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元瞧了眼巷子旁那戶停滿馬車轎子的門庭。

百花樓?

名字還挺雅緻的。

“海管家,你可知道這百花樓是乾什麼的?”

“奴纔不知。”安德海瞧了眼薑元所指的方向迷惑的搖搖頭,他也好多年冇出過宮了。

巷子很深,高大的院牆圍繞著百花樓成一個弧形向裡延伸。

薑元等人遠遠的吊在後邊。

中途和珅也曾幾次回頭,不過巷子內光線暗淡,他也未曾發現薑元等人。

走過轉角後一抹亮光出現,兩排紅紅的小燈籠似在為人指路。

走近了瞧見燈籠上果然也寫著百花樓的字樣。

後門嗎?

薑元一行來到門口,卻被兩名身形魁梧的護院攔在了外麵。

安德海欲要嗬斥,被薑元給瞪了回去。

“這位公子看著麵生啊。”

門內一位管事摸樣的中年男子立刻迎了上來。

男子瞧了幾人一眼,目光停留在薑元身上,客氣的問道:“這位公子可有通行證?”

通行證?

薑元一怔,莫非這裡還是會員製的?

“我們是與和公子一道的,他剛纔先行了一步。”薑元笑著道。

“那請公子稍等片刻。”管家客氣的說道。

雖然此人看上去氣度不凡,可來這裡的哪個又是普通人,他不可能憑人家一句話就放人,隨即便派了位下人前去覈實。

和珅剛在一處雅間內坐下就聽到有人報他名字,頓時心一涼,該不是那頭母老虎派人來抓他了?

內心忐忑之餘哪還坐得安穩,急匆匆的跟著下人來到了門口。

一瞧之下和珅更是慌了神,反覆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冇有眼花。

“和兄,你剛纔走的太快了。”

見和珅愣了神,想必已經認出了自己。

未免暴露身份,薑元趕緊一個踏步跨過門檻,上前扶住了和珅的肩膀。

“不是說要帶我見識見識的嗎?”

邁過門檻的那一瞬間,一道清脆的機械聲在薑元的腦海響起。

【叮!】

【係統檢測到宿主初次踏足煙花之地。】

【獎勵:采花名錄一本。】

【強身健體滋補丸一顆(功效誰用誰知道)】

【嫖資:銀票五千兩。(此銀兩隻能用於嫖之一途)】

薑元一怔,原來是家高檔妓院啊?

不過大禹國民風開放,煙花之地多文人雅客,並不會讓人所不齒。

和珅也冇必要偷偷摸摸呀?

進了房間薑元才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聽和珅細說緣由後,薑元都不由得開始心疼這個小胖子了。

和珅現年已二十有九,卻是連一房妾侍都未曾迎娶。

皆因他家裡有位凶悍無比的母老虎。

這位原配夫人和珅還真得罪不起。

他那位夫人乃是平西王吳三桂的掌上明珠。

大禹國冇幾位異姓王,各個都是一方土皇帝般的存在。

“喝茶喝茶。”薑元報以同情的目光端起了茶杯。

“皇,蘭公子懂我。”和珅雙手端起茶杯,苦笑著一飲而儘。

若不是因為對方身份是皇上,和珅真想與之結為異姓兄弟。

“那位李師師姑娘真就美如天仙??”

兩個男人品著茶,談話內容直接切入正題。

“不敢瞞蘭公子,那位師師姑娘我上次也未曾見到。”和珅歎了口氣又接著道:“不過聽聞見過的人說不不枉此生。”

有這麼誇張嗎,薑元有些不置可否,一個人再美又能美到哪去?

“那位師師姑娘此次來王城,想必也是為了十五中秋佳節的花魁大選。”

“蘭公子若是想見,想必百花樓那位老闆求之不得。”

和珅畢恭畢敬的回答著薑元的問題,心內不自覺的有些沾沾自喜。

與皇上一同逛青樓,隻怕古往今來他是第一人了!

李師師的名頭薑元前世也聽過,冇想到在這裡也能遇見。

至於和珅說的知會老闆的提議,薑元擺了擺手直接否定了。

他覺得嫖跟賭一樣,享受的就是個過程。

你若想要錢,那何必去賭博呢。

這百花樓前邊還是傳統的青樓,客人花錢買醉買夜,隻是相對來說比較高檔。

但是他們待的這裡可就不同了。

一般人可能都摸不到這個門檻。

聽和珅說辦理會員起步就得預存一萬兩銀子。

薑元咂咂嘴,原來係統獎勵的那點錢還不夠交會員費的。

不過想來也是,這裡可是大禹王城。

不多時一管事的帶著四名丫鬟走了進來。

每位丫鬟的手裡還捧著一長長的錦盒。

打開之後薑元才知道,裡邊原來是畫卷。

畫卷展開,四幅美人圖展現在了他們眼前。

臥槽,這不跟皇帝選妃子一樣嗎,雖然他還未曾選過。

“請蘭公子先閱。”和珅客客氣氣的說道。

細看之下,四幅畫捲上的美人或坐,或臥,姿態各有不同,但都十分優美。

至於樣貌,這種水彩畫可不比照片,薑元還真有些犯難。

不過能入這後院的,想必冇有凡品。

幸好這畫卷的一角標註了名字,還寫著女孩擅長的技藝,比如書畫,茶道,歌舞等。

怎麼冇有李師師?薑元疑惑的看向和珅。

和珅心領神會,揮退了這群人後開始給薑元解釋。

原來到了李師師這個級彆,接客已經有了自己的規矩,而且接不接客也由自己說了算。

所謂奇貨可居,她們有時候一天賺的錢比前邊那些姑娘們加起來還多。

所以老闆也隻能慣著寵著。

“師師姑娘回來了。”

有位管事模樣的人跑來給和珅通風報信。

“有戲。”和珅喜形於色。

果然冇過多久,師師姑娘就傳下話來。

今日會客。

鐘意她的客人以暗拍的形式出價,出價最高的前四位可以移步師師姑孃的閨閣。

薑元感慨,這百花樓比他老家那玩兒玩的都花,不過還挺有意思。

隨即拿過筆來,在他的那塊錦帛上揮毫寫下了五千兩的字樣。

五千兩??

看見皇上下筆,和珅小手一抖,手裡的筆都掉到了地上。

“和公子這是怎的了?”薑元詫異的問道。

“蘭,蘭公子,你這未免也太大手筆了。”

大禹國三文銅錢一碗素麵,差不多等於未來三塊錢。

一百文銅錢等於一兩銀子。

薑元這五千兩銀子差不多等於五十萬塊錢。

薑元納悶,在他老家二三流明星出場費也不止這個價,何況你和珅也不是缺錢的人。

和珅是不缺錢,可他心疼錢啊。

況且這個錢出了還不一定能見到人。

原來要見李師師還有第二道關卡。

若未被選中,錢是不退的。

所以並不是錢出得最多就能見著人。

所以一般暗投的時候出的價都不是很高,見了麵再打賞也不遲。

薑元笑著催促和珅快點寫,他也懶得改了,反正這錢又不能拿來乾彆的。

和珅轉念一想,他居然在替皇上操心銀子?

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隨即撿起筆,在錦帛上寫上了紋銀八百兩。

不多時管事的就傳來了結果,薑元和珅雙雙中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