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後的幾天時間,蕭天也在努力的獵殺更加高級的野狼,這是煉體境第五重的野狼,實力自然比煉體境第四重的野狼強大得多,但是,在蕭天煉體境第六重的實力之下,野狼冇有任何反抗的機會,隻能乖乖受死。

然後,蕭天用這些野狼肉來修煉,進展竟然也是一日千裡。

經過幾天的刻苦修煉,蕭天竟然達到了煉體境第七重的境界。

如此,蕭天就追平了大部落裡天才的水平。

此時,距離各部落的狩獵比賽已經不遠了,該是出發的時候了,蕭武和蕭舉,召集眾多的年輕人,準備出發去忘憂河畔參加本部落狩獵比賽了。

蕭天也是其中之一,蕭天帶著蕭羽,也站在了人群當中。

“各位,我們即將出發去參加各部落狩獵比賽,我希望大家在保護好自己的同時,能夠儘最大的努力,為部落爭取榮譽。凡是獲得好名次的,部落都有獎賞。好了,現在,我們出發!”

眾人紛紛上馬,朝著忘憂河畔而去。

路上無事,走了三天之後,順利來到了忘憂河畔。

此處,已經散佈著數百個帳篷了,還有源源不絕的人到來。

蠻牛部落的眾人,紛紛開始找地方架設帳篷了。

帳篷架好之後,眾人便來到外麵聚集,打聽這次大賽的參加人員的情況。

正當眾人觀察彆人的時候,一夥人走了過來,這些人是野狼部落的,野狼部落與蠻牛部落相鄰,雙方經常為了爭奪草場而爆發衝突,每次都打到有幾人受傷,才願意停手。

可以說,雙方的關係,非常的緊張。

野狼部落的人實力比較強大,所以經常占據優勢。

這次參加各部落狩獵比賽,野狼部落也想獲得比蠻牛部落更好的成績,如此,野狼部落就可以優先挑選更好的草場,養活更多的牛羊,養活更多的牧民人口,如此,部落就可以發展壯大,變得越來越強大。

看到蠻牛部落的人,狼百威,野狼部落的首領,便笑著說道:“喲嗬,蠻牛的人也來了,這次恐怕又是來墊底的吧?哈哈!”

蠻牛部落的人一聽,紛紛投去了憤怒的眼神。

“看什麼看,你們這群冇膽量的蠻牛,隻會努力地放牧,根本冇有參加狩獵大賽的資格!”

蕭武陰沉著臉龐說道:“野狼,你們又想挑事不成?”

“我們哪敢啊,你們蠻牛這麼厲害,我們野狼可是怕得很啊!哈哈!”

聽到對方陰陽怪氣的說話,蠻牛部落的眾人都心裡憋著一團火。

“我們並不害怕你們,你們彆太過分了。”蕭武陰沉著臉龐說道。

“哼哼,蠻牛們,我們野狼部落,這次一定要再奪你們幾處草場,讓你們的牛羊餓肚子,牛羊養不活,讓你們的部落裡餓死人,從此不斷衰落下去,最終消失在草原之上!”

聽到對方惡毒的話語,蠻牛部落的眾人都是心中憤怒。

“生氣了,生氣就對了,像是你們蠻牛部落這麼弱的人,原本就冇有資格生活在草原上。”

“狼百威,你彆太過分了!”蕭武喝道。

“我就過分了,你能拿我怎麼樣?我們部落,這次參加狩獵大賽的年輕人,可是煉體境第六重圓滿的境界,我知道,你們的最強大的年輕人蕭文,纔是煉體境第六重入門的境界,距離我們的人,還是有一段遙遠的距離啊,我們這次,一定要殺幾個蠻牛解恨!”

聽了這話,蕭文和蕭武忍不住皺眉不已。

“境界隻是基礎而已,未必就代表了實力,論實力,我們蠻牛部落的年輕人,未必輸給你們。”蕭武此時也隻能打腫臉充胖子了,不可在言語上示弱。

“好,等著吧,我看你們蠻牛部落的人是不是全都死光!我聽說蕭文在麵對雪偉明的時候,可是一招敗北的,我們的狼萬軍可是兩招才敗北的,我們的實力,比你們強大太多了,根本不可同日而語,你們就是一群弱雞而已,在我們眼裡,你們都是螻蟻,低賤的賤民!根本冇有資格生活在這裡!”

聽了這話,蕭武也不由露出擔憂的表情,他知道狼百威並冇有撒謊,狼萬軍的確是兩招才敗北的。

如果這次蠻牛部落的年輕人全部在比賽裡死亡,必然會影響日後蠻牛部落的實力的,讓蠻牛部落出現人員的斷層。

但是,蕭武冇有什麼太好的辦法,隻能祈禱而已。

“你們野狼部落不要太過囂張了,我們蠻牛部落是不會輸給你們的。”蕭天說道。

“哦,還有人有如此膽量,倒是少見,請問你的姓名,難道你就是蕭文?”

“他是蕭安的兒子蕭天。”蕭舉忽然插話說道。

“蕭安?!”狼百威聞言皺眉不已,哼了一聲,不敢再囂張了。

“薩滿大人,好像對方很怕我父親的樣子。”

“你不知道嗎,你的父親蕭安,曾經是多年前狩獵大賽的第一名,他的名字至今還刻在忘憂河畔的榮譽碑之上呢。”

一聽這話,蕭天感到有些意外,冇想到父親竟然如此強大!

“蕭安強大又如何?可惜他的兒子弱小啊,我們這次,就滅了蕭安的遺種,讓蕭安在地下都難安!”狼百威冷冷地說道。

蕭天看著狼百威,說道:“如果野狼部落的人招惹了我,我一定將你們全滅!”

“哈哈,可笑,你一個煉體境第四重的弱雞,有什麼本事將我們野狼部落的人全滅,說大話也不怕風閃了舌頭!”

“等著吧,看到底鹿死誰手!”蕭天說道。

“好,我等著,看你有什麼本事?”

野狼部落的人指了指蠻牛部落的人,說道:“這裡的位置,我們看上了,你們將帳篷搬走,我們要在這裡立下帳篷!”

蠻牛部落的人一聽,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明明是自己等人先來的,如果被逼迫搬走,肯定臉上無光啊,難免遭人恥笑。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蕭武說道。

“我們就是過分了,你能怎麼樣?”狼百威冷冷一笑。

蠻牛部落的眾人,都知道自己的實力不上野狼部落,此刻麵對野狼部落的步步緊逼,竟然隻能忍氣吞聲,實在是憋屈!

“你們不走,難道要等著我們動手嗎?”狼百威喝道。

蕭武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左思右想,想不到辦法,他的實力,遠遠不如狼百威,自然不敢動手的,隻好忍氣吞聲,說道:“我們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