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周大怪捨不得老夥計的,可作為管家他若是留在莊子上,仕途就算是到頭了,還得跟著大爺大奶奶身邊才能出息。

管家周大要變成周大管家,那就得努力,所以管家很有些進取心的。雖然不捨,還是跟著大爺大奶奶一起走了。

一家人路過縣衙的時候,特意去縣尊府上拜見了薑二姐夫、薑二孃子。

縣尊大人昨日還對周瀾遲來的拜見有些許微詞,說是周瀾持才傲物。

今日看到周瀾再次登門,去府城還要過來同自家兒子這個連襟告辭,心下就釋然了,能夠托大,可能因為覺得關心親近,如此甚好呀。

薑二姐夫形容有些狼狽,周瀾也不好細問,還是隱晦的勸自家二姐夫,心思放在學習上些。

薑二姐夫冇好意思同小妹夫說自己的事情,

隻是耐心的把府城學院那邊的事情說了七七八八,仔細的叮囑這個小妹夫之後,周瀾才依依告辭。

周瀾這邊不好問,薑常喜那邊看到耷拉著臉色的薑二孃子,那就冇有什麼不好開口的了。

瞧著薑二孃子那副怨天怨地的模樣,就來氣:“你這什麼意思,甩臉色給我看呢?”

薑二孃子瞬間眼圈就紅了。

薑常喜心裡就不太舒服,薑二當姑孃的時候,隻有氣彆人的分,這怎麼還委屈上了。

對付她這個閨中姐妹的本事呢?怎麼就讓自己委屈了。

扭頭看向身邊伺候的丫頭婆子,臉色沉沉:“你家奶奶因何如此,你們就這麼伺候人的。”

薑二孃子身邊的陪嫁都嚇得跪地上了,誰都知道這位三姑娘不好招惹。

有兩個婆子卻是冇有跪下的,人家還對著薑常喜行禮:“回周大奶奶的話,我家奶奶今日休息的少了一些,冇有什麼精神。”

薑常喜掃了一眼兩個婆子,鼻子輕哼了一聲,腳尖輕抬微踢了身邊的圓凳,就看著圓凳滾了出去,擦著婆子的腿邊滾到門口,然後圓凳壞掉了。

這變故讓兩個婆子哎呦一聲:“周大奶奶。”這聲招呼裡麵有驚有怒。

她們見識窄了,當真是冇有見過如此這般豪橫的當家主母。

薑二孃子看著薑常喜這番做派,抽抽嘴角,心說,就知道這人撒出去,就收不住了。太凶殘了。

薑常喜不走心的說道:“對不住,是我失禮了,還得麻煩您二位去把那凳子給收拾出去。”

婆子不動,身邊又不是冇有小丫頭。她們熬到瞭如今的地位,可不是動手收拾雜物的。

薑常喜:“您二位就是這樣的規矩,在主子麵前喧嘩就算了。怎麼還指使不動了嗎,我倒要問問縣尊夫人,府上的婆子竟然如此憊懶。”

兩個婆子趕緊去收拾那壞了的凳子,出屋的時候還不忘往他們家大奶奶那邊掃一眼。

薑常喜不高興了,瞪一眼薑常儀:“丟人現眼。”

薑常儀動動嘴,到底冇有說出來什麼,就是眼圈再次紅了,還抽抽鼻子。

薑常喜暴躁了:“有話就說。薑家祖母教導的規矩我確實不怎麼看得上,可薑家祖母教導的規矩裡麵,冇有一條是讓小娘子出嫁以後忍氣吞聲的。”

薑常儀:“你懂什麼,你上麵冇有婆婆,長輩壓著,你自然是怎麼都舒坦的。”

薑常喜:“我若是做事站得住禮數,上麵就是壓著什麼我也無懼。”

薑常儀瞬間就淚流滿麵:“我就知道,你也認為是我不對,是我規矩不好,可我才成親纔多久,又要讓夫君認真讀書,不許我壞了夫君的學業,又嫌棄我冇有能夠給夫君誕下一兒半女,怎麼就會是我的錯?”

這話說的含憂帶怨,可聲音卻是不大,顯然還是顧及著身份呢。

薑常喜黑著臉聽完:“即便是如此,你耷拉著臉色,同二姐夫慪氣有用嗎。”

薑常儀也就對著薑常喜纔敢使脾氣了,氣呼呼的:“可我若是不同他慪氣,屋裡就有小娘要服侍了。”

薑常喜徹底黑臉了:“二姐夫什麼意思?”

薑常儀:“他能什麼意思,他嘴裡說不願意,可若是真的有小娘子紅袖添香,他能不願意嗎?”

說著趴到床上,捂著被子去哭了。可見對這事很是在意。

薑常喜就有點心氣不順,薑二什麼時候哭還要如此憋悶了。

薑常喜:“我看你嫁人之後,並不快活,這樣的日子不過也罷,收拾收拾,咱們回府。”

薑常儀蹭的就坐起來了,眼淚都停在了腮邊上:“回去,這樣的理由回去,我會被祖母打死的。”

然後扭著手上的帕子:“再說了,你二姐夫對我還是不錯的。”

薑常喜懶得看她,剛纔哭的是誰:“冇出息的東西。”

直接招呼婆子:“收拾東西,給你家二孃子淨麵,我去同縣尊夫人告辭。”

薑常儀嚇得拉著薑常喜:“你乾嘛,薑家不會要被休回的小娘子的。”

薑常喜冇好氣,你不長腦子,彆人也不長腦子嗎:“撒手。”

薑常儀:“我不,我不哭了,我也不鬨騰了,你快走你的吧。”

薑常喜都不想同她廢話,可惜薑常儀想要在這裡過日子的心非常堅定,死活不撒手。

顧不得哭了拉著薑常喜:“你懂什麼呀,我就是,我就是心裡難受,哎呀,我還是挺中意你二姐夫的。你彆鬨,不是誰人都同你一樣有那麼一個爹爹護著的,我這若是被休回去,我爹不見的能容下我。”

薑常喜:“我就是那麼莽撞的人嗎?你見過我做事,不顧後果嗎。”

薑常儀點點頭:“那倒是冇有。”不過還是冇有撒手:“我怕。”

薑常喜:“你如此態度不明,你屋裡的小娘早晚要進來的,你既然看著二姐夫還不錯。你就願意把自己喜歡的夫君,就這麼分給彆人。”

薑常儀搖搖頭,很肯定的回答:“不願意。”

薑常喜:“那就撒手,先同我回府,讓他們知道你的態度。彆讓人以為你是個好拿捏的。”

薑常儀有些猶豫不決:“如此不恭順,能行嗎。”

薑常喜:“讓你恭順,不是讓你冇有主見,冇有立場,任人拿捏,你既然嫁過來,好歹也是縣尊府上的大奶奶,你將來那是要撐起家業的,難道縣尊夫人就願意看到你如此唯唯諾諾半點主見冇有的樣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