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塵一邊殺敵,一邊對錢浩,道。“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麵時,我說過一個團隊的最大優勢是什麼?”

“互補,一個團隊中每個人的定位不同,

有人以防禦力強,有人攻擊力強,有人擅長近身,有人擅長遠程攻擊,

但同樣不可避免的擁有一些弱處,

團隊的作用就是為了彌補這些弱點,最大限度的發揮每個人的優勢。”入門考覈的每一處細節,錢浩都曆曆在目。

二營其他人聽出來,“隊長的意思是,接下來我們要協同作戰?”

這不容易,需要極大的默契,而這些都需要培養,他們一隻臨時組建的隊伍,根本無法完美做到這一切。

當然,要是成功,好處是極大。

不僅可以讓團隊發揮出更強的戰力,而且每個人分工明確,也會在戰鬥中得到喘息的機會,這對持久作戰非常有利。

“要成為一支訓練有素的隊伍,默契自然缺少不了,要是冇有默契,那麼就必須有一位極其出色的指揮官,這不就是張塵大哥嗎?”錢浩雙眼一亮。

眾人心神一顫,確實,二營當年就是因此戰勝了一營。

但這些人不知道,張塵對戰場的理解,比過去要精準。

現在的他擁有通透世界的能力,能快速的閱讀戰況,從而及時作出判斷。

“接下來你們聽我命令。”

“錢浩,你使用元靈武技壓製殺來的凶獸,你們兩個剛纔好像使用過防禦類型的元靈武技,聽我指揮,注意釋放時機,最後就是你,你擅長遠攻,就在後方給我提供支援。”張塵話音剛落,

五頭黑影殺了過來。

錢浩直接使用迷霧花的催眠能力,伴隨一陣灰霧,五頭凶物的精神似乎變得有些昏沉。

隊伍中的遠攻手,趁機抓來一道虛幻的長弓,發動了遠程攻擊。

至於其他兩人都是嚴陣以待,將心思放在了保護團隊。

不過被催眠能力和遠程攻擊牽製的凶獸,顯然冇法衝破重圍,被張塵輕鬆收割。

“彆走神,那頭蟾蜍馬上攻過來了!”

果不其然,那頭巨型蟾蜍,緊隨五頭凶物身後,想要偷襲眾人,

在它看來,前麵五頭凶物,在凶獸大軍中,也是極強,不可能如此快落敗。

而計劃落空的它,想要退後,卻已經來不及。

“E級元靈武技,迷誕香!”

“E級元靈武技,鷹殺箭!”

麵對攻擊,巨型蟾蜍也不笨,把重點放在其他人,以此壓製張塵,要是張塵看見同伴被殺,亂了心神,就是它的機會。

“E級元靈武技,土牆!”

“E級元靈武技,玄盾!”

二營其他人相繼使用了元靈武技,隻是這兩門防禦類型的元靈武技,一瞬間就被轟破。

眼見,其他四人,失去保護,暴露在死亡邊緣,巨型蟾蜍不進反退,一股不妙的感覺從心頭升起。

儘管,二營冇防下蟾蜍的攻擊,可一個呼吸,對張塵來說已經足夠,他精準占據了有利位置,既堵住了凶獸逃跑路線,也能阻止凶獸對二營進一步的加害。

“死吧。”張塵身影一動,手裡鋼刀刺入蟾蜍心臟。

“這……怎麼可能,這種級彆的凶獸,竟被他們這群廢物殺了!”陳祥雙眼瞪大,一臉不願意相信。

最重要的是,呼吸間,二營又斬殺了六頭凶獸,這樣下去,一營必輸無疑。

“你們也協助我!”陳明目露冷光,不會讓這一切發生。

同一時間,三頭霸主中,其中一頭,那條十幾米的蟒蛇亦向他們撲了過來。

“陳祥,你覺醒了感知類型元素,指揮他們作戰,我會找機會殺了這頭凶物!”陳明下達命令。

陳祥一愣,本來死去逃生就有些心神不寧,連感知能力亦受到限製,危險襲來,他甚至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其他三人頓時驚醒,直接發動元靈武技,以此抵擋,逼近到他們眼前大蟒蛇!

“不好!”陳祥冇及時下達指令,延遲了戰機,這下他們所有人都在那條蟒蛇攻擊範圍內。

這時,陳明手裡元靈再現,憑空抓來一個黑色鐵錘。

接著這位一營隊長又提著鐵錘往大蟒蛇身上錘去!

轟!

這一錘,力量之大讓這條巨大蟒蛇倒飛而出。

“這也冇死?”張塵嘴角閃過一抹殘忍的笑容,莫名感到可惜。“看來陳明留了一手。”

當然,這也能理解,這種處境下,儘可能的儲存力量,自己纔有一線生機。

“不過還是便宜了我。”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蟒蛇被轟飛的方向,是二營所在之地。

然後,這條蟒蛇在失去平衡的前提下,被張塵輕易斬開兩半!

“兩頭霸主都被張塵大哥殺死了!”錢浩心神激盪,和過去一樣,這道身影就是二營的信仰,是他的信仰。

隻要張塵在,一切都有可能,或許……他們還能活著回去。

“我們贏了!”二營的人露出微笑。

一營的人臉色陰沉似水,毫無疑問,他們確實輸了,相比二營的遊刃有餘,他們顯得潰不成軍,不堪一擊,要不是陳明,他們甚至已經死了。

“我怎麼感覺隊長比陳明都強?”二營的人,莫名有些興奮。

“少得意忘形,稍微有點表現,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聞言,一營的人笑出聲。

他們不否認,張塵這次表現比他們隊長還好,但要說實力比陳明強,那就是癡人說夢。

“再說,滅殺兩頭霸主,有什麼了不起,真正麻煩的是那頭白銀級凶獸!”

“因為殺了自己的左臂右膀,這頭凶物也把你們隊長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你們不替他想想,要如何應對?”

“確實,隊長冇發揮全部實力,這頭白銀級凶獸,除了他,其他人根本對付不了。”陳祥對此確信,臉色卻有些不自然。

張塵表現越出色,他就越難堪。

就算張塵實力不如陳明,比自己強是毋庸置疑。

而,當他目光再次落在張塵身上時,譏笑隨之浮現。

“他是在送死!”

陳祥視野中,張塵徑自朝巨龜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