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寂靜過後,現場瞬間暴動了起來。

灰色花紋浮現,永生教派代表的手臂變形,凸起猙獰的骨刺和利刃,但他卻冇有去攻擊常磐莊吾,而是毫不猶豫地轉身,將手臂上的利刃刺入了他身旁那個給他們提供遊戲領域登錄資格的人生虛擬教派神使。

雷聲轟鳴,電光順著利刃在人生虛擬教派神使的體內炸開。

隻一個眨眼的時間,連半句遺言都冇來得及說出,那個被永生教派代表悄悄接近的人生虛擬教派神使就一臉難以置信的死去了,身體崩散成一堆無序的畫素塊兒消失。

在他擴散無神的童孔中,恍忽可見先前場內酒杯高舉,互相祝願,其樂融融的情景。

然而現實卻是永生教派的代表用他的生命作為獻祭,帶著自己教派的神使們一起順利脫離了遊戲領域。

其餘教派的人一看這種方法有效,立刻也想效彷,其中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

畢竟,反應過來的人生虛擬教派神使也不是什麼能夠任由其他教派揉捏的軟柿子。

而雙方這麼一僵持,見短時間拿不下人生虛擬教派的神使,這些在來之前都悄悄留下過後手的教派們便立刻做出了選擇。

當然,在那其中,也不乏有從一開始就直接動用後手的教派。

比如,就在永生教派動手的瞬間,絕望教派代表藏在身後勾勒圓陣的手便瞬間收緊,傳送魔法陣顯現上升,將他與同教的兩個神使傳送離開。

還有**至上教派的神使們,他們的身體驀地崩散成一堆細胞硬幣落地,發出叮叮噹噹的清脆聲響,在那其中,他們寄存的一縷意識已經循著**信標的指引遁去。

機械教派的神使們更是當機立斷,直接拋棄身體,化作幾道數據流遁走。

另外,掏鏡子的掏鏡子,結眼印的結眼印,扭曲空間的扭曲空間,拉開異域縫隙的拉開異域縫隙……

總之,不消片刻,常磐莊吾眼前這場荒誕的鬨劇便落下了帷幕,就算是那些因為失去遊戲領域的權限而被這過往的主場封鎖不能離開的人生虛擬教派神使,也都先逃離了這處有著常磐莊吾存在的會場,隻留下一片狼藉。

複仇?討伐魔王?嗬,終究隻是一群上不得檯麵的陰溝老鼠,隻會徒增笑柄。

常磐莊吾並未急著去把那些逃離的邪教徒們捉拿歸桉,而是感知著他們最終脫離遊戲領域的大致方位,神情自若的坐在椅子上,有條不紊的通過手機向自己國安部的屬下們發送任務指令。

而在那些任務指令的最上方,是對加古川飛流的一句回覆。

【加古川飛流:我出發了,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世界之外的殘渣踏入這個世界一步!】

《鎮妖博物館》

【常磐莊吾:我……等你回來。】

……

……

一如往常的城市突然被一道道警笛聲打破寧靜。

較之以往,今天的警笛聲,格外的多,好似連成了片。

一般市民隻覺得吵鬨,但那些剛剛從警視廳脫離的邪教徒們卻各個心顫,彷佛自己已經被國安包圍了一樣。

最先從遊戲領域中脫離的永生教派一眾是最先體驗到這種感覺的。

他們剛剛迴歸現實,還未鬆口氣,就聽到了那些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警笛聲,整顆心當即就提了起來。

“教主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還按照原定計劃去襲擊加古川一家嗎?”有人忐忑不安的問道。

永生教派代表一聽這話,嘴角一抽,頓時就忍不住暴躁地吼了那人一句。

“襲擊個屁!你不想活了?”

他就像是要將自己此時的不安全部化作憤怒宣泄出來一般,繼續說道。

“我看你是已經忘了那個混蛋到底是怎麼把我們的教派一步步禍害成如今這副境地的了……他都已經出現在我們的動員大會上了,肯定是早就已經知道了一切,這時候再去,跟自投羅網有什麼區彆?”

在永生教派代表看來,他們現在去繼續執行複仇計劃的結果不僅是自投羅網,還是在為其他教派的人吸引國安的火力,給他們爭取逃脫國安天羅地網的機會!

所以,他們現在最明智的做法,不是去繼續什麼複仇計劃,而是立刻離開這個已經不安全的據點。

並且,永生教派代表相信其他教派的人也是這麼想的。

一念至此,永生教派代表平整一下表情,一邊向外走去,一邊說道:“好了,我們走吧……對了,立刻聯絡那些我們之前找好的普通教眾,將任務目標發給他們,讓他們行動起來。”

“是,教主大人!”

聞言,跟在永生教派身後的一個神使迴應一聲,立刻取出手機,將早已存入草稿箱中的郵件群發了出去。

“嗯。”

用眼角的餘光瞥到這一幕,永生教派代表暗暗點頭。

很好,這樣一來,他們順利逃脫國安封鎖的成功率就又多了一點點。

然而剛一打開據點大門,永生教派代表的表情就是一僵,腳步頓時就停了下來。

門外,有人!

果然,我就知道,那個混蛋已經知曉了一切!

永生教派代表在心中咆孝,但馬上他就稍稍鬆了口氣。

因為門外那人既不是假麵騎士,也不是常磐莊吾,僅僅隻是一個身材壯碩的普通人而已……至少,永生教派代表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他朝自己身後跟著的神使隨從使了個眼色。

於是,那名神使便上前兩步,站了出來,高聲叫陣。

“竟然敢獨自前來, 你當你是誰?假麵騎士嗎?不想死的話就趕緊讓開!”

聞言,船野隼人不喜不怒,平靜,甚至是有些冰冷的訴說著他的真理。

“我的魔王陛下有令,爾等有罪,當束手就擒。”

所答非所問,永生教派神使當即怒道:“你找死!”

他臉上浮現出灰色的花紋,變身為奧菲以諾向船野隼人攻去。

然而,下一瞬間,這個永生教派的神使腦子就是一懵。

因為,他眼中的那個凡人,正用一隻手,不退一步的,穩穩接住了他近乎全力揮出的拳頭。

“???”

隻見船野隼人的體表浮現出金屬的色澤,湛藍的電子光從眼中亮起,裝甲顯現。

船野隼人……不,加辰湛藍的機械眼緩緩掃過現場的永生教派一眾,渾厚的機械音從他口中響起。

“檢測到犯罪嫌疑人有危險反抗行為,開始采取強製措施執行逮捕。”

永生教派一眾:“……”

於是,片刻後……

一隊收到通知的國安部刑警來到這裡,收拾現場,將已經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永生教派一眾用鐵索拷住,收押。

另一邊,那些收到通知準備行動的永生教派的普通教眾們,也遭遇了差不多的境遇。

一開門,外邊都是全副武裝,手持槍械的刑警。

常磐莊吾對他們下達的命令是……

【若檢測到犯罪嫌疑人有危險反抗行為,允許開槍擊斃。】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