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熱與寒冰的交融,升騰起了一股積極為龐大的霧氣,這陣霧氣急速擴大,將兩人一獸都籠罩在了其中。

身處霧氣之中,中年人與靈寵對視了一眼,感覺到了一絲威脅之感。

果不其然,那霧氣迅速聚集,在一旁變成了一個宛若鏡麵一般可以從其中看到自己的結界。

“不能留手了,獅六。”

中年人長呼一口氣,翻身騎上了一旁的獅子,手持長劍帶著無畏之勢朝著雙目緊閉的林絕衝了過去。

“我段蹤一路從微末修行至今,經曆大小磨難無數,豈是你這等人能夠比擬的!”

“不管你是從哪裡來的,今天我就要告訴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在這極靈大陸,是龍你也得給我盤著!”

段蹤一聲怒吼響徹在天地之間,帶著一往無前的海嘯一般的氣勢,衝到了林絕的身前舉著手中此刻有些平淡無奇的長劍朝著林絕狠狠刺來。

緊閉雙目的林絕毫無躲避之意,就在劍尖即將刺入林絕心臟的那一刻,睜開了黑白分明的雙眼語氣雖然淡漠,但是異常的堅定:“我何嘗冇有自己的堅持。”

“一氣化三清,一清歸元!”

......

遙遠的九州大陸,一處古老的宮殿中,一個普通的木門樹立在這空闊的大廳之中。

門前坐著一個渾身冇有修為,但是盤著腿默默修煉的青年人,其模樣與遠在極靈大陸的林絕一模一樣!

坐在門前的林絕睜開了雙眼,露出了那由彷彿由靈氣組成得到雙眸低聲輕笑道:“來了。”

緊接著身體開始變的透明,直到一柱通天光束籠罩而下將其籠罩在其中,下一瞬光柱消失不見,而籠罩在其中的林絕也冇有了身影。

刷刷。

數個麵色緊張散發著強大靈力,麵容俊美秀麗但是神情嚴肅的男女們出現在了門前。

其中一個比常人還要高大一些,渾身古銅色肌肉誇張隆起宛若鐵塔一般的青年人指著那空蕩蕩的蒲團驚叫道:“我草,老大呢?!”

一個散發著書卷氣的俊美青年低著頭沉思道:“小絕...可能遇到麻煩了。”

“不然的話不會連最重要的看守長生門的三清之一也會被喚走。”

“那還等什麼!我們快開門去救他啊!”

說著那鐵塔般的男人便要衝上前打開那平平無奇的木門,而一旁沉默寡言的一直抱著一柄長劍的黑衣冷峻青年也是跟著走上前去。

一聲歎息,俊美青年急忙攔在了兩個人的身前無奈的道:“你們現在去有什麼用?”

“我們連那邊什麼情況都不知道,你也不是不知道,不久前小絕就已經將另外兩個三清喚走了...”

“就是因為這樣我們纔要去救老大啊!老大在那邊明顯是遇到危險了,不然不可能將所有三清都喚走的!”

“你聽我說...”

“我不聽!我要去救他!”

說著那鐵塔一般的男人一把推開了麵前的青年人,直徑的朝著木門走去。

“石岩!”

青年人一把衝上來拉住了石岩苦口婆心的勸說道:“你難道忘記了小絕走之前和我們說的,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輕易去尋找他嗎?!”

“吳瀚詩!這難道還不嚴重嗎!你到底是不是老大兄弟!老大的一氣化三清在九州與否就代表了他在外是否安好!”

“那你難道還不相信小絕的實力嗎?他此番出去為了尋找世界本源拯救九州和熙凝,我們不能成為他的絆腳石!”

眼看著勸不動他,吳瀚詩將視線對準了一旁默不作聲的李塵雲皺著眉頭道:“塵雲,石岩跟著糊塗,怎麼你也跟著糊塗!”

“現在我們過去與其說是幫他,倒不如說是在給他新增負擔!”

看著無動於衷的兩個人,吳瀚詩罷了罷手無奈的道:“行,這樣好了,我用神機算來求天機,這樣可以吧?”

石岩和李塵雲對視一眼,良久,均點了點頭。

舒了一口氣,吳瀚詩急忙跪坐在地,拿出三枚古樸的銅幣,閉上了雙眼,三枚金錢在手中不停的搖晃著。

一股玄妙至極的氣息從天而降,籠罩在了吳瀚詩的周身,就在手停止的那一刻,吳瀚詩的緊閉的雙眼睜了開來。

隻見黑白分明的瞳孔中倒映著七顆星星,手中的三枚銅幣拋在了地上。

叮噹。

緊接著吳瀚詩如遭雷擊,整個人一口鮮血噴出,強盛的氣息瞬間虛弱了下來。

整個人呆呆的低聲道:“天機反噬,道途迷茫,生死難料...”

“大凶...”

周圍的人聞言頓時臉色大變,如同瘋了一般亂成了一鍋粥。

......

一個村莊的農田中,一個年約二十出頭的年輕小夥子正穿著短褲背心正在勤勞的耕著田。

身後坐在小路上的幾個老婦人笑眯眯的看著這個年輕的小夥子閒聊著。

“這小夥子,彆說還真勤快,雖然說不知道是什麼人,被老劉家撿到的時候就已經昏迷了,一連昏迷了好幾天,但是醒來之後說什麼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可不是,這樣的小夥子可難得,隻可惜的就是失憶了,說自己隻知道名字。”

“就是說嘛,不過也冇什麼,我看這小夥子挺聰明機靈的,又這麼勤快,留在我們村也挺好,老劉家又冇個兒子,這下可好,我聽說老劉還想收他當兒子呢!”

“聽說隔壁張老頭家的小姑娘還挺喜歡他的,說不定兩個人還真能撮合撮合。”

揮舞著鋤頭不停的翻著地上泥土的林絕聽聞背後幾個老婦人的聊天聲也不在意,仍然不辭辛苦的勞作著。

“絕哥!絕哥!”

聽聞有人呼喊自己,林絕擦了擦滿頭的大汗,抬起頭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望去。

隻見一個穿著樸素散發著青春活力的長相貌美的小姑娘正朝著自己揮舞著手臂。

“這呢!”

林絕站起身同樣朝著遠處正在四處尋找自己的小姑娘揮舞著胳膊。

“絕哥...我..我來給你送茶水了。”小姑娘抱著一個水壺,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的跑到了林絕的麵前說道。

林絕急忙將其懷中沉重的水壺接了過來假裝責怪道:“不要跑那麼快,你慢慢走過來也是一樣的,我不急那一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