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電腦修好了,我就先走了哈,回家玩遊戲去咯!”楊建非常高興,迫不及待的去搬電腦。

“楊老闆慢走哈!”易楓笑道。

他樂嗬嗬地把主機扛走,過了一會,一個西裝革履,皮膚黝黑的中年進店,把剩下的大頭顯示器給搬走。

在門口張望的汪鐵看著楊建和中年男人上了一輛奔馳車。

“我的乖乖,楓哥,那哥們出門坐的是奔馳,剛剛那男的好像還是個司機!”

“這是啥家庭啊!”汪鐵很是感慨,同時非常羨慕。

“還能有啥,家裡有礦唄,要不然就是礦裡有家。”易楓數著手裡的錢,隨口應道。

600塊是數了又數,數完之後還聞了聞。

錢的味道可真香!

“小兄弟,手藝不錯呀!”胖老闆腆著臉過來,滿臉笑容。

易楓把錢收回口袋裡,扭頭看了他一眼,微笑道:“還行,老闆過獎了。”

一看他那模樣,易楓就知道他有事相求。

求人的臉色易楓見多了,生意場上不是你求我,就是我求你。

“哎,冇有過獎,你這叫年少有為呀!”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趙興業,朋友都喊我老趙。”

“這是我的名片,這間電腦專賣店的老闆。”趙興業主動遞上名片。

易楓接過名片,看了一眼,上麵寫著“廣市興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趙興業。”

在名片後麵寫著主營業務範圍,代理各品牌電腦,組裝整機電腦。

易楓把名片收入口袋,笑了笑,“趙老闆有事請說,做生意還是直接點好。”

趙興業一愣,冇想到易楓態度如此泰然鎮定。

這還是一個高中生?

怎麼感覺像一隻老狐狸?

“嘿嘿,那我就直說了哈,我剛剛看易小兄弟你修顯示卡手法非常熟練,而且不用藉助放大鏡就能把針腳重新焊上,這手藝比廠裡的維修員都不差!”

“我這裡經常會有人拿電腦來問能不能修,但是我自己又不會,所以……”

“所以我想跟小兄弟你合作一下,在這家店裡拓展維修業務,我看以後電腦維修鐵定掙錢。”

“現在整個廣市能修電腦的也冇幾家,市場前景很好啊,肯定能掙錢!”

“你放心,你隻需要兼職就行,放學就過來修一修,不耽擱你唸書。”

“你看怎麼樣?”

趙興業一邊說著,一邊搓著手,緊緊盯著易楓,眼裡閃著精明。

易楓沉吟片刻,隨後笑道:“趙老闆的提議很好嘛,不過……掙的錢,你打算怎麼分?”

易楓把皮球踢給他,就想看看他會有多大誠意。

在商業合作談判的時候,先表露態度的往往比較吃虧,被動。

所以,他想讓趙興業先表態談利益分配問題。

趙興業佯裝苦惱之色,思索片刻,道:“我看小兄弟你也不容易,年紀輕輕就要出來找錢,這樣吧,我吃點虧,修電腦掙的錢,五五開吧,你看怎麼樣?”

“一個月有個十幾單的話,你一個月就能掙兩三千了,比上班白領工資還要高呢!”

他此刻表現出一副忍痛吃虧,照顧後輩的模樣,再加上畫一張大餅,一個月掙兩三千,那屬於高薪資了,吸引力不小。

易楓聞言,冇有說話,臉色平靜。

趙興業偷偷盯著他的臉色,心裡暗暗得意。

利潤五五開,每個月幾千塊錢收入,冇人不會動心吧?

嘿嘿,這個年輕人要是答應下來,那自己每個月就能坐著收錢啦!

隻要拉攏一下這個年輕人,自己每個月起碼能多掙幾千呢!

而且,也不用付出成本,白賺的。

這纔是他腆著臉過來央求合作的根本原因。

“小兄弟,跟我合作你放心,絕對虧待不了你的!”趙興業拍胸口保證,想要極力促成合作。

一旁的汪鐵聽到每個月能掙兩三千塊錢,人都傻了。

這錢也太好掙了吧,楓哥,趕緊答應下來吧!

但誰想易楓接下來話出乎兩人意料之外。

“趙老闆,要是按你這個提議,恕我不能合作。”易楓微微一笑。

汪鐵呆住了。

趙興業也愣了。

“呃,這,小兄弟還有什麼顧慮?這麼好的掙錢機會,你出技術維修,我這個門店可以給你用,而且每個月最少十幾單,咱們合作是雙贏呀!”趙興業急忙勸道。

易楓神色平靜,“話雖然這麼說,不過趙老闆對合作還是缺乏誠意呀。”

“你要是利潤五五開,那我隻能去電子大廈那裡跟其他老闆合作了,相信他們會更有誠意一點。”

“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告辭。”

話說完,易楓扭頭就要走。

“楓哥!”汪鐵急得抓耳撓腮,以為他會錯過這個賺錢的機會。

但易楓抬抬手,打斷他後麵的話。

“小兄弟等一下!等一下!”

趙興業趕忙將兩人拉住。

易楓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停下腳步。

“小兄弟彆急嘛,我是非常有誠意跟你合作的,你覺得五五開不行,那怎麼分合適?”

趙興業多少有些不捨得放走眼前這個賺錢的機會,也有了讓步的態度。

易楓回過頭,伸出兩根手指,“二八開,我八你二,能接受就合作。”

“啥?二,二八開?!”趙興業有點懵,冇想到易楓談判這麼狠。

“怎麼,不能接受?”易楓笑了笑,想要轉身離開。

“接受接受,二八開就二八開吧!”趙興業連忙將他拉住,乾笑道。

他一張肥臉此刻跟吃了蒼蠅一樣難看。

不過能掙一點是一點吧,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要是合作不成,連這點錢都掙不到。

易楓這才露出笑臉,主動伸手道:“那趙老闆,合作愉快。”

“呃,合作愉快……”趙興業扯了扯嘴角,跟易楓握手。

“既然這麼說定了,我以後放學了就過來一趟,錢的話,讓顧客先付給我就行。”易楓繼續開條件。

趙興業兩眼一瞪,冇想到易楓這麼精明,連錢都要自己收。

“行吧!”他擠出一絲笑容。

“那就這麼說定了,趙老闆,明天見。”易楓笑了笑,轉身離開。

趙興業看著易楓離開的背影,忽然有一種自己被對方玩弄鼓掌之間的感覺。

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

年紀輕輕就會修電腦,而且談吐舉止如此老道,合作談判滴水不漏,占儘上風。

世上怎麼有這樣的妖孽?

……

另一邊,易楓跟汪鐵出了門後,騎上單車,往家的方向走。

“楓哥,我剛剛差點就要嚇死了!”

“我還以為你要錯過這次掙錢好機會呢!”

“你剛剛拒絕那個趙老闆,就不怕這事黃了?

汪鐵騎著單車問道。

“嘿嘿,鐵子,談判是需要講究技巧拉扯的,要先知道對方的態度和底線,自己再出招。”

“那趙老闆不用付出人力成本,還能拓展業務,居然還想五五開,這條件就冇啥誠意了。”

“這樣的條件我是不會接受的,當然我也知道他會有比較大的讓步空間,所以一旦我拒絕,提出馬上要走人,他肯定是急的。”

“他一急,我再提出自己的條件,他大概率會接受我的條件的。”

“這一波拉扯,就叫商業談判的底線試探,在談判中可以始終讓我們處於主動地位。”

“如果你一開始就表現得很想掙這一筆錢,那你就被動了,既然是他主動求合作,那談判的主動權就得牢牢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

易楓這番話把汪鐵聽得一愣一愣的。

他似懂非懂,但還是讚歎一聲。

“楓哥牛批!”

“楓哥,我們現在直接回去?”

“不,先去福田街。”

“啊?去福田街乾嘛?”

“去給顧沐希買點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