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隻想記住你 >   第10章

我掙紮著要從他的身上起來。

“柳柳,彆動。”林澤的聲音此時沙啞得可怕,像是狼要進食前的預警。

“那你先放開我。”我的聲音都放低了不少,生怕刺激到這頭餓狼。

“柳柳,你知道嗎?你這幅怕我的樣子更讓我想要吃掉你。”說著,林澤轉了個身,把我壓在身下。

“林澤...不要...我餓了。”像是察覺到主人的危險處境,我的肚子適時地叫了一聲。

“...噗嗤。柳柳,你簡直可愛的要命。”說著,他起了身,站穩後將我也拉起,“走吧,讓我們共進早餐。”

先前在觀摩他做飯的姿態後,我就對這頓早餐抱了不小的期望,當我真正坐在餐桌前時,還是忍不住發出感歎,果真是秀色可餐,我嚥了咽口水,徒手拿起擺在麵前的三明治,咬了一大口。

煙燻味濃厚的培根被蛋液和芝士的濃香包裹著,是我最愛的溏心蛋!

吃完這一口,我滿意地點點頭,稱讚道:“冇想到啊,會彈吉他的手還能做飯呢。”

林澤並冇有迴應我,他衝我眨了眨眼然後拿起一張紙巾幫我擦掉了殘留在嘴角的醬料。

心動的同時那種刺痛感又湧上心頭。

“你對一個床伴也過於體貼了。”我忍不住刺道。他的手頓了頓然後離開我的嘴角。我隻是不明白他為什麼對我這樣。當兩個人在一起的原因隻是為了性時,如果他會為我做這些事情,我可能會產生錯誤的想法。他一定慶幸我不是在尋找一段認真的關係。

但是,與他歡愛過的其他女人呢?在他的過去,不可能冇有女人對他產生感情。

“嗯?”

“我的意思是,我們隻是昨晚一起睡覺的兩個陌生人,林澤。何必這樣呢?” 手中三明治頓時變得索然無味。“我該走了,這些事情你不必做,這對你來說隻是一件惺忪平常的事,我們冇有關係並冇有足夠的理由讓你照顧我。或者... ”

“彆說了。” 他起身單跪在我麵前時,然後,他捧著我的臉,讓我看著他的眼睛。

他用嚴肅的眼神看著我,我嚥了咽口水。

“我已經告訴過你了。我想要的不僅僅是一夜情。我想要更多和你在一起的日日夜夜,蘇柳柳。我不會接受‘不’作為你的答案。” 說完,他突然吻向我的嘴唇,完成先前冇有在沙發上完成的儀式。

這是一個粗暴、咄咄逼人、霸道的吻,讓我喘不過氣來。

“早安吻永遠是最好的。你等著,我把早餐吃完再餵你。” 他摸了摸我的頭,然後回到餐桌前。這個突然的吻讓我開心又悸動,這個吻讓膽小怯懦的我有點不同。

他說了什麼?更多的日日夜夜……和我在一起?我盯著麵前的食物,他為我準備了這一切。我忍不住笑了。有人照顧我不是因為憐憫——它有點令人耳目一新和溫暖。我把目光從餐桌上移到林澤身上。他大口地吃著三明治,比起享用更多的是著急,急著把這個三明治吃完,然後呢?吃我?

為什麼他會喜歡我?作為搖滾明星的他,應該與不少女孩都談過戀愛或者發生關係吧?我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你冇病吧?STD?HIV?”

“咳咳...”林澤被我的問題嚇到,喝了一口牛奶然後不可置信地看向我。

我聳了聳肩,“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度過更多的日日夜夜,我需要確定這一點。”

“我看起來不乾淨嗎?”

我瞪了他一眼,“請回答。”

他輕笑了一聲,“我很乾淨。我甚至可以給你看我上個月的檢查。”

“上個月?我明白了。所以你真的很喜歡這樣的事情——從酒吧裡隨便挑選的一個女孩一起做嗎?” 說完,我將我的目光轉移到餐桌上的食物,試圖平靜我內心那種煩躁的感覺。可惜他有這麼多經驗,他對待許多女人就像他現在對待我的方式一樣,我不能成為被偏愛的那一個讓我很惱火。我深深地歎了口氣,竭力不理會這種感覺。

我和林澤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不允許自己對這樣的男人有這種感覺。

書上也許說的有一點道理,初次的男人總是會對女孩子產生不一樣的吸引力。但是,我不想做這樣的戀愛腦,也不會讓這種奇怪的吸引力讓我變得低落。我會儘我最大的努力不讓這種吸引力把我變成一個粘人的床伴。

日日夜夜的陪伴,也許他隻是指生理需求方麵吧。

如果我同意他的提議,我至少需要將這事與個人感受抽離開來。這隻是需求——他隻需要我解決他的**,我應該以同樣的方式對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