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車還冇到到村口,眼尖的站崗士兵便發現了,趕忙跑著回去報信。

“報告團長,早上出去那人回來了,帶著兩個牛車。”

李雲龍聽到來報信士兵的話,麻溜的下了炕,抓起炕上的帽子就向村口走去。

剛到村口就看到兩輛牛車停在那邊。

李雲龍大笑著迎了上去,“好兄弟,我就知道,我冇看錯人。”

“冇想到這麼快,不到一天的功夫,這麼多東西就被你搞齊了。”

武陽站在牛車前麵,笑著說道;“主要是怕李團長你著急啊,拿到東西就馬不停蹄的趕了回來。”

兩輛牛車被拉到李雲龍住的院子裡。

武陽扒開蓋在上麵的玉米稈,露出下麵裝著武器彈藥的綠木箱子。

然後衝著李雲龍說道:“整整兩車,比之前我們約定好的,隻多不少。”

看到這裡李雲才放下心。

“虎子,找幾個弟兄把車上的東西卸下來,順便把團裡各連隊的乾部都叫過來,都漲漲見識。”

趁著卸裝備的功夫,武陽跟李雲龍講了路上兩個的事。

李雲龍毫不猶豫的回到屋裡,拿出兩枚大洋塞到老漢手裡:“老鄉啊,既然是幫我們八路做事,咱八路軍雖然窮點,但也絕對不會虧了你們的。”

在一番推脫之下老漢還是拗不過李雲龍,收下了大洋。

不一會兩車彈藥便卸了下來,堆在院子裡。

剛在村裡駐紮下來,還冇休息多久的新一團乾部,在接到李雲龍的命令之後,都放下手裡的工作,來到了李雲龍的大院。

“團長,人基本上都到齊了,除了負傷,行動方便的弟兄,其餘的都來了。”

院子裡滿滿的站了幾十號人,看著地上堆放的彈藥箱個個都是兩眼放光。

看樣子跟之前的彈藥箱有很大區彆,不可能是旅部那邊送過來的。

再說了,以前都是他們去旅部後勤處要彈藥,還冇見過主動送過來的。

看著地上地上的彈藥,被叫過來的新一團各連隊乾部小聲的討論著。

李雲龍重重的咳了一聲,走到彈藥箱麵前:“叫你們過來呢,是因為咱新一團搞到一批上好的武器裝備,給你們漲漲見識,學習一下。”

眾人開心的鼓掌叫好,不知道團長這次到底弄到了什麼好東西。

以前團長剛來的的時候,繳獲幾把歪把子機槍都能樂嗬好幾天。

後來胃口慢慢變大了,幾把歪把子根本不看在眼裡,迫擊炮,意大利炮才能讓他多看幾眼。

今天如此興師動眾,召集這麼多人到這裡,不知道究竟弄到了什麼好東西。

李雲龍喊上來兩個弟兄,把箱子全部拆開,擺在眾人麵前。

“接下來都看好了,好好跟著這個兄弟學習怎麼用這些傢夥什。”

五十支AK47都夠他李雲龍武裝到一個加強排的了,得好好教他們怎麼使用這些裝備。

得到李雲龍首肯,武陽站了出來,走到彈藥箱前麵,拿起一支AK47。

“我現在手裡拿的這把,大家都叫它AK47突擊步槍,射程400米,彈夾一次能裝30發子彈,可以單發射擊,也可以像機槍那樣連發射擊。”

“大家都知道單發射擊的是步槍,能連發射擊的是機槍”

“這把槍就是步槍和機槍的結合,跟步槍的重量差不多,又像機槍那樣能連續發射”

“在戰場上能很輕鬆的抱著他衝鋒,在運動中射擊精度更高,後坐力更小。”

“拿著他突突小鬼子,彆提多痛快了。”

聽完武陽的講解,一眾新一團戰士眼紅的看著武陽手中的AK47,恨不得馬上上手體驗一下威力如何。

熟練的給彈夾裝滿子彈,武陽把槍遞給一旁的二營長。

“試試感覺如何。”

二營長端著嶄新的槍,仔細的端詳了一番,然後開始瞄準遠處的沙袋。

先是點射了兩槍,沙袋上便出現兩拳頭大的洞。

然後武陽教二營長開啟連發模式,一排子彈掃射過去,幾個沙袋便被攔腰打爛,沙子不停的流了出來。

“好槍啊,這槍確實好使,拿著比捷克式機槍輕鬆多了,打的還更準了。”

二營長拿著AK47忍不住讚歎道,來回端詳著,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以前打仗的時候他也經常抱著機槍衝在前麵。

但抱著那麼大一個鐵疙瘩,跑的慢不說,射擊更是吃力,除非近距離射擊,否則很難擊中敵人,形成火力壓製。

“這槍威力怎麼樣啊?”

一個連長上前問道。

“這把槍的射速1100米每秒,貫穿性很高!”

“在戰場上,子彈如果命中敵人身體部位,會直接擊穿身體,同時巨大的衝擊力會爆開個洞,讓敵人流血不止,讓敵人瞬間失去行動能力。”

“擊中頭部的話,會直接掀翻目標的頭蓋骨,也就是爆頭。”

武陽毫不吝嗇的給這些半路軍戰士傳授著自己的使用經驗,解答著眾人的疑惑。

瞭解到AK47的威力,又是引起眾人連連感歎。

這麼大威力,使用也簡單,射擊精準度高,最最重要的是能連發射擊,這簡直是給自己量身定製的。

然後眾人開始按耐不住手癢,紛紛要求試一下新槍怎麼樣。

李雲龍趕緊站了出來,“都有機會,不過每人兩發子彈,過過癮就行了!”

得到團長答應之後,眾人一擁而上,開始排隊一個一個的學習怎麼使用AK。

武陽在一旁笑著打趣道;“我又送了你們三萬發子彈,這次一共帶來了八萬發子彈,可以讓兄弟儘情的打,一人打完一個彈夾,也才一千來發子彈。”

李雲龍白了他一眼:“一千發子彈,你知道能打多少鬼子嗎?”

“一場仗每個戰士才分不到幾顆子彈,打完就隻能衝鋒,這子彈啊,有時候就是這些戰士的命。”

“我剛剛來新一團那會,團裡根本冇多少能打的槍,全是老套筒,漢陽造,膛線都磨冇了,就這樣的槍,幾個人才分到一條。”

“平時訓練也就隻練一下瞄準,子彈都得留著上了戰場,留著在鬼子身上練習射擊。”

“現在每人能打兩發,已經很不錯了。”

李雲龍的話聽得武陽一陣感慨,抗戰時期的中國,造個子彈都這麼困難,一個農業國家,艱難的抵禦著一個工業強國的入侵。

愈發的感覺到了先輩們最後能取得抗戰勝利的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