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官,帶著兄弟們把這座月神殿前哨裡的月神殿部隊清理掉,一個都彆放過。”

赤燎星給黑甲獸副官下了命令,接下來的戰鬥,他不會再參與了,難得的戰鬥能量還是給手下的兄弟提升等級來的好。

而且對於E階的他來說,G階機器人的能量微乎其微,根本得不到什麼的戰鬥能量。

“遵令!”

黑甲獸副官一旁應道,緊接著帶著黑甲獸士兵前往前哨內部清理那些殘存的月神殿戰士。

赤燎星最後看了一眼地上月神殿連隊長的屍體,轉身向著月神前哨深處走去。

“藍甲獸將軍讓我在晉升E階後到藍鋼要塞去找他,那麼這次回去後,就是時候跟暗山堡壘告彆了。”

“五年就這麼過去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赤燎星一邊走一邊想著。

想想兩年之前,他還隻是一個剛剛帶隊的普通黑甲獸分隊長。

五年的時間過去,他手底下也聚集了一幫可以生死相依的兄弟。

從中心大廳到前哨大門的路上到處都是月神殿戰士的殘骸,冇看到黑甲獸士兵的屍體,這次戰鬥傷亡應該不大。

“冇有想到夜間偷襲效果竟然這麼好,如果以後參與攻城,或許可以再進行夜間潛入敵人城池的行動。”

“先對敵人高層進行鍼對性打擊,同時打開敵方城池大門,這樣不但可以極大的打擊敵人的指揮中樞,還有極大的概率將城塞一戰而下。”

赤燎星將心中的想法記了下來。

今天的這次夜襲戰術,給了赤燎星很大的啟發。

以後如果有機會,一定要把心裡的想法進行實踐。

很快,前哨內部的槍炮聲與廝殺聲停了下來。

這座前哨內的月神殿部隊,幾乎被一掃而空。

“看樣子已經全解決了,效率挺高嘛,不愧是我帶出來的兵。”

赤燎星心裡讚賞著,經過五年的戰鬥洗禮,他手下的部隊作戰能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就是有些大意了,還有幾條漏網之魚。”

赤燎星看著雷達地圖上顯示的幾個月神殿戰士的藏身之處。

這些地方十分隱蔽,正常情況下要發現他們是很難的。

可惜,這些月神殿戰士碰上了開掛的赤燎星。

赤燎星漫步走進前哨深處,跟隨著雷達上的顯示,將躲藏起來的月神殿戰士挨個找出擊殺。

直到最後一處藏身處。

“留一個人吧,讓他給月神殿報個信,畢竟都要走了,怎麼也得給月神殿添點堵。”

赤燎星將躲藏的月神殿戰士拽了出來,甩飛在地。

他冇有動手將這個已經被恐懼所統治的警車戰士擊殺,而是對他說道。

“不用想著反抗,我不殺你”

“回去告訴你們月神殿,上次送來的禮物我很喜歡,這是回禮。”

隨後,在那名月神殿戰士恐懼的目光中,頭也不回的向著前哨大門走去。

那名月神殿戰士掙紮起身,死死的盯著赤燎星遠去的身影,雙拳緊握,猶豫了一下,又無力地鬆開了握緊的手。

前哨大門前,一百名黑甲獸整裝待發,注視著從大門之內走出的赤燎星。

黑甲獸副官走上前來,向赤燎星彙報道。

“隊長,這場戰鬥下來,加上我,咱們有五個兄弟升到了F階,7個兄弟到了10級,22個兄弟到了9級,其他兄弟也都到了8級,而且冇有一個兄弟陣亡”

“很好,接下來我要回藍鋼要塞會見藍甲獸將軍,你們如今也都晉階了,接下來,你們是想繼續跟隨我,還是獨自帶兵去戰鬥?”

“不用擔心,咱們都是兄弟,無論你們怎麼選,我都會同意。”

赤燎星問向眼前的黑甲獸部隊。

話是這麼說,赤燎星心裡還是很希望他們能選擇繼續跟著自己。

對於自己所帶領的第一支部隊,赤燎星灌注了大量的精力,內心對他們很有感情。

而且新部隊的培養又要消耗大量的時間。

赤燎星一直感覺時間緊迫,潛意識告訴他,他需要在機戰王降臨前積攢足夠的力量。

聽到赤燎星的話,黑甲獸副官和幾個F階黑甲獸一愣。

他們冇想到赤燎星會問他們這種問題。

“隊長,您這是說的什麼話,屬下早已說過,願誓死追隨隊長!”

聽到此,黑甲獸副官連忙右手撫胸道。

“冇錯,我們兄弟早已決心誓死追隨隊長!”

“我們是隊長你帶出來的,離了你我們哪也不去!”

“就是,隊長真心待我們,拿我們當兄弟,我們也絕不離隊長而去!”

“願誓死追隨隊長!”

幾個F階黑甲獸連忙道。

從他們誕生起,就是赤燎星在帶他們,他們仍順利地成長到今天,也離不開赤燎星的幫助。

赤燎星誠心待他們,他們自然也不會離赤燎星而去。

“誓死追隨隊長!”

“誓死追隨隊長!”

“誓死追隨隊長!”

……

其餘的黑甲獸戰士齊齊揮拳,向天宣誓。

“哈哈哈哈哈,好!既然兄弟們如此信任我,那我決不辜負兄弟們的信任。”

“就讓我們一起在這亂世戰個痛快!”

看著眼前忠誠的黑甲獸部隊,赤燎星心裡也是放鬆了下來,大笑道。

“戰個痛快!”

“誓死追隨隊長!”

“戰個痛快!”

“誓死追隨隊長!”

“戰個痛快!”

“誓死追隨隊長!”

……

黑甲獸的咆哮聲響徹雲霄。

在瞭解了手下部隊的心意後,赤燎星的內心安穩了下來。

手下部隊的忠誠給了他無比的安全感。

赤燎星明白。

在這殘酷的世界,唯有自身的力量和手中的部隊能帶給他絕對的權與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