尊為俺老孫,如此用心良苦!”

聽他這一番說話,方羽也不禁感歎。

這靈明石猴,果真是靈泛得很,一點就通。

真不枉前世那麼多人喜歡你齊天大聖。

六耳聞悟空此一說,羨慕不已。

當即胸前勾著兩隻小毛爪子,蹭到方羽跟前央求。

“師尊慧明通天徹地,也給俺六耳講個《東遊記》什麼滴,警醒俺的猴生劫難唄!”

滾滾滾!

你個穿越者,西遊記冇看過嗎?

登登等登、凳登等登、登登等登、凳登等登、洞——洞咚——

龍國電視每年寒暑假的《雲宮迅音》經典音樂,你冇被洗腦過??!!

還跟我這兒裝。

我都懶得搭理你。

方羽:“為師乏了,你們自耍去吧。”

說完躺下就睡。

三個冇良心地資本家。

老子辛苦給你們打工講故事。

咱自己冇啥好處。

你們倒好,個個悟道升級,賺得盆滿缽滿。

還想讓老子加班加點,不眠不休?

站著撒尿...錯了...真的是站著說話不腰痛。

六耳:“......”

同樣都是做猴,怎麼待遇差距這麼大呢?

不過三猴還是很高興的。

畢竟剛領悟到了不少功法神通。

六耳和悟空剛出世不久,都冇怎麼好好逛過花果山這方天地。

袁洪很自然地拿出起了兄長的範。

帶領他們儘情地遊玩這千萬裡花果山聖地。

其間幾餐仙桃道果,渴飲靈泉聖水自不在話下。

遊逛之間,時常大打出手,彼此施展神通**,相互驗證提升鞏固。

時光一去不知幾多時。

這一日,六耳耳尖忽然微顫,興奮大呼。

“咦?二哥、四弟,俺聽到大哥回來了,好像又在叫門!”

袁洪毛手一指。

“我也感應到了,在那個方向。”

悟空興奮得很。

“二位哥哥,咱們比比速度,看誰先到達。”

袁洪、六耳:“腎好!走起!”

下一刻。

“唰”的三猴已消失在原地,各自施展飛行神通往老大的方向趕去。

三猴速度相差無幾,但也有個快慢先後。

悟空還是稍快,其次六耳,最後袁洪。

六耳不服,又加**力運轉,很快便與悟空齊頭並進。

“老四,我說你怎麼不用《西遊記》裡那個筋跟鬥雲神通呢?”

悟空一臉嫌棄:“不用不用,那是耍猴呢?飛行就飛行,折騰個什麼勁!”

六耳聞言哈哈大笑。

看著自己的兩個老弟在前麵說笑,袁洪也不禁臉上洋溢位笑容。

也不知道大哥出去這許久,有些什麼收穫。

想到這,他也奮力追了上去。

......

花果山聖境外。

袁通帶著一群人,站在他最初回到地方。

他剛纔又叫了一會兒門。

可是依然冇有反應。

此刻正在抓耳撓腮。

這時紅雲走了上來,表情尷尬。

“大哥,這裡真是你家嗎?咋還不認門呢?”

袁通聞言瞪了他一眼。

真想又上腳給他蹂躪一陣。

隻是後麵跟著一群人,他也不好發作。

隻得看向眾人裝起腔來。

“俺家乃是無上聖地,玄妙非常。非得準允,不得擅入。我等且在此安頓些時日,師尊閉關結束自會開放山門讓我等進入。”

心下卻想著俺回來兩趟了,次次進不了家門,師尊您老人家可能睡啊。

紅雲聞言,人家師尊都搬出來也,不敢多話。

“喲謔~~~~”

眾人正麵麵相覷之間。

忽然天空一陣能量波動。

飛出三道流光。

袁通看到大喜。

一雙腳丫子,蹬上紅雲的胖臉,擎天柱就往他屁股上招呼。

“走你!”

紅雲:“@~#%&……*#”

腳丫子跟臉接觸的第一時間,他即刻化為了雲朵狀態。

紅雲有些憋屈:“大哥,你下次能不能等我變化了形態再上來。”

袁通:“少廢話,快追,那是我兄弟!”

紅雲:“我都喊你大哥這麼久了,我也是你兄弟呀!”

同樣都是兄弟,怎麼......

哎,不說了,說多都是淚!

悟空三猴,剛纔你追我趕好不興奮,忘乎所以,一時冇刹住車,衝過了頭。

忽然一陣BGM傳來。

隻見一道紅光閃過,袁通已經出現在了他們麵前。

不愧是洪荒天地第一朵紅雲。

那速度不是蓋的。

“老二、老三、老四,恭喜恭喜啊!你們都化形出世了,哈哈哈!”

袁通兩眼放光,簡直不要太高興了。

悟空好奇道:“咦!大哥你飛行好像自帶BGM的?”

方羽從講《西遊記》的時候就開始放飛了。

各種現代流行語夾雜其中。

所以悟空知道BGM自然不在話下。

袁通聞言一愣:“什麼逼雞艾母?”

六耳搶答:“好像是:七克七克差哢差哢什麼什麼的......”

袁通:“......”

這都什麼鬼?

袁洪感覺這聊得有點兒尬,當即救場。

“大哥,我看你帶回了不少道友,不給我介紹介紹?”

袁通這才帶著三位兄弟按下雲頭,與金鳳、通天等相互介紹一翻。

袁通得知師尊又入高眠,隻得帶著眾人原地修煉,等待師尊醒來。

三猴看到老大的神兵擎天柱後,更是眼熱,個個羨慕得那叫一個不能坐立、抓耳撓腮。

猴子對於棒棒地鐘愛可見一斑。

當即就要去尋自己的法寶機緣。

袁洪:“大哥,俺感應到俺的法寶機緣在北。”

六耳:“我的在西。”

六耳:“悟空你不用說,我知道你的在東方!”

悟空:“......”

怎麼呢?耳朵多就能搶話嗎!

三猴機緣方位各異。

於是,與袁通告過彆,又朝心中感應到的師尊方位深深一拜,飛天而去。

尋找各自的機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