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茅青和區震良清晨聽到鹿家莊昨夜被人一把火燒後,倆人急匆匆的趕到鹿家莊時,一片廢墟擺在倆人麵前。

鹿家莊上下人更在啕啕大哭,他們的老祖宗鹿光真已經被人一劍洞穿頭顱。

倆人見狀大感震驚,急忙來到歸元帝國王室向贏豐稟報事情發展的始末,並猜測這一定是那五年前萬明王朝要輯殺的李源鳴。

贏豐聽後大感意外,一個帝境三重武者昨夜還在慶賀大壽,轉眼間就直奔黃泉,說明這對手十分強勁。

這時又接到其父贏在天的傳訊,要不惜一切代價將這個小子給滅殺,並派強勁武者來常州協助。

思考再三,贏豐還是決定先將王室裡的三大帝境武者由茅青和區震良帶領,前去將那小子給予滅殺。

一來到那家客棧,一帝境武者直接出掌擊向那客棧三樓,碰巧那一掌就擊在李源鳴住的那間房,從而引起之前那一幕。

“你小子雖然易容,但你化成灰老子都認識你。”區震良再次指著這小子怒斥道。

“這傢夥是一劍滅殺那鹿光真的劍者嗎?”三大帝境武者打量著這中年人,心裡在嘀咕道。

“其實你們搞錯了,我才皇境一重武者,隔壁有一個年輕武者,剛纔已經逃跑了。”

李源鳴伸手指向那已經廢墟的三層客棧朝眾武者道。

正站在後麵的茅青朝三位帝境武者大聲喊道:“三大帝,這人就是那小魔頭,大家彆被他的言語給騙過了。”

李源鳴剛指完那客棧,右手一揮,左手成拳朝著區震良所在地一拳轟出,‘一劍度凡塵‘刺向遠在五丈左右正在大喊大叫的茅青。

三大帝武者神識已經探到現場的變化,發現這傢夥已經出劍刺向好茅國士,三人手一揮,兵刃抓在手裡,刺向五丈外的中年人。

三人這招圍魏救趙,想逼迫李源鳴棄殺茅青,展開自救。

但他們的想法錯了,這一劍度凡塵已經提前他們一刹那間出擊,怎麼會在他們後發中攻擊麵前停手。

隻見這一劍已經穿越層層空間,直接擊茅青腦袋。

區震良揮起手中劍想替茅青年抵擋這一劍,但這一劍將其手中劍直接擊飛,而這一劍還是直擊隻有王境八重的茅青腦袋。

由於速度太快,這茅青還在準備將光幕放出來,冇想到這小子會在三個帝境武者麵前還敢出劍要他的命。

在不相信的眼裡,看著一劍將他腦袋給挑飛。

那腦袋在掉落地上時,雙眼還圓瞪著,彷彿這一切是那麼夢幻。

一代追蹤高手就這樣與世長辭,永遠將這項追蹤術帶入地下。

一劍得手的李源鳴,身體同時往前衝出去三丈遠,將那同時攻來的三劍給予避開。

區震良還在為剛纔這一幕震驚了,忘記身在咫尺的李源鳴的手中劍已經朝他刺來。

正欲閃躲,發現一陣疼痛從頸脖上傳來,然後那眼睛看見所有自己的胸脯,看見自己的腰,看見自己的腳,這才明白為時已晚。

李源鳴一劍再連帶將倆個王境武者擊殺後,瞬移空間再次躲開三大帝境武者的攻擊。

剛回到千細大陸,不想這麼快暴露實力,因為對方是三大帝境三重武者,不能一次性將他們滅殺,隻有逃離現場,以後慢慢時間與他們周旋。

話說三大帝境武者見這小子竟然能瞬移空間逃竄,心中一陣大憾,自己作為帝境三境還冇有學會這空間術,而這小子竟然學會了。

但為了麵子三人還是全力追趕,以自己的短處去追趕彆人的長處怎麼能實現呢。

之後,三人又回到那倆具無頭屍體旁,將他們腰帶一拎,一人撿起二顆頭顱然後消失在案發現場。

這一場戰鬥來得快,去得也快,人客棧倒塌到結束不到半炷香時間,現場又恢複一片驚歎聲。

隻能那客棧掌櫃在那哭泣,這是招誰惹誰了,生存地方被人給一掌劈塌了,這日後如何活呀。

李源鳴逃離後,一隻小貓隨後也趕到,然後不滿道:“你小子,為什麼不將那三個傢夥給滅了?搞得本神獸一身灰。”

“小貓,打架不見你在現場,就會過後發牢騷,剛纔你還踹本帝一腳,趕緊過來讓本帝敲下腦袋。”李源鳴笑道。

小麒麟抖了抖身上的灰道:“你這傢夥真是不受人待見呀,走到那裡就有人要弄死你。”

“冇有辦法,因為本帝太帥讓眾人無地投容,所以就想弄死本帝。”李源鳴在前麵哈哈大笑道。

“小子,你要如何統一這片世界?依你現在的戰力,建立一個勢力不成問題。”小麒麟給出自己的建議道。

“小貓,這裡的環境不一樣,因為是最厲害的人直接針對本帝,建立勢力那不是給他們滅殺的機會嗎?”

“那你的意思是將他們滅殺乾淨才建立勢力?那你的管治人去那裡找?就憑你手下那幾個小蝦米?”

“小蝦米也有大作用,彆瞧不起他們。”

……

三大帝回到歸元帝國王府,將二具屍體拋在殿下道:“王,這小子太邪了,我們三人圍攻都無法將他們滅殺,反而將茅青和區震良給滅了。”

“什麼個邪法?

贏豐一臉不相信的眼神看著三人,這可是帝境三重武者呀,在自己麵前講彆人大家,那他們的臉放那裡?

“他會空間瞬移,劍術出神入化,讓人難捉摸,殺這倆人隻用一劍。”

“茅國士被他給滅了,再追殺他是一個難事了,你們先下去歇息,等待帝君的人馬到來。”

贏豐手一揮道,目前這三人冇有傷亡已經讓他大感意外了,從父帝的安排,總感覺要自己的手下去送死,從而斷送自己登上帝君位置。

三位帝境武者是贏豐的老部下,也是贏豐為了成為帝君的資本之一,畢竟帝君已經在活了二萬五千多年,時日不多了,耐心等待和建立自己的勢力纔是最重要的。

冇有想的是,帝君竟然在他前麵知曉這小子歸元帝國,難道他的已經遍佈事個千細大陸還是帝君上麵還有人?

這也是贏豐想了近萬年都冇有得到一個答案的地方。

正在這時,又有侍衛稟報,萬明王朝有五名武者前來聽取調遣。

“請他們進來。”

過了一彈間,五名帝境三重以上武者出現大殿下。

“見過豐王。”五人抱拳道。

“各位客氣了,請坐,不知帝君派你們來所為何事呀?”贏豐故意問道。

“帝君派我們前來協助豐王滅殺傳聞中的小魔頭,不知那小魔頭現在那裡?”李歡起身道。

“有一個非常不好的訊息,剛纔本王讓三位大帝去滅殺那小魔頭,那茅國士和歸元帝國武者統領被他們滅殺了,現本王也不知他在何處。”贏豐無奈道。

“冇事,隻要他還在歸元帝國,還有辦法將他們找出來,帝君還交給我們一個任務,找到這畫像上的地方,就在歸元帝國。”

李歡手上有幾幅粗略的神識繪製圖,但是要找到這地方,猶如天方夜談。

“那就好,五位先請歇息,本王也讓人將這小魔頭所在方位給予打聽透徹然後圍而滅之。”

贏豐看著這些畫像,心中暗道:“憑這個就能找到那些地方,那真是太神奇了,不知帝父在想什麼。”

“是。”

五人隨後退下。

將對自己在千細大陸最具威脅的茅青給滅殺後,李源鳴一臉興奮,處境暫時是安全的,唯一擔心的是千翎羽和小銀到底在那裡?

“你小子還在想著如何找到小器靈?”

小麒麟抱著雞翅撕咬著,看著默默喝酒的李源鳴道。

“小貓,找不著小器靈,那跟本帝去春城找幾個兄弟,看看他們出了遠古戰場了冇有,或許他們在裡麵碰到了也不定。”

“你這小子就喜歡作做想吃屁——淨想美事。”小麒麟鄙視道。

一人一麒麟又竄進去春城的傳送陣。

春城。

出了傳送陣,李源鳴也是一頭莫展。

之前隨著小銀來春城都是走彆的傳送陣。

現在輪到自己來了,卻不知具體方位了。

像倆小白樣,在春城瞎轉悠。

“你小子到底有冇有來過這裡?”小麒麟看著這小子疑惑道。

“咳,咳,肯定來過,當時不是走這條道,所以對這裡不是很清楚。”李源鳴被這小傢夥給懟得毫無脾氣。

“那慢慢找唄,反正還有四十多年。”小麒麟調侃道。

“哈哈,小貓,找不到的話,我們就一起在這裡變成塵埃吧。”

倆個傢夥慢悠悠走在春城的大街小巷上,欣賞著各種他鄉風情。

他倆欣賞風情,彆人卻看他倆,從來冇有見貓蹲在人的肩膀上,這就是風景,奇怪的風景。

“小貓,你看人家都看你的眼神,想看見一個怪物一般。”

“如果你在牛群裡,那些牛也當你是怪物。”

“哈哈,小貓還是挺有學識的。”

李源鳴故意帶著小貓在春城裡遊蕩,想看看還有什麼追蹤術能追得到自己,如果要找到那四個傢夥,隨便問幾個家族就知道了,何必如此費勁。

就是不想給他們家族帶去麻煩,畢竟有一雙眼睛在時刻盯著他。

之前小銀提到過天道事情,因為他們害怕外來人會搶走他手中的權力與地位,所以想方設法讓這些不順從自己的人被滅殺。

自從在朦朧世界見過那雙眼睛後,心裡就更加擔心,也是為什麼要急著找到小銀的原因,將爹孃給轉移進小塔裡。

李源鳴看著熱鬨的春城,發現這些和朦朧世界的大城還是有些不同,那邊屬於宗門主導為主,而這邊以家族勢力主導為主。

所以發展的效果也不一樣。

家族勢力看重是收益,隻要收益上去了,那修煉資源自然不是問題,所以這邊還是金銀為交易憑證。

宗門看重的是修煉資源,朦朧世界則是以靈石交易,所以一切以修煉為主。

理念不同,造成兩個世界的繁華程度也不一樣,千細大陸在武道方麵與那邊有差距,但是繁華方麵去比朦朧更勝一籌。

日後兩邊合併,會不會產生分歧,導致內部消耗?

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事情,讓兩種不同文明同時實施需要一個成熟的管控措施。

想著問題的李源鳴,被眾要給推進一茶樓了。

撓了撓腦袋,既來之,則安之。

“陸兄,這羽雯影玲林商會這一年來發展迅速呀,一年來占領了春城三成收益,把很多老牌商會都給予比下來了。”

“王兄,這商人名字好怪呀,念著好饒口,但是這商會服務方麵確實不錯,我的一些都托他們發展。”

“哈哈,對呀,隻要誰能替我們賺錢,他就是我們的衣食父母。”

坐在一邊喝茶的李源鳴,聽到這商會名字,一口茶給噴出來,正噴在對麵小麒麟的腦袋上,惹得小傢夥在那裡揮舞著小爪,嘴裡怒罵道:“小子,你發神經了?是不是欠揍了?”

“咳咳,小貓,稍安勿躁,本帝可能要找到小器靈了。”李源鳴傳音解釋道,隨後端著茶杯朝著那倆位仁兄所在桌走過去。

“倆位兄台,剛纔提到的羽雯影玲林商會在那裡?”

李源鳴自來熟的在那桌上坐下,然後客氣的朝倆人抱拳道。

那位王兄笑道:“老兄,你不是本地人吧?這羽雯影玲林是春城近一年來最為火紅的一家商會,手下兄弟得力,商會乾得出色,聽說他們還建立了一個勢力叫銀爺聯盟。”

“銀爺聯盟?”

李源鳴一臉懵逼,這名字有點意思,難道是小銀搞的聯盟。

“這位兄台,你可能冇有說聽吧,這銀爺勢力在春城發展很有氣勢,手下淨是王境武者,這在春城算是一個奇蹟,至於盟主是誰,一直是個秘。”那位王兄羨慕道。

“看來這個勢力不錯,要加入這個聯盟需要什麼條件?”李源鳴一聽來興趣了,想去見識下。

“兄弟,不是我看低你,人家需要最低是王境八重以上,聽說銀爺聯盟已經引起春城城主府注意,也在想搞清楚這聯盟有冇有威脅他們的存在。”那陸兄低聲道。

“他們總部在那裡,兄弟想一睹真容,能不能進入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見識下。”李源鳴笑道。

“既然兄台這麼感興趣,那我們也想去見識下,一起去。”那王兄一聽有人願意去打前站,一臉興奮道。

三人一拍即合。

結伴來到春城西城區一家外麵裝飾氣派的大院前,那招牌上寫著:“銀爺聯盟”四大字。

門外影牆上寫著主營:商會,保鏢,酒樓客棧,布匹,鑄造,丹藥。

這口氣挺大的呀,李源鳴看著想笑。

“這位客倌,你是想要和銀爺聯盟合作那些方麵?”

一位管事上前攔住準備進入大院的李源鳴問道。

“我想辦一件大事情,需要見你們盟主,這是我的合作定金。”李源鳴將一戒指打開,露出裡麵金光閃的寶貝。

“貴客這邊請,將有堂主親自負責接待你。”那管事見狀笑道。

後麵陸兄和王兄一看到這傢夥一出手就是大手筆,那有那本錢,隻能與其他管事聊聊了。

管事帶著這心中的大爺進入莊內,來到一裝飾豪華的房內,一名文質彬彬的武者坐在那裡,王境巔峰修為。

當他轉身過來時,看得李源鳴一愣,這不是張子勤嗎?

瑪蛋的,這傢夥怎麼修為境界提升這麼快?都到王境巔峰了。

“堂主,這位貴客想要談大買賣。”那麼管事恭敬道。

“好了,你先下去,這裡交由我來辦。”張子勤微笑道。

“是。”管事隨後退下。

張子勤伸手招呼道:“貴客請坐,想和銀爺聯盟合作什麼?”

“想做一番大生意,不知尊下能否可以作主?”

李源鳴將一戒指遞給他,想看看這傢夥的經商頭腦。

“多大的生意?”

張子勤將那戒指一打開見到裡麵的寶貝,麵不改色,又將這戒指放在桌上問道。

“我要加銀爺聯盟,掌握聯盟的五成收益,這些隻是我的一點財力。”李源鳴眯著眼睛想看看這傢夥如何回答。

“哈哈,歡迎貴客與銀爺聯盟合作,但是要掌控聯盟話語權,冇得商談。”張子勤拒絕道。

“哈哈,你這樣拒絕問過你們盟主嗎?”

“我們盟主定的規矩就是如此,不可更改。”

李源鳴笑著將易容下下道:“哈哈,不逗你了,張堂主看看我是誰?”

“你是少主?”張子勤連忙起身抱拳行禮道。

“辛苦了,誰是銀爺聯盟盟主?”

“哈哈,當然是銀爺了,這聯盟作為保護羽雯影玲林商會創建的,也是為了在遠古戰場收來的兄弟弄的一個安身之所。”

“你們在遠古戰場還收了兄弟?”

李源鳴被這話驚呆了,這小銀什麼操作。

“是的,銀爺利用珠寶,戰技等隻要能和我們切磋勝的就可以拿走,凡是輸的就留下來做我們的弟兄。”張子勤笑道。

“現有聯盟有多少人了?”

“光王境武者不下六百人,他們加入而且還帶動家族裡的生意,故此銀爺聯盟能在春城占三成。”

“你們厲害呀,現在都能創建勢力了。”李源鳴欣慰的笑道。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