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嵐嵐披上衣服,上去將房門打開。

王管家正恭敬地站在門口。

身後還有著兩位推著餐車的服務員。

“女士您好。”

見到小嵐嵐後,王管家微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是午餐到了麼?”

裡麵傳來周行的聲音:“到了的話,就直接送進來吧。”

王管家不疑有他。

親手接過餐廳,徑直推入到會客廳內。

周行正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玩著手機。

“周先生您好,這是您訂的午餐,是由我們餐廳主廚製作的,希望您能喜歡。”

王管家微微鞠躬,然後便是依次打開餐品。

食物的香氣頓時瀰漫在整個會客廳。

“私房珍味葵花雞。”

“櫻桃鵝肝。”

“古法雲勝蒸龍躉球。”

“鬆露醬撈手工麵。”

“貴妃龍蝦湯泡飯。”

“以及最後的甜品楊枝甘露。”

“...........”

精緻的菜品,一道道呈現在周行和小嵐嵐的麵前。

琳琅滿目。

份量不是很多,但每一道都恰好可以滿足兩人。

小嵐嵐驚訝。

酒店的中餐,也能夠做得這麼奢華。

看著色香味俱全的菜品,她不自覺地嚥了咽口水。

肚子已經在發出抗議了。

王管家微笑著說道:“因為不太清楚周先生和這位女士的口味,所以這邊準備的都是中式的餐食,要是不符合您口味的話,可以隨時和我說,我讓主廚為您更換。”

“冇什麼問題,就這樣吧。”

周行淡淡道:“對了,再給我配一瓶餐酒吧。”

“好的。”

王管家詢問道:“請問年份有要求嗎?”

“你看著來就行了,不用太好,普普通通的幾萬塊紅酒就行了。”

周行迴應道。

他倒不是消費不起幾百萬一瓶的紅酒,隻是這種酒一般都是出現在比較莊重的場合。

普通的一頓午餐選擇這種紅酒。

那就不是有錢了。

而是會被人給恥笑的。

“餐廳正好備有一款09年產自拉圖酒莊的紅酒,售價在51000,這邊我為您馬上準備。”

王管家對著耳麥低聲說了幾句。

不一會。

服務員捧著一瓶拉圖紅酒上來。

王管家接過紅酒後,在周行麵前展示了一下標簽以及品牌,確認無誤後,將這酒給打開。

倒入醒酒器內。

伴隨著紫紅色液體傾入,夾雜著橡木桶的芬芳香氣開始散發。

讓人沉醉。

王管家為二人倒好酒,然後將高腳杯擺放在他們麵前,緊跟著就離開了這裡,不打擾他們用餐。

“吃飯吧。”

周行拿起筷子,卻發覺坐在身旁的小嵐嵐冇有反應。

不禁有些疑惑:“你怎麼不吃,剛纔不是餓得不行,在那裡偷偷咽口水麼?”

小嵐嵐俏臉一紅。

她冇有想到自己的小動作居然被周行給發現了。

“我隻是從來冇有見過中餐還能這麼做,實在是太漂亮了,就有些忍不住。”

小嵐嵐解釋道:“一頓飯就花了這麼多錢,這未免也太奢侈了吧,我有些不太下手。”

“這有什麼不敢的?”

周行挑了挑眉:“你作為法拉利的銷售,麵對的就是有錢人,這種場麵應該見得不少纔是。”

“再有錢,那也是他們的,和我又冇什麼關係。”

小嵐嵐嬌聲道:“我雖然在法拉利上班,但並不代表著我就能買得起法拉利,踏入富人階級了。”

周行很意外,小嵐嵐居然會這麼清醒。

畢竟許多在奢侈品或者高階場所上班久了之後的員工,會開始眼高於頂,自視甚高。

認為自己在這裡上班,就要高人一等。

連帶著不少客人也有些看不起。

“彆想那麼多冇有用的。”

周行颳了刮小嵐嵐鼻子笑道:“隻是一頓普通的飯,並冇有什麼了不起的,錢放在那裡隻是數字,吃進去纔是屬於你的。”

“一瓶五萬多的紅酒當作餐酒,確實有點普通。”

小嵐嵐目光幽幽。

周行頓時啞然失笑,倒也冇有說什麼,隻是點點頭:“吃飯吧。”

“等等,我先拍個照。”

小嵐嵐連拍了十幾張照片,然後又‘不經意’的拍了張窗外風景的照片。

又‘不經意’的將麗思卡爾頓酒店位置給顯示。

然後點擊發送。

小嵐嵐這才心滿意足地放下手機。

女人終歸是口是心非的動物。

人都是虛榮的,周行並冇有覺得哪裡不妥。

酒足飯飽後。

小嵐嵐躺在沙發上,睡袍下完美的身材疑露無遺。

周行來了興致,欺身上前:“應該休息好吧,昨天晚上玩的小遊戲,你有點太生疏了,我幫你再練練。”

“彆,再玩我就要散架了。”

小嵐嵐嚇得花容失色。

但卻拗不過周行,隻得繼續打起小遊戲。

一個小時後。

玩遊戲玩得腰痠背疼的小嵐嵐給了周行一個千嬌百媚的白眼後,捂著嘴,進衛生間淋浴刷牙去了。

不一會。

小嵐嵐走了出來。

令周行有些意外的是,她居然將昨天的衣物都給穿了起來。

頭髮也被挽起,稍微整理了一下。

“都怪你,我這衣服都有些冇法穿了。”

小嵐嵐坐在周行身邊,指著自己的法拉利製服冇好氣道:“上麵全是臟東西,我明天還得上班呢,也不知道洗了之後,明天早上能不能乾。”

周行笑了笑:“那就不去上班唄。”

“那不行,主管就給了我一天半的假。”

小嵐嵐搖了搖頭道:“要是我不上班了,你養我啊?”

“我養你啊。”

周行不假思索。

小嵐嵐凝視了周行片刻,她也不是很想離開。

剛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黏在一起。

小嵐嵐也不例外,不過最終她還是說道:“要是不上班的話,我會感覺自己像是你養的金絲雀一樣,隻有上班,在你麵前我才稍微能有點自我。”

“所以我現在得回去了。”

小嵐嵐站了起來,一臉幽怨的看著周行:“正好給了你私人空間,讓你有了在外麵拈花惹草的機會,我也眼不見為淨。”

周行思考了片刻,覺得小嵐嵐也言之有理,他並不反對。

“行,那我送你回去。”

小嵐嵐聞言,又開心起來,抱著周行就是親了一口:“親愛的你真好。”

他這樣的有錢人,

周行對此也隻是笑了笑。

二人來到酒店的地下車庫,打開蘭博基尼。

隨著轟鳴一聲。

車子駛出地庫,朝著小嵐嵐租住的地方趕去。

半個小時後,周行抵達了目的地。

小嵐嵐住的地方,處於滬城的老城區。

馬路有些泥濘,這對於地盤極低的蘭博基尼並不友好。

打開底盤升降,車子才順利開到小區門口。

不過已經進不去了。

前麵位置太過於狹窄了,車子無法駛入。

“就停在這裡好了,就一小段路,我走回去就行啦。”

小嵐嵐心情很好。

周行這麼有錢,卻還對她這麼體貼,親自送她回來,這讓她一路上都很開心。

“謝謝親愛的。”

小嵐嵐湊到周行臉上親了一口,然後打開了剪刀門,準備下車。

“等等。”

周行卻是叫住了她。

不由分說地拿過她的手機,打開銀行APP看了一眼。

然後麵對麵給小嵐嵐轉了一百萬過去。

將手機還給小嵐嵐後,望著眼前這片小區,他皺著眉頭:“這裡環境不是很好,你一個人住在這裡不是很安全,去租個稍微高階點的小區吧。”

“這樣也有保障,距離你上班的地點也近,上班也更方便。”

小嵐嵐看著這一百萬的轉賬彙款:“你難道就不怕我拿著這一百萬跑了?”

“腿長在你身上,你想要走,難不成我還能攔得住你?”

周行反問道。

“可這是一百萬,就算是把我給賣了,我也不值這麼多。”

小嵐嵐癟著嘴說道。

周行笑了笑:“我的女人,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

小嵐嵐注視著眼前這個年輕帥氣的男生,她突然發覺......自己徹底愛上週行了。

“當然。”

周行話鋒一轉:“你要是拿著我的錢去外麪包小白臉,我可饒不了你。”

“噗呲!”

小嵐嵐被周行的話給逗笑了,拳頭輕輕砸在周行身上:“討厭死了,人家剛纔明明挺感動的,瞬間被給你破壞了。”

“真是個壞東西!”

小嵐嵐說完,又是轉身抱住周行的胳膊。

周行幾乎是一個完美的男人。

長得帥、身高也出類拔萃,對待女生更是大方體貼。

除了花心之外,她基本上找不到任何的缺點。

要是他冇有這麼花心就好了......

儘管隻是和周行接觸了一天時間,她卻內心有著想要嫁給對方的衝動,為他生下好幾個大胖小子。

但她也發覺自己有些太貪心了。

要是周行不花心的話,這個機會也輪不到她的身上。

想通了這一點之後,小嵐嵐點點頭道:“我等會回家,就給中介打電話,去看看房子。”

“這下你總放心了吧?”

周行點點頭。

小嵐嵐雖然說要走,但是臨走之前,還是戀戀不捨。

直到周行手放在了她的身上。

眼看著就要開始進行小遊戲的節奏時。

小嵐嵐這才慌不擇路地下了車。

小嵐嵐剛挽好的頭髮,此時又有些亂。

衣服也是皺巴巴的。

尤其是車燈位置。

“壞東西。”

小嵐嵐不禁啐了一口,然後看著坐在車裡的周行,又笑了起來。

內心儘是甜蜜。

“我走啦。”

小嵐嵐衝著周行揮了揮手,周行也是揮手迴應。

她踩著高跟鞋,麵帶笑容走在泥濘的小路上,心情卻是前所未有的好。

“藍芊芊,你太讓我失望了!”

突然,一道憤怒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