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的花榆還沉浸在那人的美貌中,即便她活了兩世,也冇見過如此貌美的...男子!

聽到那人輕笑出聲,她方纔回過神,暗暗道,真是美色誤人,美色誤人啊

而花無傑聽到這話,還嚇一跳!

這冥王素來脾氣暴躁,陰沉腹黑,若他這廢物侄女被他看上,日後若是被折磨死了,他這丹藥來曆如何套出來。

就算要折磨,也得等他套出丹藥來曆。利用完她之後再說,想到此,他戰戰兢兢的說道

“回冥王,此女是我花家大小姐不錯,可也是我那死去多年的兄長的遺女,且無法修煉,不過是空有一副皮囊罷了”

花榆聽到花無傑提到她的父親,頓時眼神一冷,卻不發一言,待日後再與他好好算賬!

沐淵那邊也感覺到花榆周身的氣息變了,收起笑意,看著花無傑沉聲道

“花家主!這花家大小姐本王看上了,便是由本王庇護!

她今日回府後,若被本王發現她過得不好,本王可是會生氣的”

說到此,他語氣一轉,薄唇掀起一絲冷笑繼續道

“花家主一定知道,惹本王生氣的後果是什麼樣吧?嗯?”

“是是是,花某定會好好照顧榆兒,冥王不說,花某也會照顧好她的”花無傑此時抬手擦著虛汗恭敬道

“玄夜,便讓花家主先行吧”說完,他看了花榆一眼,便回轎攆吩咐道

“是”玄夜沉聲答道

冥王讓行,那可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頓時周圍又是一陣議論紛紛,議論結果便是:這花家的廢物居然被冥王看上了,那廢物憑什麼呀

不過一刻鐘,一行人便到了花府,花榆剛下轎攆,便看到花府大門外站著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人。

其中為首的便是如今的花家夫人,蘇聽荷,其孃家也是這浣月國的大家族,蘇家在朝堂上的勢力可以說是遍佈半邊天!

如今隻等有個人入宮,讓他們有名正言順的名義扶持皇子上位了。

而這人選便是花夫人旁邊的那位,她的好三妹花月瓊了。

另外一邊是花月婷,此刻的臉已經治好了,麵容如初見那般膚白如玉,小巧的鼻子,玲瓏的嘴,隻是明明是稚嫩天真的眉眼。

此刻眼神卻微眯著,充滿著恨意與殺氣,其餘的便是花無傑的幾個妾室了

花榆看到花月婷,心想這人還是冇有長進啊,也不像她那妹妹好好學學

他們走到花府門口時,眾人都行禮道

“歡迎老爺回府!” “歡迎爹爹回府!”

花無傑淡淡回道

“嗯”

一聲,便好似隨意般就要進府,花榆卻在此刻笑出聲,她笑聲坦蕩,又帶著些許嘲諷的說道

“諸位是看不見本小姐嗎,還是說這十幾年的嫡係當慣了,竟不知這花府誰是嫡,誰是庶了?”

此話一出,所有人包括花無傑都怒了!

一直以來這嫡庶之分,便是他唯一無法改變的身份,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改變,直到他的兄長消失之後,他才當上這家主。

卻也無人敢說這件事情,如今被人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大聲說出,怎能不被氣

“你胡說什麼,我們本就是嫡出,你不過是個廢物,還想我們如何歡迎你不成”花月婷沉不住氣,卻也不明真相的說道

“我胡說?看來二妹還不知道呢,叔父本是庶出,當年若不是我父親出事,恐怕這家主之位還落不到叔父的頭上,叔父你說是吧?”花榆似笑非笑的看著花無傑說道

“你確是這花家大小姐,即刻進府吧”花無傑怒到雙拳緊握,卻要為了大局忍一時,他沉聲道

“既如此,叔父且讓讓”花榆揚唇輕笑道

花無傑氣得拂袖正要讓開,這時那位一直裝隱形人的花月瓊說話了

“大姐,許久未見,你竟是變了許多了。隻是爹爹乃是花家家主,且是你的長輩,大姐從前如此善良懂事,想來大姐定是會尊重長輩的吧”

花榆這才轉頭仔細瞧著這位好三妹,白色的肌膚晶瑩如玉,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明澈似水,鼻子小巧精緻,說話間,聲音悅耳動聽,笑聲清脆動人。

嘴角勾起兩個淺淺的小酒窩,更顯得嬌俏嫵媚,活潑可愛,不過十四歲,便如此聰明可人,且天賦不錯,難怪花家如此看重她。

“三妹也說了,那是從前的我,我想我就是從前太善良了,纔會讓某些人欺負了去。

如今姐姐回來,就是找那些人報仇的呢,三妹如此溫順可愛,定未曾欺負過我這姐姐吧?”

花榆邊說邊朝花月瓊麵前走去,最後站定在她麵前,眼神泛著冷意的盯著她,笑說道

“自然不會”花月瓊一向鎮定的性子,此時被花榆的眼神盯得心神一慌,連忙說道

“那便好,桑酒,走吧”花榆看著她心慌的眸子,低笑著對桑酒說道

二人走到花無傑麵前,見他還未讓開,花榆眉眼微挑,看著花無傑,似是再說,叔父在等什麼?

花無傑眼神泛著怒意的看了花榆一眼,僵硬的向右側讓出一步。

這一步已是他最大的底線,當了家主這麼久,還冇有如此忍氣吞聲過!

花榆看著這花府大門,感慨道,我回來了,往後這花家將再無寧日。

她走了兩步,又回頭漫不經心說道

“叔父,如今我的住處在何處?總不能還是那偏僻的無法見人的院子吧,你彆忘了冥王...”

“你便去你父親以前的院子,夫人,著人帶她去思吟居”花榆還未說完,就被花無傑不耐煩的打斷道

“不必勞煩叔母了,父親的院子我認得!”花榆唇角微勾,淺笑道

思吟居

花榆二人來到她父親以前住過的院子,還是如從前般熟悉。

隻見四麵畫廊圍繞,魚池內金鱗跳躍,院子專門隔了一處地方,種滿了梅花,隻是此刻未到梅花開花季節,隻剩下梅花樹挺立在院子裡。

在梅樹間,一條輔以信白石花鏡蜿蜒通向樓前,樓間與大世家的擺設無異,隻是回頭看著院子裡的美景,真真是生機勃勃之景!

“主子,此處倒是不像常年無人居住的樣子”桑酒轉了一圈院子回來說道

“是啊,爺爺曾吩咐,不管此處有無人居住,都要日日打掃”爺爺很愛她的父親

隻是“她”的爺爺從一年前就出去尋找父親與母親了,如今還未歸來,他還說16歲父親就會回來,如今也未曾回來。

罷了,先找辦法修煉吧,在這強者為尊的世界,隻有自己站在頂峰,纔不會任人欺負!

-------------------------------------

“玄夜,她竟說本王好狗不擋道!”回到王府的冥王對著玄夜出氣道

“主子,興許人家花小姐不是有意的...”玄夜此刻有些無語道

“她當然不是有意的,她是為了跟她叔父置氣”沐淵聞言不等他說完,就替花榆解釋道

“...是,隻是主子,為何對著花家小姐如此維護啊?”

沐淵冇說話,隻是冷眼睨了他一眼,隻一眼,玄夜便眼神震驚說道

“莫...莫非她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