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我朱天權是主角 >   第9章

我正幫著雲恨水熬製草藥,忽然聽見外麵嘈嘈雜雜的聲音,接著便看到一個穿著華麗的公子帶著一群小廝走過來。

雲恨水見到那個公子,雙拳握緊,牙齒咬的發出咯咯的聲音,想必那一位公子便是冷星宇了。我不清楚他們兩位之間有什麼過節,但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冷星宇是來挑事的。

我拉著雲恨水走出屋子,心想不能讓臥病在床的伯母見到這一幕。那群小廝見我們出來,連忙指著我說:“少爺,就是他,就是他不把您放在眼裡,光天化日欺負我們。”

聽到他們惡人先告狀我頓時額頭滿是黑線,分明是他們群毆雲恨水在先,而且他們身上的傷也是自己摔出來的,和這群小人真的無法講道理!

冷星宇趾高氣揚指著我問:“你是何人?見到小爺我冷星宇為什麼還不下跪?”我不想多事,於是把腰間佩戴的木牌扔給他,他瞬間明白了我就是新上任的冷淩小姐的護衛。冷星宇隻是一個旁係,若不是他大哥冷星玄能力出眾被城主選中成為繼承人親自教導,恐怕他連城主府的大門都進不去,如今仗著自己大哥的身份常作一些欺軟怕硬的事,典型的一個紈絝形象。

他清楚動了我還好,但是若招惹了冷凝這城主唯一一位的寶貝,恐怕自己難以承受城主的怒火,於是表麵囂張,實則內心十分忐忑的說:“姓雲的,今天我暫且放你一馬,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說完,手一揮,帶著他的小廝灰溜溜跑開。

“冷星宇公子,小心台階!”我好意提醒。但是他跑的太過匆忙,哪裡管這個,結果一個不小心,直接摔了一個狗啃泥,逗得我和雲恨水歡笑連連。

熬製完草藥之後,雲恨水服侍他母親喝下,之後便是服侍他母親睡覺,等了好一會兒,終於他母親睡著了,他纔有空暇和我交談。

通過交談,我得知原來雲恨水是城主的私生子,某日冷風斬醉酒後臨幸了服侍的丫鬟,冇想到丫鬟竟然懷孕,生下雲恨水來。本來城主還想認他這個私生子,可是雲恨水天生奇經八脈隻具有七脈,說直白了便是練武的廢材,冷風斬生氣冇有相認,所以雲恨水隨了母姓。後冷星玄搬進城主府之後,冷星宇便跟了過來,他作為一個旁係自然羨慕那些嫡係或者庶出,可是他自身是一個草包,誰也比不過,正好聽到有雲恨水這一個私生子,於是便把不滿都發泄到他身上,日常對雲恨水娘倆多有欺辱,城主府裡的下人們也冇人管這種事,隻是在一旁冷眼看戲。

聽了他的遭遇,我心生同情,自己成為冷淩小姐的侍從恐怕以後不能歸家,不如和雲恨水結拜,這樣自己不但在城主府中有了親人,自己也能照顧一下他們,於是便向雲恨水提議。

雲恨水聽後,眼淚立馬滾下來,立刻跪下想要感謝我,我扶起他來,表示不用這般禮節。因為我年紀稍長一些,所以我便自稱為大哥,雲恨水自稱二弟,我們兩位跪過天地之後便正式結拜為義父義母的兄弟。

走後我留下一些銀兩,叮囑他們有情況直接來找我,正好雲恨水目前也冇有什麼事,於是他自告奮勇帶迷路的我回到住處。本來我還想接他們娘倆兒住到我的院子裡,但是雲恨水多有推辭,我心中合計可以求冷淩小姐安排住處,所以讓他們住在我的院子裡這件事就此作罷。

回到自己住所,我連忙拔出刀來,準備滴血認主,因為寒星是地品,已經具有了部分靈性,所以可以和使用者滴血認主。離開城主寶庫時,專職的小廝告訴過我滴血認主的步驟,所以我也瞭解了一個大概。

我咬破自己手指,擠出一滴血來滴到寒星刀刃上,接著寒星便發出嗡嗡的聲響,我的意識中也漸漸浮現出寒星的輪廓,大約半炷香的功夫,寒星的樣子便完完整整出現在我的意識中,滴血認主成功!

滴血認主之後,除非武器的主人去世或者主動放棄,武器不能再更換主人。同時,人們能夠滴血認主的武器是有上限的,修為越高,能夠滴血認主的武器越多,而我目前的修為,恐怕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隻能滴血認主寒星這一把武器。

下午,冷淩小姐閉門不出,我隻好在門外等候,一直等到了傍晚。

傍晚,我見冷淩還是冇有出門的意思,於是打算回到自己的住所,正好可以修煉《先天訣》,等修煉到大圓滿,估計我便可以突破到煉體期中期。

冷淩早就注意到我在院子門口等她,但她故意不願意出去,今天他冇有見我的心情。但是,看著我在院子門口等了她整整一個下午,她還有些捨不得,多次猶豫要不要自己出去告訴我不用等了,今天她不會走出房門。最後見我走了,她反倒有些落寞,心中抱怨為啥我不能再等的久一些,萬一她忍不住出去了呢。她還是冇有扭過自己內心的潛意識,見我走了,連忙追上來……

我正打算關上我院子的門以防有人在我修煉時打擾,但是我透過木門的門縫,突然看到有個人鬼鬼祟祟藏在門後麵,我還以為是冷星宇想要派人謀害我,於是便一腳踢了過去,然後我打開門一看,明白自己闖禍了!

原來冷淩打算藏在門後麵給我一個驚喜,我反倒給了她一個驚嚇,我一腳踢到她腿上,她誒呀一聲,接著便倒在地上抱著腿翻滾。

所幸周圍冇有什麼人看見,我連忙把她抱起來,想要抱到醫館,但是她不願意,一邊說著快把我抱進屋裡,彆讓彆人看見,一邊呲著嘴痛苦呻吟。

若這件事傳出去,恐怕我在城主府的生涯就此結束,所以冷淩這樣要求反倒是為了我好,她打算在我屋子裡休息一下,暫時緩解疼痛,再返回自己院子,若被問起來,就說是自己不小心在屋子裡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