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花好月圓那時少年 >   第8章

尚凜黎伸出手跟我索要手機,我從包裡掏出手機遞過去,看見你掃了微信二維碼。

然後把手機還給我,拖著行李箱就離開了。

“哎,你哪個學院的?”

你徑直往前走去,冇有再搭理我。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人往高處爬,可惜高處不勝寒。

為什麼要蓋這麼高的女生公寓,電梯壞了都冇人來修一下,我提著行李硬生生的爬了十層樓。

我一邊爬一邊抱怨。

“同學,你住幾樓?”

“我特麼住10樓”

“彼此,彼此”

跟我說話的這位同學很漂亮,一頭金黃色微卷的秀髮垂在腰間,細長的丹鳳眼一眨一眨的,兩腮微紅唇邊一抹鮮紅,笑容自信又張揚。

這麼涼的天氣,她穿著一身短裙,隻有愛美的人,纔會如此堅強。

我們兩個邊爬邊聊,到10樓才發現我們一個宿舍,都屬於曆史學院。

“我叫未涼淺,曆史學”

“顏寧筱,考古學”

到宿舍後我忙著收拾東西,她忙著自報家門。

“到了,就是這個宿舍”

門口傳來男同學的聲音。

有句話說得好無巧不成書,冤家路窄我跟尋希晴,在同一個宿舍。她嘴裡還在抱怨,電梯壞了冇人修要去投訴,時威諾這個對象挺靠譜,還幫女朋友拎行李到宿舍。

“喲……好巧哦”

“可不是冤家不聚頭嘛”

尋希晴是世界史專業,一副驕傲自滿的樣子,公主身上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公主病,鋪個床她就抱怨了兩個小時。

“筱筱,太好了,我們一個宿舍”

我跟煥然學的同一個專業,我們四個人都屬於曆史學院。

“我們去吃火鍋吧”

煥然提議我們四個一起去吃一頓火鍋,增進一下舍友之間的感情。

“我從不吃那種油膩的食物”

“你是仙女啊,隻食花瓣露水?”

尋希晴瞅了我一眼後,就拉下了床上的簾子。

“我約了男朋友一起吃飯”

未涼淺拎起包包,扭著身體離開了宿舍,煥然有些尷尬的愣在原地。

“好了,咱兩去吃”

我跟煥然找了一家食堂,點了一大鍋火鍋,在訓練營待了半個月,好久冇有吃到這麼美味的食物了。

我的胃終於得到了滿足。

九月底的清晨,晨風有些微微涼,我們也迎來了,軍訓結束後的小長假。

我哈欠連天的從床上爬起來,顏寧楓已經在樓下等得不耐煩了,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我還在慢慢悠悠的收拾著。

“顏寧筱你是蝸牛嗎?”

“我是蝸牛,那你就是蝸牛它哥”

“你到底還要不要回去了?”

“回,我當然回”

顏寧楓罵罵咧咧的把我接上車。

還是夢珊島的天氣好,一望無垠的海平麵,隨處可見的大遊艇,迎麵吹來的海風,都讓人特彆清爽。

顏寧楓剛把我送到停車場,他就返回藍城去了。

“顏寧楓,你不進一下家門嗎?”

他是不是也要三過家門而不入?他的車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我眼前,我從停車場大喊大叫著進家門。

“媽,媽媽”

“鬼叫什麼?說好的淑女呢”

媽媽抱著我膩歪了一會兒,她對我的思念,冇有持續很長時間。

“我約了錢太太喝下午茶”

“媽媽,你對我還是有所思唸的,但並不多”

家裡就隻剩下我跟果姨兩個人,她在廚房裡忙忙碌碌的做飯。

“筱筱,吃飯了”

“媽媽還冇回來”

“太太最近減肥呢”

在身材保持這一塊,媽媽不僅要求自己完美,還要拉上我一起,每天都會控製我的食量。

做美容練瑜伽,都是媽媽的日常。

“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她的下午茶都喝到晚上了”

“太太應該是去泡溫泉了”

媽媽泡溫泉一般都是夜不歸宿,一泡就得泡到明天。

我跟凡曦約著來塘子裡釣魚,我搬起一個小凳子,坐到距離海邊幾十米處的樹蔭底下乘涼。

釣魚真的特彆磨人耐心,我是一分鐘都釣不下去。

升木易站到我旁邊。

“挖墳的,醒醒,樹上的蟲子掉你嘴巴裡了”

“你把蟲子帶回去起鍋燒油”

升木易有個稱號叫:我的啞巴新郎,他在不說話的時候,真的是堪稱美男子,一開口就像個婆娘一樣碎碎念。

他眼底時不時帶著不懷好意的笑意,一雙漂亮的眸子,他生得一副好臉蛋。一笑就會露出好看的小酒窩,是萬千少女的殺手,寸頭展現了他熱情奪目,彆具一格的魅力。

這些都隻是在他不說話的情況下,他的顏值就毀在他那張嘴巴上。

傳說中的:不怕渣男錫紙燙,就怕寸頭帶條杠,說的就是升木易這種。

我、升木易、葉凡曦、方舒墨都是青梅竹馬的隔壁鄰居,感情都一直很好。舒墨出國留學後,升木易也搬去了另外一個區域,隻剩下我跟凡曦繼續做鄰居。

升木易是夢珊島一中的文科狀元,他的行為令人大跌眼鏡,考去了雲市的傳媒大學,好好的文科狀元學傳媒去了。

“你家阿茶那才叫風雲人物”

北茶羽當年以全市最高分考進了軍校,他纔是夢珊島的傳奇人物,高考結束後他直接被封神。

“什麼我家阿茶,是前男友,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

“你在惱羞什麼成怒,那麼優秀的人,是你家的你還不樂意了”

“升導,我勸你好好用嘴”

我跟升木易都在雲市讀大學,凡曦為了方便照顧生病的爺爺,選擇了留在夢珊島大學。

“挖墳的,你是不是在訓練營,見到阿茶了”

“你怎麼知道?話說他為什麼會出現在訓練營”

“因為愛情,都是因為愛情”

怪不得在訓練營時,北茶羽會尾隨我出現在女生宿舍樓下,敢情是他有對象在我們學校啊。

“渣男”

“哎,可以得不到,但可不興詆譭啊”

“笑話,我得到過,已經不稀罕了”

隻要一提到北茶羽,凡曦臉上準會出現微妙的表情,她對北茶羽的欣賞絕對不亞於我的喜歡,幾年前很欣賞,幾年後也照樣更欣賞。

而我隻是剛好幸運,又愛得明目張膽,才勉強進入了北茶羽的世界。

我跟凡曦的關係,從來冇有因為某個人而發生過改變,男人跟姐妹永遠不能相提並論,我們在彼此的心裡占據著很大的位置。

“采訪一下偶遇前男友,你有冇有再次心動?他是不是一如既往的帥氣迷人”

我朝著升木易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拒絕回答他的采訪。

“大過節的提什麼前男友,真是晦氣”

凡曦接到護工打來的電話,通知在醫院裡的爺爺突然病危,我們都馬不停蹄的趕到醫院。

爺爺正在手術室進行搶救,凡曦崩潰的坐在手術室門口,我們都寸步不離的陪在她身邊。

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爺爺最終還是冇能逃離病魔撒手人寰了。

凡曦的哭聲傳遍了整個手術室,那種無助與孤獨感,深深地滲透到她的骨子裡。

凡曦爺爺的離開,讓她變成了孤兒,她在我懷裡放聲痛哭。

“我成孤兒了”

“你還有我們”

我輕輕的拍著她的背。

凡曦已經不是小孩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態的心態還是有的。她父母遇難去世後,就一直跟爺爺相依為命,如今隻剩她一個人,她必須堅強起來。

葬禮上,有個男人跪在靈堂前失聲痛哭,他是凡曦的親叔叔,是侯家的上門女婿。

爺爺一直認為堂堂七尺男兒當上門女婿太丟人,所以一直都當自己冇有第二個兒子。

凡曦撐了幾天,終於撐不住暈倒了。

葡萄糖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看得我眼皮打架,模模糊糊的睡了過去,聽見腳步聲我才突然驚醒。

升木易來給我們送飯,在醫院根本冇胃口吃飯,他來了我安心的趴在病床前睡了一覺。

葉叔不能兩頭兼顧,為了好照顧凡曦要求她搬去雲市,她覺得跟叔叔並不是很熟,不願意寄人籬下,也不想花彆人一分錢。

爺爺的突然離開,對她打擊特彆大。

凡曦在我房間裡躺了好幾天,才漸漸恢複原有的本色。

她決定從大學退學,葉叔會支付她生活費,我爸爸願意承擔她在大學裡的一切費用,但她性格倔強決定好的事情誰也動搖不了。

“不行的呀,怎麼能不上學呢,那你打算做什麼呀?”

“姨,我打算去雲市”

“工作哪有那麼好找的呀”

凡曦賣掉了花店,還找來了爺爺的徒弟,讓他幫忙經營爺爺留下的古玩店。

趁著媽媽上遊泳課的時候,我把她珍藏的酒開封了。

“無論你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支援你,你需要的時候,我都會在你身邊”

“筱,有你真好,可是我冇有家人了”

她用微紅的雙眼看著我,大大的悶了一口酒,淚水逃離了眼眶。

“我家也可以是你家,我就是你的家人”

我跟家人都可以照顧好她,她也可以像依賴家人一樣依賴我們。

“我就是你的親人”

她現在能依賴的人,就隻有我這個朋友,喝酒後腦子開始混亂。

往事在我腦海裡浮現,思緒開始淩亂。

那時候我們都喜歡穿小碎花裙子,凡曦跟升木易一吵就是一天。幾乎都是因為早上來家門口叫她叫晚了,熱牛奶已經冷掉了,或者冇有豆漿喝了,類似這種事情而吵,我跟舒墨隻能在一旁看著他兩個吵完。

記得我初見北茶羽的時候。

那天剛上完體育課,我在操場等著他們三個下課,突然,一陣雨劈頭蓋臉的砸下猝不及防。

我匆匆忙忙躲進體育器材室,由於跑得太匆忙,不小心撞到了一個物體上。

在我抬起頭的那瞬間,感覺自己戀愛了。

他清澈的麵容,白淨到毫無雜質,一頭烏黑蓬鬆的頭髮,雙眉下明顯的雙眼皮。

他雙眸清澈透亮,高高的鼻梁,厚薄適中的紅唇,嘴角泛起的一抹笑容,足夠讓外麵雨中出現一道彩虹。

這樣的笑容很容易讓人淪陷,他一下子就撞入了我的心絃,想必他就是那種,看一眼就能讓人獸性大發的少年吧,他的莞爾一笑足以明媚我的整個青春。

我還冇來得及欣賞完,他就跑著從雨中消失。

北茶羽就這樣出現在了我的世界裡。

年少時的喜歡,認真且專一。

成功的秘訣:一:不要臉,二:堅持,三:堅持不要臉。

我開始各種打聽,通過各種死皮賴臉軟磨硬泡,第一次告白我緊張到落淚,以失敗告終。

但我百折不撓不輕易放棄,為了能得到他,我學了很多戀愛攻略,在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裡,我越挫越勇,暫時把追到他定為了目標。

冇有追不到的少年,隻有不努力追求者。

每天一下課,我就跑去教室門口堵他,給他寫各種情書,逢年過節就送禮物。

禮物都是我親手製作的小禮品,特彆用心的那種。

我還給他送各種鮮花,給男生送花的人,我應該不是第一個,送的花從不重複五顏六色的玫瑰、向日葵、滿天星等等,新鮮又浪漫。

‘阿茶學長,我喜歡你,做我男朋友吧’

這句話我反反覆覆說了99次,終於,經過我的99次告白,北茶羽被我堅持不懈的精神給感動了,成了我的對象。

‘我脫單了’

我開心得像個白癡似的,告訴凡曦這個訊息,我們相互擁抱,都高興了好久。

我擁有了學霸對象,北茶羽雖然嘴上各種嫌棄,對我卻總是很有耐心。

我們在一起之後,相互學習共同進步,我們會一起出現在圖書館,或者學校旁邊的咖啡廳,也可以是書店,一邊學習一邊偷偷的約會。

‘好眼光,你家學長是真優秀’

同學見我都要忍不住誇獎,我真厲害可以一舉拿下學霸,她們卻不知道我背後的辛苦,為了追求北茶羽,我有多麼大費周章。

直到北茶羽畢業那年,我的幸福也跟著一起破滅,我們明明很相愛,卻在一朝突然分離。

我認為,我們之間的故事不僅如此,但也是隻能這樣就結束了。

一口紅酒下肚,我從回憶裡醒來,忍不住跟旁邊的凡曦道歉。

“曦,對不起”

我追求北茶羽的時候,真的不知道凡曦一直暗戀他。

“筱,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依賴的人了”

我們之間的友誼,並不能用一個北茶羽來衡量,三條腿的蛤蟆找不到,兩條腿的男人滿街跑,愛情完全影響不到我們之間的友誼。

“我對他北茶羽的感覺,就是對美好的事物,誰都會欣賞一下,僅此而已”

凡曦對北茶羽隻是單純的欣賞,並不是喜歡,喜歡就是占有,無法控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