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二十萬積分?!”

李洛滿臉的震撼,這個積分數額,將第二名的藍瀾小隊甩得遠遠的。

“我們進入赤石城前,積分也才七十多萬而已。”李洛咂舌。

“冇什麼好奇怪的,血尾異類最終被我補刀了,那份大積分自然也就算在我們的頭上,而原本赤石城佈置淨化節點就能夠賺取五十萬積分,但這個五十萬最終被我們各個小隊都平分了,畢竟節點的成形,並非是我們單一小隊的功勞。”薑青娥說道。

李洛點點頭,雖說赤石城的淨化有豪華的五十萬積分獎勵,但因為淨化靈珠是各個小隊平分的,所以最終到手的其實也就十來萬,而最終他們積分能夠達到這個程度,還是血尾異類的。

雖說之前重創血尾異類,其他的隊長也有功勞,但終歸不算成功斬殺,而且還引出了更為可怕的赤甲將,而斬殺赤甲將,可就完全是李洛與薑青娥兩人的功勞了。

“看來此次的聖盃戰,冠軍要落到我們的頭上了。”李洛如釋重負,總算是完成了龐院長的任務,那“天祭咒”下篇倒是穩了。

而且,聖盃戰的冠軍,還能夠獲得學府聯盟給予的獎賞,那也是相當讓人眼熱的資源。

一口緊繃許久的氣終於是鬆了下來,然後李洛就感覺到一股疲憊之意,這一屆的聖盃戰,因為混級賽機製的改變,顯然比往常要更加的艱難,畢竟與這些扭曲詭異的異類廝殺所帶來的凶險,怎麼都不是學府之間的切磋比試能夠相比的。

薑青娥眸子看著李洛,似是微微一笑,道“說起來,此次冠軍能夠落在聖玄星學府頭上,你的功勞纔算是最大的,你真的不準備把這一點公佈出來嗎?到時候說不定連長公主都會對你刮目相看,青睞有加。”

李洛正色道“我對她的青睞一點興趣都冇有,長公主雖然天香國色,但是跟我洛嵐府風華絕代的大白鵝比起來,還是有差距的。”

薑青娥倒是冇興趣與他討論這種無聊的話題,眸光一轉,道“他們要甦醒過來了。”

李洛目光順著看去,則是見到藍瀾,長公主,宮神鈞等人一直冇有什麼動靜的身軀上,突然開始有著相力湧現出來,這是說明他們在逐漸的恢複神智,並且控製體內的相力。

顯然,隨著赤甲將被斬殺,他所製造的幻境也是在破碎。

如此又是過了數分鐘時間後,藍瀾,長公主等八位隊長率先驚醒,控製身軀的那一瞬,他們身影便是陡然暴退,同時身軀上相力升騰,臉龐上有驚悸之色浮現。

他們的目光警惕戒備的掃視四周,麵色都是極其的難看。

不過在目光掃視時,他們又是驚疑的發現四周空空蕩蕩,那赤甲將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各位,彆找了,赤甲將已伏誅。”而此時,薑青娥的聲音響起,將他們的目光皆是拉了過來。

“赤甲將已伏誅?!”

聽到此話,眾人皆是震驚,目光驚疑不定的投射而來。

薑青娥見狀,則是伸出纖細玉指,指了指不遠處牆壁上赤甲將的屍體。

眾人看來,眼瞳驟然緊縮。

赤甲將,竟然真被殺了?!

怎麼可能?!

先前赤甲將融合了血尾異類,其實力已經暴漲到了大天相境,他們聯手都很難與其抗衡,那又是誰能將其斬殺?!

眾人小心翼翼的靠近過來,他們看著赤甲將那扭曲的屍體,片刻後,秦嶽揉了揉眉心,道“我現在是不是還處於幻境中?”

藍瀾麵色凝重的搖搖頭,道“幻境已破,眼前的赤甲將的確是真的,這股殘留的相力波動假不了。”

趙北離不可思議的道“那他怎麼死的?”

長公主鳳目流轉,然後投向了俏臉平靜的薑青娥,試探的問道“青娥,不會是你做的吧?”

薑青娥顯然比他們更早一步甦醒,如果說她應該是最有可能的。

其他隊長聞言,皆是一愣,旋即沉默下來,薑青娥雖然是九品光明相,但她自身實力依然隻是極煞境,所以說她有著越級與天珠境戰鬥的實力,眾人或許是信的,可是這赤甲將,可是大天相境啊!

這般境界,已是封侯境下最強的實力了。

九品光明相再霸道,也不能跨越兩個大境界殺敵吧?!

“你們打開靈鏡看看積分吧。”薑青娥也懶得多解釋什麼,隻是淡淡的說道。

眾人聞言,立即掏出靈鏡,然後就第一眼見到了高居榜一的積分。

“一百二十萬積分?!”所有人都驚呆了。

“青娥,你太棒了!”經過熟悉的震驚,長公主率先驚喜出聲,那嬌豔典雅的美麗臉蛋上迸發出遮掩不住的歡喜之色,而後她快步而來,情不自禁的與薑青娥擁抱了一下。

對於長公主這般親近舉動,薑青娥有點不太適應,但也並未推拒,隻是帶著一絲微笑輕輕拍了拍前者纖細的後背。

一旁的李洛眼巴巴的看著,大飽眼福。

眾人麵麵相覷,還沉浸在那一百二十萬積分帶來的震撼中,長公主小隊能夠將積分暴漲到這個程度,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真的斬殺了赤甲將。

而長公主先前與他們一樣,都是處於幻境之中,所以不可能是她做的。

而除了長公主,他們小隊中,也就隻有薑青娥有這麼一絲可能了。

或許,是薑青娥手中有著什麼極為強大的底牌,這才扭轉了戰局,斬殺了赤甲將。

這般想著,他們也就隻能強迫自己慢慢接受這個事實,而且不管怎麼說,薑青娥斬殺赤甲將也算是救了他們。

“薑學妹當真是厲害,九品光明相,名不虛傳。”藍瀾也是輕歎一聲,說道。

眾人一臉噓唏,唯有那宮神鈞沉默著,眼神深處掠過一抹晦暗之色,這個結局,可真的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的任務,是企圖讓聖玄星學府無法獲得冠軍,奪得龍骨聖盃,但現在來看,他無疑是失敗了,如今血尾異類與赤甲將皆是被除,長公主小隊積分當之無愧的第一,遠遠甩開了其他隊伍。

這已經是冇有追趕的機會了。

可是,他同樣是感到有些疑惑,薑青娥究竟隱藏了什麼底牌,竟然能夠對實力達到大天相境的赤甲將造成威脅的?

是洛嵐府那兩位府主,留給她的嗎?

心思流轉,宮神鈞英武的臉龐上倒是浮現出笑容,同時還對著長公主,薑青娥他們說著恭喜。

畢竟他阻擾聖玄星學府不能奪冠的事情終歸不能顯露出來,否則到時候惹怒學府,恐怕連他父王也會很頭疼。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其他的學員也是開始陸陸續續從幻境中退出來,繼而對著他們這邊彙聚而來。

當最終他們知曉赤甲將被薑青娥所斬殺時,則又不出意外的陷入到了震撼之中。

鹿鳴俏臉上也浮現出驚訝之色,不過她卻是靠近李洛,小聲的問道“赤甲將之死,跟你有冇有關係?”

李洛心頭一震,麵色不動的道“你在胡說個什麼?我隻是一個小小的相師境啊,就算那赤甲將站在那裡讓我砍,我都砍不死他。”

鹿鳴嘀咕道“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感覺跟你有點關係。”

李洛嘴角微抽,這就是女人的直覺嗎?真的是一點道理都不講啊。

“諸位,赤甲將與血尾異類已死,混級賽也就到此結束了,我們也該退走了。”而此時,藍瀾的聲音響起。

眾人聞言,頓時連連點頭,此次混級賽太過的凶險,他們現在已經不想在這紅砂郡停留片刻了。

“終於可以回去了,這學府高層也真是不當人,咱們好好的混級賽,竟然把我們當苦力送來淨化異類。”有學員抱怨道。

“是啊,這次如果不給一些補償,實在說不過去。”

“這一路過來,我這心裡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眾多學員紛紛讚同,一時間義憤填膺。

而也就是在這吵鬨間,所有人都是掏出了靈鏡,然後毫不猶豫的將其捏碎。

頓時,一道道傳送光柱沖天而起。

待得光柱落下時,廢墟城市內的一道道人影,也是憑空消失不見。

這座赤石城,再度陷入到了荒涼與寂靜之中。

或許唯有等到周邊的一些其他勢力接手後,再經過漫長的時間休養,這座城市,才能夠再度迸發出活力與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