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統,我的寶箱呢?”

住在酒店,洗了個澡的周俊辰問係統。

他看到係統已經對自己霸道總裁的表演評了分,75,還有一段點評:過於油膩,浮誇,年代感……

不由氣笑了。

老子吻淚痕的動作絕對是經典……

雖然確實噁心了點。

但也不至於75分吧。

係統的品味有問題……

係統冇搭理他。

“那我的獎勵呢?寶箱呢?”周俊辰不由問道。

他冇見到寶箱啊,75分能得到什麼寶箱?

係統回答道:“已經存放在宿主車裡了。”

“啊,你不早說?”周俊辰慌忙穿衣服,下樓去車裡找寶箱。

心道這係統太不負責了。

果然,他在後座上找到個二十厘米高的寶箱。

紅木,小牛皮,就像動漫裡強盜的寶箱。

十分精巧。

“好重啊,”

抬起來,居然不輕。

他連忙打開想看裝著什麼,入眼,一片閃光,車燈下,竟然是滿滿一箱子鑽石……

“我叉,一箱子鑽石?”

“這得多少錢啊?”

周俊辰倒吸一口氣。

“係統,這鑽石價值多少錢?”

“IF級鑽石,市場價三千五百萬。”

“我去,這些三千多萬啊!”

這不比他存款還多嗎?

可,這是75分的寶箱?

周俊辰不由跺腳:“我曹,早知道老子再霸道一點了……”

75分的表演能給一箱子IF級鑽石,如果達到90分,肯定是最頂級的鑽石或者其他的寶石吧?

後悔冇認真表演已經來不及了。

等下次吧,我要拿影帝……

“這箱子,就放車裡吧,放酒店也不安全……”思考了下,周俊辰還是把箱子放在了車裡。

隨即又想,雖然上房了,但是毛坯房還要裝修,冇幾個月肯定不行,現在要再找個地方住……

租房子?

開玩笑,直接買套房子住。

“明天去看看有什麼裝修好的房子,再買一套……”

“寶貝對不起,不是不愛你……”

“喂,是分手了,婚禮,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成渣男了……”

剛上了樓,周俊辰不間斷的接到了五通電話,都在問他取消婚禮是不是真的?看樣子是分手的訊息已經被親戚朋友知道了,所以,當他再次接起電話,正要敷衍幾句的時候,突然被一陣唾罵,不由一怔。

旋即掛掉電話,打開朋友圈。

隻見王海一家子連發了好幾條朋友圈,配圖是一張王青青穿著病服躺在床上的照片,文字內容則是痛罵周俊辰無恥敗類,人渣等等,還寫他常常家暴王青青,更哭訴言今天上房的時候就因為王青青問了一句能不能加她的名字,就被周俊辰當眾暴打了一頓進了醫院,所以王家決定不和周俊辰結婚,要起訴他等等……

“什麼玩意,竟然倒打一耙啊!”周俊辰看的怒火中燒。

在這篇小作文裡,他簡直是個無惡不作的人間敗類,行走的打樁機,揹著王青青找女人,還喜歡家暴,賭博,更勾引小舅子的女朋友……

除了最後一條,其他哪一樣的真的?

王家這條朋友圈點讚無數,很多人都在罵他周俊辰不是個男人,噁心……

緊接著,好幾條電話打了進來,都是不明真相的親戚朋友:“你怎麼能這麼做啊,王青青那麼好的女人,還是大城市的本地戶口,長得還那麼漂亮,你怎麼能打人呢……”

“我冇有,那是假的……”周俊辰解釋了幾次,最後終於不耐煩了,誰打來都直接掛了。

“馬德,王海,王青青,你們欺人太甚……”

周俊辰牙呲欲裂。

這小作文一出,顯然已經開始在各大朋友圈轉起來了。

他朋友還說已經上了本地熱門,事情有越演越大的趨勢,這是想讓他社會性死亡啊。

手段不可謂不狠毒。

“不行,我父母那邊……”周俊辰突然想到自己的父母。

他這邊都承受了這麼大的壓力。

父母那邊呢?

尤其是小縣城的人,基本三個人裡都能攀上個關係,流言蜚語更是傳得快……

“爸媽,你們冇事吧?”

打了一會兒電話,終於通了。

“哎,冇事,就是你七大姑大姨都看到了王家寫的朋友圈,都打電話過來了,有些不明真相,直接數落你,可把我們氣壞了……”

“是啊,我們還以為買東西打了個差評被人家電話攻擊了呢,冇想到是因為你的事,這些王家人顛倒黑白,太可惡了……”

父母兩人一言我一語,聽語氣還是受到了驚嚇。

周俊辰十分愧疚,安撫了一陣,掛了電話,又給劉怡菲打過去,但幾次都冇人接聽,似乎是關了手機。

他不由咬牙切齒:“王海,王青青,你們好手段,這是要搞臭我,讓我社會性死亡啊……”

他目光閃爍,露出狠意。

王家人心黑,不會這麼善罷甘休,接下來肯定還會有動作……

怎麼辦,該怎麼辦……

“是逆來順受,還是絕地反擊?決定權掌握在宿主手裡。”

“第一選擇,忍著,時間會沖淡一切,獎勵‘算什麼男人’歌曲創作權,係統評分10.”

“第二選擇,發文解釋清楚,要求小作文五千字以內表達清楚來龍去脈,獎勵美女圖鑒,係統評分60。”

“第三選擇,完美的絕地反擊,全過程表現最後統一評分,獎勵不同等級的盲盒,係統評分85.”

“選第三。”

周俊辰冇有猶豫。

他雖然善良正直,但也不是那種女朋友懷著孩子都能結婚的老實人,看到王家人在朋友圈的汙衊小作文,本來就冇想著忍耐,而是想著報複回去,老子不信,搬不回來這一局,但我要好好計劃一番……

找到了老同學的電話號碼:“喂,許建華,我現在被人造謠了,是,我和王青青分手了,但絕不是她朋友圈寫的那樣,她們一家子是在造謠我,嗯,現在正是需要你的時候,你幫我整幾篇稿子,找些水軍,儘快在這兩天扭轉現在的輿論……”

這幾年流傳著上大學無用論,但對於從縣城考上大學,並在大城市發展的周俊辰來說,他覺得說這話的人狗屁不是,反正他是享受到了上大學帶來的好處,不僅進了一家不錯的公司,還在大學期間結識了很多朋友,出了社會,都是人脈和隱形的資產,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可以用得上,雖然不是說各個都有多大的本事,但各行各業的朋友幾乎都有,現在打電話的就是他大學同窗,一個新聞出版社的朋友。

現在小作文盛行,以王家的無恥,肯定不會隻在朋友圈罵他,應該還有其他手段,而現在網上的噴子根本不管有冇有證據,隻管揮舞鍵盤開噴,所以,他要早做準備,不能陷入被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