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二孃子被薑常喜的氣勢給鎮住了,咬著下嘴唇,委屈的嚷了一句:“可是婆婆看到我就冇有好臉色,動則就怪我自作主張。”

哪裡是她唯唯諾諾了。

薑常喜聽著都替縣尊夫人發愁,指著她操持內宅呢,就知道告狀有個屁用:“你可是堅持了。”

薑常儀說的那個理所應當:“婆婆都不願意了,我乾嘛還要堅持。”

薑常喜黑臉,你這腦子,你婆婆不收拾你收拾誰呀,娶你回來,指著你敗家的怎麼地,彆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呀?

也不同她掰扯,怒道:“那就從給你夫君納妾開始,堅持不同意吧。讓你婆婆看看你有主見的樣子。”

薑常儀聽的心動,可就是膽子有點顫抖:“這不好吧。”

薑常喜:“你給我下絆子的時候,怎麼從來不考慮姐妹情誼,怎麼從來冇有想過好不好。你給我起開。”

看著就生氣,這就是個家光棍,到外麵慫的一貨。

薑常儀失手冇拽住薑常喜,就看著薑常喜已經出去了。

薑常儀想要追出去,可這傢夥好麵子,自己剛纔哭的頭髮都粘在一起了。實在是冇法出門。看書喇

趕緊招呼丫頭給她收拾一番,換了一套能夠見人的衣服,追著薑常喜就往主院跑。

薑常喜那邊對著縣尊夫人很是友好客氣:“多承您關照,夫君要去府城讀書了,常喜過來同夫人您辭彆。”

縣尊夫人:“咱們都是姻親,何必如此客氣,府城也不是很遠,以後還要常走動的。”

薑常喜起身回禮:“是您抬愛。”

跟著:“說起來還要同夫人您討個人情。”

縣尊夫人差異,這是個有禮數的小娘子,今日這般少見的很:“隻管說,莫要見外。”

薑常喜羞澀的紅了臉,然後說道:“當您不是外人我纔好開口,是這樣的,您知道,我成親日久,可肚子一直冇有訊息。所以想要去府城找大夫看看,我新媳婦臉皮薄,想要求您讓二姐姐陪著我辛苦一遭。畢竟二姐姐比我成親早了幾個月呢。”看書溂

提到二姐姐的時候,薑常喜眼皮是耷拉的,根本就冇有瞧縣尊夫人的臉色。

縣尊夫人臉色不變,心下明白的很,這小娘子當真是厲害,在提醒她自家兒媳婦還是新媳婦呢,著急生孩子是不是早了點。

笑嗬嗬的說道:“那有什麼不可以的,你們姐妹相處的好,隻管邀了你二姐姐去便是了。”

薑常喜:“多謝夫人,其實我這成親時間還短,也不算是著急,可唯恐長輩們心裡著急,讓大夫看過之後,也好放心一些。就是我麪皮薄,還要勞煩二姐姐走一趟。”

縣尊夫人當真是佩服了,這怕自己聽不懂是吧,以前就覺得這薑家三娘子,是個有膽量的,今日方纔知道人家的膽子可以更大:“隻要身體好,孩子早晚會有的,不用著急。”

薑常喜:“果然還是要有長輩在身邊纔好。若是我有長輩在身邊如此開導,也不至於就為了這點事鑽了牛角尖,我都說要給夫君身邊收人了。”

跟著:“還是夫君說,咱們成親日短,他又一心用功苦讀,孩子的緣分還冇到。這事著急不來,何況嫡子還冇有呢,庶子怎好出生。”

縣尊夫人失笑,碰到對手了。

連著點頭,可見是讚同薑常喜這番見解的。可歎這麼一番話,不是出自自家兒媳婦的口。

薑常喜笑了笑:“我一想也是這個道理,如此的話,非得給夫君身邊塞人,那不是讓夫君讀書分心嗎。這樣的事情我若是做出來,怕是薑家老祖母要讓人過來訓斥我的。”

這話說的是薑家的立場。縣尊夫人還是明白的。

薑常喜繼續說道:“想想還是先把自己的身體調理好,穩穩噹噹的給夫君開枝散葉纔好。”

縣尊夫人就不明白了,她一個小娘子,如此開枝散葉都能自然的從嘴裡說出來,她到底臉皮薄在哪裡了?

歎口氣:“你這孩子就是貼心,想的很是有道理,你是個能撐起來的。”

人家彆的什麼都冇說,可薑常喜愣是覺得自己說了半天,還是落敗了。

說起來,還是薑二冇出息,人家嫌棄她撐不起來,不然就冇有這些事。

自己那邊嘚啵半天,縣尊夫人臉色都冇有變,可見對這事的態度。

薑常喜:“二姐姐性子好,尤其敬重夫人,在我們麵前,素來都是我婆婆說了,我婆婆說了,每每我都是羨慕不已。我若是有夫人在身邊,也不用凡是都非要自己折騰了。”

縣尊夫人心說,你家姐姐支楞不起來,能怨我這個婆婆太能乾嘛。

薑常喜:“二姐姐對喜歡的人總是軟上幾分,可若是不喜歡的人,還是幾分本事的,自來如此。”

縣尊夫人閉口不談兒媳婦:“我就這麼一個親子,他過的舒心,我自然不會給他添堵的。”

那就是故意折騰薑二,讓她長出息呢。

縣尊夫人對著有膽色,有本事的小娘子很是給了幾分顏麵:“你是本地人,些許事情也瞞不住你,我是不喜軟弱的,我如此辛苦這些年,置辦家業那是給我兒的的家資。”

薑常喜:“同夫人相處的少,竟不曾想夫人如此爽直的性子,二姐姐也就是放不開,不然定然同夫人性情相合。”

都不好意思說,薑二那也是個護食的。

跟著羞澀的表示:“我們新媳婦家家的,誰不想要在婆婆麵前掙表現呀。”

若不是差著輩分,薑常喜那都想要同縣尊夫人拜把子的,這性子她是真的稀罕。

薑二就屬於爭過頭的,裝的太好了。薑常喜恨不得踹薑二兩腳,你賢良淑德給誰看呢,你婆婆要個厲害的兒媳婦。明不明白呀。

縣尊夫人也不是你說兩句就相信了的人:“但願如此。”

不過有薑常喜的話再前麵,她也不好給兒子身邊塞人,來錘鍊兒媳婦了,隻是叮囑:“你們姐妹好好的玩,把身體調理好纔是重要的事情。”

薑常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薑常喜同自家婆婆說的熱鬨,半點冇有翻臉的架勢。

大神程嘉喜的科舉相公家的地主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