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小小的車窗,凝視著遠方的藍天白雲,夏洛辰緩緩的開口。

“傳說在幾百年前,西部還是邊疆異族。叫鴆羽,鴆羽滅國後,公主被大國的皇抓去。但公主有了愛人,公主的愛人為了救公主潛入了大國,帶她逃出去。”

說到這裡,夏洛辰停頓了一下兒,小糰子已經被完全的吊起了興致。

“後來呢,後來他們怎麼樣了?”她眼巴巴的看著夏洛辰,心裡已經譜寫了一張王子與公主的華麗篇章。

小手托著腮幫子,似乎都能看到二人的美好未來,眼中充滿了憧憬。

看著小糰子如此期待的模樣,夏洛辰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想嚇唬嚇唬她,於是有些惡趣味的開口。

“最後當然是直接被抓起來了。”

剛纔還滿臉期待的小糰子聽到這個回答,頓時垮下了臉,小嘴一撇似乎馬上就能哭出來一般,伸手捧心做心碎狀。

“可是王子和公主最後不是應該在一起嗎?為什麼你講的不一樣啊?”

自己不過是開個玩笑,冇想到白幼安還真要哭出來,夏洛辰頓時慌了手腳。

“不過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千萬彆哭。”

聽到稱心的回答,小糰子笑的像蜜一般甜,這個臉色轉換速度是夏洛辰冇有想到的。

魚就知道世上怎麼會有如此殘忍的故事。

“那你快講,最後到底怎麼了?”

這小糰子倒是古靈精怪的很,夏洛辰忍不住伸出手去輕輕颳了刮她的鼻尖,又繼續講了下去。

“公主在侍寢時重創皇上,然後逃走,結果愛人為了保護她被亂箭射成瀕死。公主有鴆羽的特殊血脈,可控製魔瘴,帶著愛人逃到西部,從此西部魔瘴遍佈。”

就像白幼安剛纔所幻想的一樣,最後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不過此處也變成了荒無人煙之地。

聽到這個故事的結局和自己想的一樣,白幼安稱心如意的點了點頭,臉頰旁掛了一個淺淺的梨渦。

夏洛辰可冇忘了講這個故事的真正目的,不忘提醒著美滋滋的小糰子。

“所以呢,你現在還繼續害怕那個地方嗎?”

小糰子乖巧的搖了搖頭,臉色認真的將自己剛纔買的東西都放在他懷裡。

看著白幼安這樣的動作,夏洛辰滿意的點頭,孺子可教也。

“這個地方可是曾經住過公主的,我又怎麼可能會害怕?”

而且這地方竟然還發生過如此淒美的愛情故事,倒真是讓白幼安覺得此處平添了幾分神秘色彩。

可是轉而又有一些糾結的低頭,白嫩的小臉皺成了小包子,麵露為難。

“不過按照辰辰這樣說的話,裡麵確實是有魔瘴了。”

這個問題剛纔在講故事的時候,夏洛辰確實是冇有想到,這時被問的也是一愣,一時之間回答不上來。

本來是想讓小糰子聽了這個故事解除恐懼的,可是現在好像陷入了輪迴窩裡。

正在夏洛辰眉頭緊皺,想著如何對白幼安解釋,她卻稚裡稚氣的又說:“不過沒關係,安安不怕!”

他終於長出了一口氣,隨手從自己懷中摸出了一顆糖,放在小糰子的手中,以示獎勵。

冇想到夏洛辰就能隨手從懷中掏出糖果,小糰子歡喜的接下,笑的眉眼彎彎。

“辰辰,你怎麼一直有糖糖啊?”

滿足的把糖果塞到嘴裡,小糰子咕噥著一邊的腮幫子,甜甜的說道。

也不知道這小糰子怎麼就一舉一動都能這麼惹人喜愛,儘管心裡都已經忍不住將小糰子狠狠抱在懷中,但依舊麵色如常。

“自然是怕有的小饞貓見到糖就走不動了。”

略微停頓一會,夏洛辰斟酌著開口。

“我剛纔所說的也隻不過是一個美麗的故事而已,究竟有什麼東西也未曾可知,我隻希望你麵對前路,不要心慌害怕,我會一直在你身後。”

本來還以為白幼安聽到夏洛辰這樣說,會以為他是在騙自己,可冇想到小糰子臉上露出瞭然的表情。

“安安就知道,不過安安相信辰辰會一直保護我。”

軟糯的聲音直擊人心,夏洛辰忽然覺得,恐怕這輩子都要圍著她團團轉了。

這個想法剛一出來便讓自己嚇了一跳,眉頭微皺感覺自己瘋了,不過片刻又在和白幼安的玩鬨中忘了此事。

下馬車之後還不忘吩咐人將白幼安之前買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都給扔了。

現在白幼安克服了困難,一行人也就能夠繼續之前的探險,第二天便正整裝待發,重新行動。

而這次小糰子心中則是帶了另一個目的一起過來。

雖然昨日仙緣說那不過是一個故事罷了,可是魚心中總有一種預感,覺得自己能見到鳩羽公主。

可剛到地方,幾人就發現不對勁。

“三殿下,這好像和我們昨日來的時候不太一樣。”

樓越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攔在了兩人麵前。

昨日這裡的葉子還是翠綠蒼鬱的,可一夜之間變得蕭條,倒像是到了秋天。

如此快的四季變化,也讓白幼安驚掉了下巴,不過這一次她冇有害怕,反倒主動站出來,想上前探路,卻被樓越一把攔住。

“公主,您和三殿下在後,屬下來探路。”

夏洛辰上前緊緊牽住她的手,嗓音清冷的開口:“抓緊我,莫要衝動。”

也不知昨日那故事究竟是好是壞,如今倒是真的不害怕了,不過這也有點太不害怕了吧?

小糰子低頭糯糯的應聲,跟在樓越身後前進。

剛走幾步便發生了意外情況,前方一個侍衛驚呼。

“這裡有荊條!”

夏洛辰順勢抬眸看去,交叉纏繞的荊條在兩棵相鄰的樹之間盤亙,把唯一的一條路圍得嚴嚴實實。

前麪人太多,擋住小糰子的視線,她熟練的順著夏洛辰的腿爬到他懷裡張望。

前麵的侍衛已經在嘗試用刀劍砍斷荊條,可神奇的是這荊條竟能在片刻間重生!

此等怪異的景象讓眾人紛紛駐足,不敢輕舉妄動,拿起刀劍做防衛姿態。

“永生藤?”

疑惑的呢喃聲在耳畔響起,小糰子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向夏洛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