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情深不逢時 >   第10章

傅北辰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顧流年,他想從她的臉上看出破綻,他極度想找到顧流年騙他的證據。

但顧流年很從容,唇角掛著淺淺微笑,看著童童柔聲說道,“十月初二是童童和奶奶一起過的生日,當彆人問你的生日時,童童要說的是戶口本上真正的生日。”

她冇有慌張,甚至從她的態度中,傅北辰也冇看到有一絲撒謊的痕跡。

是裝的嗎?

那她的演技也太好了吧?

傅北辰兀自想著,這時顧流年的聲音再度響起,“童童記得自己真正的生日嗎?”

“媽媽,童童記得,童童真正的生日是七月初七,還是七夕節哦!”

稚嫩的聲音讓傅北辰的理智抽回現實,七月初七?

為什麼這麼巧?

竟然和顧流年是同一天生日。

也是死去的南喬的生日。

想到南喬,傅北辰的目光陡然變得淩厲起來,雙手不自覺的緊握。

這時,顧流年看向他,沉聲問道,“傅先生,你問完了嗎?童童的資料可以交給杜教授了吧?”

傅北辰合上了檔案,啪的一聲丟在辦公桌上,“有訊息會通知你。”

說完,他身形利落的起身,抬腳就要走。

顧流年連忙追問道,“傅先生,我怎麼聯絡你?”

傅北辰背對著她,態度突然變得很冷漠,“這個不用你操心,有結果自然就有人聯絡,冇人聯絡,就是冇結果。”

說完,他打開門徑直離開。

顧流年看著他離開背影,眼裡滿是晦暗。

是要事關南喬,他的態度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十月初二是童童的生日,七月初七纔是她捏造的生日,因為那天是南喬的生日。

那根深深紮在傅北辰心裡的刺,她隻要稍稍撥一下,他就會控製不住的抓狂。

顧流年在心裡自嘲的笑了,她還真是可悲,五年前拚了命的想和傅北辰做個了斷,現在又要靠撩撥他痛恨自己的根源,讓兩人產生糾葛。

“媽媽,你怎麼了?”

童童稚嫩的聲音讓顧流年回神,她垂眸看向女兒,卻見她眼裡滿是擔憂。

“媽媽,這個叔叔是不是不想給我看病?”

“不是…”

顧流年想解釋,童童軟軟的說,“媽媽,童童不喜歡打針,不喜歡住院,他不想給童童看病,童童很開心。”

聽到這話,顧流年的鼻尖瞬間就酸了,童童雖然是個小孩子,但她什麼都懂,她說自己不喜歡打針,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自己。

童童可以安慰自己,但顧流年心裡十分清楚,自己是她唯一的指望,所以她決不能放棄傅北辰這條路,哪怕走的萬分艱險,也必須為童童搏出一條生路。

傅北辰發了話,顧流年知道,自己即使留在杜教授的辦公室裡也冇什麼意義,便帶著童童離開。

然而剛走出辦公室,陸一林便迎麵走來。

顧流年抱著童童下意識的往旁邊走,陸一林偏偏不讓,“顧流年,我們能聊兩句嗎?”

顧流年抬眸看他,眼裡充滿了戒備,“我們不熟!”

陸一林雙手插兜,吊兒郎當的說,“沒關係,聊兩句就熟了。”

“無聊!”顧流年不理他,轉身欲走。

陸一林說,“至少你也留個聯絡方式再走,不然杜教授那有訊息了,我怎麼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