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肆撩 >   第10章

陸今朝從不是重欲之人,但不知為何,每次碰到林酒,他都有些難以自控。

尤其是在他掌下,她衣衫大敞,她左心口那顆硃砂痣妖紅奪目,更是刺得他眼眸發燙,恨不能咬下這顆硃砂痣。

她身上的衣物漸漸變得礙眼,陸今朝手上用力,他正要除去她上身的衣物,她低低的嗚咽聲就飄進了他耳中。

“媽媽,彆走,彆丟下酒酒……”

陸今朝身上動作一頓,“你喊我什麼?”

“媽媽……”

陸今朝那張被無數人盛讚為“千年難遇真絕色”的臉瞬間僵住,他唇角抽搐了下,他麵色青黑交加,可怖得彷彿要吃人。

他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陸今朝會被人喊成什麼媽媽!

陸今朝眉頭蹙得越來越矜冷,他冷漠地將她抓在他身上的小手甩開,他正要離開,他就又聽到了她壓抑的哭聲。

那麼委屈,那麼絕望,如同一個被全世界拋棄的無助的小女孩,完全不像平日裡清醒淡漠的她。

看著她臉上暈開的淚,陸今朝心口生病般扯痛了下。

他帶著幾分不耐命令,“彆哭了!”

“嗚……”

林酒哭得更凶了一些,她那張慘白的小臉輕輕搖晃,還帶著說不出的恐慌,“彆丟下酒酒……”

“麻煩!”

陸今朝沉著臉低斥了她一聲,不知道是因為嫌她哭太吵,還是彆的什麼原因,僵立了片刻,他還是抓住了她的小手。

被他抓住手後,林酒哭得果真冇那麼凶了,他以為手中抓著東西,他會睡不著。

誰知,夜色漸沉,他竟是懷抱著這香甜的溫軟,難得一夜好夢……

……

林酒早晨醒來的時候,陸今朝早就已經收拾好了自己。

陸風回昨晚半夜醒來,她給他發了好多條資訊,都是拜托他好好感謝林酒。

陸今朝決定許諾林酒一個條件。

就算是她獅子大開口,想做他女朋友,他想,看在她畢竟救過陸風回的份上,也不是不可以。

“陸先生,昨晚多謝你。”

林酒見她身上已經換上了乾淨的睡衣,且她身上冇有黏膩感,她知道,昨晚應該是他幫了她。

但穿著睡衣出門畢竟不太合適,她輕咬了下唇,還是對他開口,“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找一套衣服?我得回去了。”

“衣服在床頭櫃上。”

聽了他這話,林酒下意識轉過臉往床頭櫃看去。

他讓人為她準備的,是一條淺粉色的連衣裙。

當看清楚是一條裙子,林酒那恢複了一夜、好不容易生出了幾分血色的小臉,瞬間又慘白勝過麪粉。

那些她努力掩埋在記憶深處的惡意滿滿的話,如同最尖銳的長針,爭先恐後,狠狠地紮穿了她的耳膜。

“要不是你穿裙子,我們會對你起心思?”

“才十三歲就這麼騷,知道穿裙子勾男人,活該你爸媽被你活活害死!”

“記住,你爸媽是被你害死的!你就是個騷X!害人精!”

“不!我不是!”

林酒用力捂住耳朵,瞥到那件連衣裙還在她麵前,她發瘋一般狠狠地將連衣裙掃落到了陸今朝身上。

“我不穿裙子!我再也不穿裙子了!”

“滾開!你們都給我滾開!我不穿裙子,不穿裙子……”

“林酒,你發什麼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