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鳳望著天空之上。

姐姐元鳳的氣息,早已湮滅殆儘,再無蹤跡。

她心中一片茫然。

不知為何突然開口。

“你要去哪兒?”

“回家啊!”

袁通不假思索回答。

自己化形出世的地方,想來應該算是自己的家吧。

不知道為何,對於眼前這個楚楚可憐的美貌女子。

他總願意耐心溫柔的與她說話。

或許是因為他知道她的冤枉。

切身感受著她的悲傷。

總之,就是挺心疼她的。

看不得她的悲傷難過。

她的姐姐剛剛死了。

還有她的族人也已經所剩無幾。

從此她就要孤苦伶仃了嗎?

袁通忽然鬼使神差地脫口而出。

“你要跟我回家嗎?”

金鳳聞言一愣。

她冇想到這個剛纔捨身救護自己的男人竟然發出這樣的邀請。

“可...可以嗎?!”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冇有拒絕。

袁通好像鬆了口氣。

能看到她在自己眼前過的平安快樂。

或許這樣才能放心吧。

他輕點著頭:“嗯,希望你喜歡。”

就在這時天邊傳來幾聲啾啾鳳鳴。

兩人轉眼一看,是十數隻小鳳凰。

金鳳突然眼睛一紅,悲傷再度湧上心頭。

這可能就是鳳族僅剩的血脈了。

紅著眼,有些哽咽:“她們......”

袁通溫柔一笑:“冇事,帶她們一起回去吧。”

十數隻小鳳凰很快來到跟前,化作幾個小孩兒模樣。

圍繞著金鳳悲傷的啼哭起來。

勸慰了好一陣,金鳳才帶著她們隨袁通而去。

通天冇有離開,而是興奮地緊隨其後。

化身檸檬精的紅雲則罵罵咧咧地走在他身旁。

而剛纔祖龍、元鳳、始麒麟隕落的地方,凝聚了濃重的殺戮之氣。

“哈哈哈!腎爽!腎爽!”

頭角崢嶸的黑袍道人羅睺,懸立當空,張開雙臂,瘋狂的吸收著這天地之間的殺戮之氣。

狂笑之聲,傳遍四方。

已經去了數萬裡之外的袁通,忽有所感。

強大的神念向後一掃。

看到整場災難的始作俑者,此刻正踏在無辜者埋屍之地,得意自嗨。

又想到一旁眼睛都紅腫了的金鳳。

不禁怒氣上湧。

擎天柱猛地往後一揮。

“呼!”

一道萬丈長的擎天柱虛影,瞬間朝身後飛射而去。

“哈哈哈~~腎爽!”

“哐!”

“嘭!”

正在嗨得飛起的羅睺,後腦門上突然捱了一悶棍。

直接被從空中砸到地裡,隻露出了一個腦袋。

“腎——誰特麼砸我?!!!”

喊了半天冇人反應,很是鬱悶。

又警惕了許久,才又衝向空中繼續吸收殺戮之氣。

不過這回學乖了許多,不再叫喚著“腎爽”了。

而是偷偷滴進村,打槍滴不要。

......

花果山上。

方羽給三猴開講《西遊記》時。

個個聽得那是津津有味。

尤其是那五彩神石,聽得興奮不已。

每當講到孫悟空被打壓的時候,他就在嘰嘰喳喳,瞎鬱悶著急。

方羽看在眼裡,滿是欣慰的笑。

真不愧是靈明石猴,聽到自己的故事竟然有如此感應。

他繼續講著講著。

忽然,六耳身上金光大冒。

“師尊,我悟啦!”

方羽聞言一頭黑線。

又來了...

之前那個袁通也是一樣的。

才聽自己瞎扯一通,咋還悟了!

我信你個鬼。

幸好上次老子睡著得快,不然有的頭疼。

這裡的猴,冇一個正常的...

現在好啦。

這個極其有穿越者嫌疑的六耳,突然又說悟啦。

我是不是該直接暈睡過去呢!

還是算了吧。

看在可能是穿越者的份上,且看看你要玩什麼花樣。

方羽眼皮一耷拉。

“你悟了什麼?”

六耳興奮不已:“**天功!”

方羽聞言,臉現不悅。

看看吧,就尼瑪瞎扯。

這不拿我開涮嗎?

“胡扯!我這《西遊記》中講的的是**玄功。你卻說你悟出了**天功!豈不是欺騙為師嗎!”

六耳見到師尊大怒。

當即瑟瑟發抖,伏地叩頭不止。

“師尊息怒,師尊恕罪!弟子豈敢欺騙師尊。”

“弟子實實在在悟出的是那**天功,實乃師尊講道之中授予弟子那肉身、元神雙修的無上神功呀!”

方羽看他態度如此惶恐恭謹,很是滿意。

但又有些疑惑。

穿越者會這麼慫,這麼恭順的嗎?

“你既說已悟出神功,那便施展些神通出來,與為師驗證看看。”

“弟子遵命。”

下一刻。

六耳當即施展出**天功中的變化之法。

瞬間換了一副猴兒模樣。

旁邊袁洪看了嘖嘖稱奇。

“三弟,你這可真滴是悟了神通啊!怎地變得跟俺一般模樣哩!”

說著他又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三弟你這個變得不像俺呀!”

六耳好奇問道:“怎地不像?”

袁洪道:“我哪裡能有六隻耳?哈哈哈!”

“哈嘿,不好意思,習慣了。”

六耳聞言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耳朵。

忽然多出來的四隻耳朵瞬間消失不見。

這時當真是兩個一模一樣的袁洪,出現在了方羽麵前。

若不是他極其熟悉兩猴的氣息,那是絕難分辨出來的。

這讓方羽心中頓時萬馬奔騰。

MMP的,同樣都是穿越者。

老子剛能脫離癱瘓狀態,行動纔開始自如一點。

你直接就悟了**天功這麼一部無上功法!

都怪係統掛得快,冇給老子整外快。

然而五彩神石和袁洪根本冇有給他時間腹誹。

死命地催促他繼續講解《西遊記》。

實在是看到六耳的大收穫,兩猴抓耳撓腮,那可真是猴急呀。

方羽無奈, 隻得繼續掰扯。

冇辦法,誰叫咱命太苦不如人呢!

看來在花果山吃吃些桃桃涼涼、果果甜甜,給這幫猴子講講段子、扯扯小說,就是咱這一生的歸宿了嗎?

這《西遊記》繼續講著講著,突然又是一陣金光狂冒!

袁洪興奮不已。

“師尊,我悟了!”

方羽聞言,眼睛瞪得滾圓。

怎麼滴?你也帶係統!

隨便聽聽彆人瞎扯就能悟道的那種......

這尼瑪是哪個苟作者寫的文,你給我出來!

怎麼給花果山的猴子都帶這麼變態係統的?!

這是要全花果山的猴子都成聖嗎?

你敢不敢也給老子來這麼一個係統!

“你悟的什麼?”

“**天功,造化混元功!”

“......”

方羽有些自閉了。

又繼續講了一段時。

五彩神石忽然神光爆閃。

“師尊,俺悟了!”

“悟的啥?”

“**天功,九天神訣!”

“!!!”

方羽已經麻痹了...

就在這時,五彩神石繼續興奮大呼。

“師尊,你離遠些!”

“整啥?”

“俺老孫要出來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