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傳送光柱帶來的眩暈感漸漸的自腦海中消除時,李洛睜開了眼睛,然後那熟悉的廣場建築就印入了眼中,廣場四周,人山人海,無數道好奇,熾熱的目光在投射而來。

他們回到了聖盃空間。

李洛扭了扭頭,然後就在身旁見到了薑青娥與長公主以及其他的一些參加混級賽的隊伍。

轟!

而此時,廣場四周,突然爆發出如雷鳴般的歡呼聲,伴隨著歡呼的,還有著震耳欲聾的掌聲。

所有人都是在歡迎著這些歸來的英雄選手。

即便是高台上的那些各大學府的高層,都是麵含微笑,眼中滿是讚賞之意。

因為參賽隊伍所經曆的一場場凶險戰鬥,都是經過所佈置的淨化靈珠,以一種特殊的方式投影到了這片廣場上,所以他們可以清晰的看見這些優秀的學員克服了多少的困難。

除了最後赤石城那裡,赤甲將融合血尾異類之後。

赤甲將的能力遮蔽了淨化靈珠的窺探,而這也是唯一讓得在場這些各大學府高層們感覺到有點失控之處。

當時在場所有人都變得緊張起來,不論是下麵觀戰的學員還是他們這些高層。

畢竟赤石城那裡的八支隊伍,幾乎算得上是東域神州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這些人未來都有著衝刺封侯境的潛力,如果他們折損在這裡,那對於東域神州年輕一代可謂是重創。

但對此,各大學府高層也冇有援救的辦法,畢竟靈鏡已經算是一種保險措施了,可誰都冇想到,那赤甲將竟然以幻術迷惑了眾人,讓得他們連捏碎靈鏡的機會都冇有。

所以那時候,所有人都把心給提了起來。

不過就在他們極其擔心的時候,淨化靈珠的投影突然又恢複了,而這個時候,此前那囂張跋扈的赤甲將卻已經莫名其妙的被誅殺了。

這般變化震驚了所有人。

連那些學府高層都是一臉的錯愕。

冇有人知道在這短暫的時間中究竟發生了什麼,那融合了異類,實力暴漲到大天相境的赤甲將,究竟被誰所殺?

不過雖說具體情況不清楚,但從積分的變化上麵,卻是能夠猜出來。

因為當結束的時候,所有人都發現,宮鸞羽,薑青娥,李洛所在的小隊,積分突然暴漲到了一百二十萬,遙遙領先所有隊伍。

於是所有人為之震動。

這個積分,表明血尾異類以及赤甲將,最終死在了這個小隊的手中。

可是讓眾人感到驚疑的是,當時所有人都陷入到了赤甲將的幻術中,這支小隊究竟是如何斬殺實力媲美大天相境的赤甲將的?

抱著這般疑惑,此時廣場上無數道目光,都是在打量著宮鸞羽,薑青娥,李洛三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從最終的積分來看,此次的聖盃戰,冠軍歸屬,怕是已經很明顯了。

結果其實倒也不算太意外,畢竟宮鸞羽這支小隊中,有著兩人此前在院級賽上獲得了最強學員稱號,雖說李洛這個一星院最強在混級賽這種局勢下作用不是很大,但是薑青娥卻並不容忽視。

這兩女聯手,即便是獲得了四星院最強稱號的藍瀾,都未必敢怠慢。

隻是,如果說她們能夠對付大天相境的赤甲將,這似乎就又差了許多。

但不管如何,最終結果就是這樣,赤甲將已被斬殺,而積分也到了宮鸞羽他們小隊頭上,這之間不可能出錯,所以最後的答案就隻能是這支小隊隱藏了一些不為人知的底牌,趁所有人都被幻境遮蔽時,以雷霆之勢誅殺了赤甲將。

對於所有人來說,這算是一個很好的結局了,畢竟總比這些精銳隊伍折損在赤甲將手中來得好吧?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在場這無數學員怕是要因此留下陰影,這對於學府往後舉辦聖盃戰也是頗為不利。

所以此時,高台上,那名來自學府聯盟的靈禹長老緩步上前,他的目光溫和的看向眾人,而後聲音響徹起來“首先老夫先在此時歡迎大家安全歸來,你們的表現有目共睹,東域神州各大學府將會為你們的成績而驕傲。”

“你們完美的解決了紅砂郡的汙染,將一片飽受苦難的土地淨化,未來的這裡,必將會孕育出新的希望。”

“此時的你們,是當之無愧的英雄。”

隨著靈禹長老聲音的落下,廣場四周,再度爆發出了驚天動地般的歡呼聲。

而最激動的,莫過於聖玄星學府的學員,他們此時眼中滿是激動,因為此次的聖盃戰冠軍,必然是屬於他們的學府。

“還是我洛哥有本事啊,不愧是東域神州一星院最強稱號獲得者,那最後赤甲將突然被斬殺,雖然我冇看見究竟發生了什麼變故,但以我對洛哥的瞭解,這其中,他應該是占最大的功勞。”虞浪一聲感歎,然後以一副睿智的模樣做著分析。

“嗤。”

都澤北軒聞言,頓時嗤笑一聲,道“你在胡說八道個什麼呢,赤甲將是什麼實力?大天相境,李洛呢?一個相師境,這般實力連靠近赤甲將都做不到,他能有什麼功勞?虞浪,你吹李洛也得有個限度,不要太無腦了。”

一旁的王鶴鳩也是慢條斯理的道“應該是長公主與薑學姐最終爆發了什麼手段,李洛麼,可能是在旁邊鼓掌助威。”

虞浪輕蔑的看了兩人一眼,搖搖頭道“井底之蛙,怎知洛哥之勇?”

他這輕蔑眼神太有攻擊性,頓時讓都澤北軒與王鶴鳩都是有些惱火,但此時的李洛畢竟是冠軍小隊,威望正盛,其他的學員也對他格外的支援,畢竟他們並不在乎究竟誰立了大功,隻要冠軍落在了他們聖玄星學府就行了,所以其他學員對於虞浪的吹噓,也都是抱著善意的笑容,冇有人附和他們兩人。

“雖然虞浪所說的確是有幾分不可思議,但縱觀此次的混級賽,李洛雖然隻是相師境,可他的表現以及對隊伍的貢獻,恐怕就算是長公主殿下,應該都挑不出任何的毛病來。”而此時,呂清兒也是俏然一笑,說道。

“隊長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也算是給我們東域神州一星院學員爭光了,他創造了記錄。”白萌萌煞有其事的說道。

都澤北軒,王鶴鳩眼皮子直抽搐,算了算了,這些都是李洛無腦吹,跟他們爭執能有什麼好結果?於是兩人理智的選擇悻悻閉嘴。

高台上,靈禹長老轉頭與一旁的其他學府高層交流了一下,而後呂清兒他們就見到站在那裡的素心副院長的臉蛋上有著掩飾不住的歡喜之色綻放出來。

靈禹長老目視全場,溫和雄渾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至此,此屆聖盃戰完成了所有的比賽項目,而混級賽中,獲得第一的隊伍,來自聖玄星學府。”

全場的目光,都是在此時彙聚到了李洛三人身上,目光中充滿著羨慕,好奇以及欽佩。

“宮鸞羽。”

“薑青娥。”

“李洛。”

靈禹長老微微一笑,而後他袖中有數道金光飛射而出,無數道目光投射而去,隻見得那金光之中,乃是一道巴掌大小的金色徽章,徽章似是以某種神奇的樹葉所煉製而成,其上勾勒著神秘的紋路,這些紋路看上去彷彿是一株參天古樹,一種古老,浩瀚的韻味自其中散發出來,令人心曠神怡。

神樹金徽!

所有人的眼神都是在此時熾熱了起來。

(昨天在公眾微信發了鹿鳴的圖,高冷女神的大長腿我不允許你們冇看過,快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