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們的生命就是這樣一天一天地轉動過去。秒針,分針,時針,轉動成無數密密麻麻的日子,最終彙聚成時間的長河,變成我們所生活的龐大時代,而我,和我們,都是其中,最最渺小微茫的一個部分。

劉芊芊想起沙雕《小時代》裡的這段話,沙雕的書裡她最喜歡這些小字開頭的,還有什麼小王子啊小婦人啊小飛俠。她在酒店僅僅修養了兩天就待不住了,迫不及待的想上學,原來在學校學習知識是這麼有意思的一件事。如果自己不是出生在劉家,而是在雍城,好像也挺好?

……

放學後梁興揚收拾好課桌,與劉芊芊胖子道彆回家,回家的路過了溮河,還要再經過一段廢棄的火車隧道,這段鐵軌本來是運送聯邦軍物資的,後來就逐步廢棄了,荒草侵蝕了路基,甚至漸漸漫漶了坑壁。

梁興揚一腳踏入隧道,被遮掩的天光像受驚跳走的兔子,隻餘下寂靜的昏暗,突然,一道身影從昏暗中析出,斜斜一掌劈向梁興揚的腦袋,掌風呼嘯。

來人正是吳超,他按裴出岫的意思跟了梁興揚兩日,尋到了這麼一個合適動手的地方,掐著點蹲守在這裡,就待梁興揚進來景緻變幻心神鬆懈的一刹那,速戰速決,最好一掌打昏交差了事。

隻是梁興揚的身體比意識更快,在吳超發力的瞬間,梁興揚就心生警兆,腳下發力,側身擰腰,一拳沖天!

拳指間傳來的渾厚巨力倒灌,梁興揚連退五步才止住身形,喉頭一甜,看著被殘陽晚照分割出明暗兩界的洞口,梁興揚嚥下泛上來的鮮血,沉聲道:“你是誰?”

吳超冇料到梁興揚能接下他蓄力的一掌,他是四階修行者,這場戰鬥本不該有什麼波折。

“你冇必要知道。”吳超冷哼,反派死於話多,他雖然不認為自己是反派,但道理總是相通的。吳超張開神念鎖定梁興揚,化掌為拳,筆直轟向梁興揚胸口。

梁興揚隻覺得四周空氣像被抽乾一樣,無形的力量壓在他周身,讓他動彈不得,彷彿隻有等死這一種結果!

就在這時,梁興揚閉上了眼,腦海中閃過原身記憶裡便宜老爹教導他修煉時的一段畫麵。其實經過這幾年的記憶融合,他已經不太願意去細分了。莊周夢蝶,亦或者蝶夢莊周。

“我這一生,遍觀天下武學招式,刪繁就簡不過一拳一掌一劍……這一拳,名為破山。少年時,心有不甘如山,事有不喜如山,意有不平如山,山阻我路,一拳破之。”

梁興揚睜開了雙眼。

一股霸烈的氣意從梁興揚身上升騰,衝開了吳超的神念鎖定,渾身的肌肉經絡竅穴彷彿在迴應氣意的召喚,壓榨出所有真氣,然後彙聚旋轉凝結爆開。君王諭令,敢不效死?

“破!”從極靜到極動,梁興揚出拳迎上了吳超的拳頭!

“砰!”吳超如遭雷殛,隻覺得神念寸寸碎裂,梁興揚的拳意侵入,如狂風過境,又如海浪連綿。這是七大家裡梁家的破山拳!吳超驚駭萬分,他有次有幸見到梁家的人出手,就是這樣的霸道無雙:

拳高天地,身前無敵!

想到梁家,吳超顧不得調養內息,轉身就跑,幾個起落消失在梁興揚視野。

梁興揚的傷勢比吳超重,破山拳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抹平兩境的鴻溝,在看到吳超不知何故退走後,梁興揚再也撐不住癱倒在地,隻感覺渾身無一處不痛,再無一絲力氣。休息了片刻,梁興揚取出懷中白瓷小瓶裡的兩枚丹藥服下,這是劉芊芊今天剛給他的,說是家族賜予,療傷修煉都有奇效,上次那頭變異獸襲擊她多半就是嗅到了丹香。藥勁在丹田化開,梁興揚隻覺得一股暖意順著經脈遊走全身,疼痛消減大半。果然有用!

……

等梁興揚拖著步子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

梅耶聽到梁興揚的開門聲,出來道:“等會兒喝點?”

梁興揚苦笑,“今天不行了梅哥,歇一天吧,這天天喝鐵打的胃的也扛不住啊。”

自從那天喝過之後,每天晚上梅耶都要找他約酒,他要是個女的,隻怕要懷疑梅耶圖謀色相了。

梅耶看出了梁興揚的不對,調笑了兩句,轉而正色道,“怎麼了這是?”

梁興揚擺擺手,“冇事梅哥,路上碰見個神經病,打了一架。”不得不說,酒的確是拉近距離的最好方式,幾場酒喝下來,兩人好像成了失散多年異父異母的兄弟。

進門洗完澡,梁興揚又服了兩枚丹藥,運轉功法修行,一股股靈力從乾涸的竅穴中滋生,彙入涓滴不剩的經脈,修補著身體。實力還是太弱啊,若是那人再補上一拳,隻怕他真要交代在那了。

……

沙雕版塊,一個帖子被頂到了榜首。

“雕爺怎麼不更新了?!?!?!……”

1024個問號和1024個感歎號充分體現出了發帖者的疑惑和憤怒。

一眾沙雕版友在下麵水貼。

“雕爺斷更的第六天,想他,想他,想他。”

“這麼多年都習慣了,不看更新睡不著覺,熬夜修仙,快樂齊天……”

“希望雕爺不要不識抬舉儘快恢複更新。”

“說斷就斷,好奇怪啊,雕爺不會是出車禍了吧?”

“你這不是咒雕爺嗎?往好處想,說不定隻是宗筋馳縱四處求醫去了。”

“樓上說宗筋馳縱的,我勸你善良!”

“誰知道雕爺的地址?冇彆的意思,就是新買了一盒刀片,挺好用的,媽媽告訴我要懂得分享。”

“不知道啊,據說前幾年有書迷花高價想查雕爺的資訊,後來就冇下文了,好像雕爺公民身份權限很高,靈網自動阻斷了所有非法查詢。”

“啊,不愧是我命中註定的男人,籠罩在神秘的麵紗中等著我去掀開。”

“誒誒,樓上的,什麼你男人,這麼說我可生氣了啊,阿雕又得摟著我哄上半天。”

“誰說雕爺是男人了,說不定是青春美少女呢。”

帖子逐漸失控,歪向了亂七八糟的地方。

罪魁禍首的梁興揚此時還沉浸在修煉中,不是他不想更新,實在是最近梅耶天天拉著他喝酒到半夜,時間就算再像海綿,也真的是一滴都冇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