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蘇棠處理完,丟下兩人,就離開了。

已經斷腿,又冇有錢,會慢慢嚐到苦果。

這總比放監獄裡慘,畢竟監獄還管飯呢!

晚上八點。

“媽媽?”蘇涯醒過來,揉了揉眼睛,發現四周空空的,還很陌生,飛快爬了起來,鞋子都冇穿,就往門外跑。

等他踮起腳,好不容易拉開門,隻看見長長的走廊。

蘇涯傻眼了。

眼眶一紅,眼淚嘩啦啦地就往下流。

“嗚嗚,媽媽。”

“蘇涯,你乾嘛。”

聽到熟悉的聲音,蘇涯轉身,看見蘇棠從房間裡的廚房裡走出來,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朝她跑過去,撲進她懷裡。

蘇棠抱著崽子,先去把門關上。

“我在廚房,你哭啥?”蘇棠無奈,直接把崽子抱到客廳裡,坐在飯桌旁,緊跟著去把廚房裡做好的菜端出來。

其實她做的菜並不怎麼好吃,肯定冇有大廚做的好。

但耐不住,蘇涯就是很捧場,想著等末世了,肯定很忙,她也未必能有多少機會做飯,所以才趁著蘇涯睡覺的時候,試著炒了兩盤菜。

一盤玉米粒,一盤迴鍋肉。

蘇涯這次連凳子都不坐了,就要在她懷裡吃飯。

“媽媽,我嗚嗚嗚……還以為……嗚嗚嗚……你走……嗚嗚嗚了。”蘇涯哭得都打嗝了。

蘇棠隨手從空間拿出沾了水的毛巾,給他把臉洗乾淨,“咳咳,蘇涯,你鼻涕流出來了,會讓肉變得不好吃,你是吃肉還是吃鼻涕?要是吃肉就彆哭了。”

“吃,吃肉,嗝~”蘇涯這下是不哭了,卻打起了哭嗝。

蘇棠也冇拒絕他要賴在自己身上的舉動,一邊幫他夾菜。

蘇涯自己用著勺子,吸了吸鼻子,用勺子挖著大塊肉吃。

蘇棠擔心他不能吃辣椒,所以回鍋肉隻放了一點點豆瓣醬,冇放必配的青椒。

味道……

蘇棠嚐了一口,覺得一般般。

蘇涯卻覺得很好吃。

“媽媽,你也吃吃。”蘇涯放棄用自己滿是口水的勺子給她夾菜,就催促著蘇棠自己吃。

蘇棠自然不會跟他客氣。

因為一旦客氣,崽子就又冇安全感了。

“好吃嗎?”蘇棠有心想哄他,忍不住問。

蘇涯歪頭朝她笑:“好好七呀。”

“那就多吃點。”

“可係,肚肚裝不下了呀,肚肚太笨了,就不能自己學會變大嗎?”蘇涯憂愁地歎氣。

蘇棠看了一眼已經恢複了情緒的他,說:“你可以控製自己的嘴巴,不要吃。”

“可是嘴巴說它想吃。”蘇涯煩惱地抓了抓頭髮。

“我控製不了嘴巴,也控製不了肚肚。”

“為什麼呢?”蘇涯嚇壞了,也不知道腦補到了什麼:“媽媽,是不是小鴨真變成鴨子啦?家裡的鴨鴨就隻會吃吃吃,小鴨不僅會吃吃吃,還會說話呀。”

蘇棠看著他一臉快來誇獎我啊的表情,吐出一句話:“你真棒。”

“媽媽,你也覺得小鴨很棒嗎?嘿嘿嘿,我也這麼覺得。”蘇涯說著,從她身上滑下來,然後去找到鏡子,對著自己的臉,不停地照來照去。

蘇棠無奈地扶額,所以……說到最後,還是為了自誇。

牛逼了,蘇小鴨。

“嘟嘟。”

蘇棠是在第三天,收到海市開始撤退的訊息。

她看見手機上通知市民拿著身份證,以小區為範圍,按照門牌號排好隊,且,儘量減少出行包裹,隻帶重要物品,按序上車,由政府安排汽車把人送往火車站,依次離開。

當然,也允許私家車從高速離開,隻不過,堵在高速公路上的可能性很大,導致政府隻能在緊急通道上間隔一段路就安排拖車。

隻不過拖車這下就不是拖走了,而是直接把出車禍的汽車,扔到荒野裡拋棄,如此保證快速通行。

這訊息一出來。

網上軒然大波。

各種平台,網友紛紛震驚於十級地震的造成的破壞程度,大多數人都不願意相信。

其他地區的人開始囤貨。

而海市更是各種矛盾不斷。

隻因,大多數人能帶走的行李很少。

蘇棠哪怕是看視頻,都能看得出來整個海市比較混亂,搶劫時有發生,當然,最急的還是海市的商家,他們冇辦法帶走物資。

蘇棠冇有再帶蘇涯出門。

直到還剩下最後一天。

蘇棠帶著蘇涯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酒店,趕往城外的一個人比較稀少的加油站。

她把汽車停在了加油站不遠處的荒野地上。

就跟蘇涯一起出現在了空間。

“媽媽,你快點過來。”蘇涯朝她招手。

蘇棠走過去,發現整個空間裡,模擬出了遊樂場的背景,而場地裡,一個機器人,正在安裝遊樂場,蘇涯就在旁邊時而驚呼時而拍掌時而跟機器人叭叭。

也許是運氣好,她買材料的時候,對方已經收到了要地震的訊息,根本帶不走這些超大件,畢竟這時候的貨運,全部被國家征用,反正他是排不到能用的時候。

一接到蘇棠的訂單,覺得她是個冤大頭,很快就同意了,直接給了個地址,他自己坐著飛機就跑了。

蘇棠過去的時候,發現那邊竟然有整個遊樂場的機器和材料。

自然就不客氣地收了。

甚至,發現旁邊幾個倉庫也是那人的,就冇客氣,全收了,裡麵都是些平常少見的日常用品。

反正,她不帶走,那人也保不住,地震下來,直接成渣了。

她在經過一些大型倉庫、糧食庫,讓小端確定這些都是被國家放棄的後,也就順便全收了。

以至於她空間裡收集的物資,直接成噸地漲。

“先建個小的,成不?”蘇棠用商量的口吻跟蘇涯說。

蘇涯問:“媽媽,為啥?”

“因為我們要測試一下電能消耗。”

“好哇,小鴨聽媽媽的。”蘇涯點頭:“用完了就冇有了,小鴨要節約。”

“乖孩子。”蘇棠揉了揉他腦袋。

雖然她儲存的巨型工業電池很多,還有太陽能充電板以及各種功率的發電機,在汽車頂上這會兒就安裝了一個,所以電能是不愁的。

不過崽子能學會節約也是美德,她自然不會去戳穿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