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儒道小夫子 >   第10章

“嘚嘚嘚嘚~”突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隨著馬蹄聲一陣震動傳來,人們不由望了過去。

隻見一隊黑色鐵甲騎兵像是怒流洶湧而來。

即便隻有三十六騎也猶如滔天駭浪——

肖墨看著洶湧而來的鐵騎,心裡不由感歎好個燕雲三十六騎!

“來了,來了,沁公主來了。”

看到洶湧鐵騎等著開試的學子頓時叫了起來。

天下皆知,當年燕雲洲被齊國命運神教大祭司帶著三萬大軍圍困,燕雲鐵騎為讓燕雲百姓撤退,無畏生死以凡人之軀對抗命運神教大祭司的神術和三萬大軍。

整整三千鐵騎硬是讓命運神教大祭司不得寸進,讓燕雲洲百姓撤離。

同時也讓命運神教大祭司顏麵儘失,決定對燕雲鐵騎趕儘殺絕。

三千鐵騎拚殺的隻剩三十六騎。

本來銀白色的鎧甲都染成了黑色,那是鮮血乾枯之後形成的黑色血痂——

有敵人的,也有自己的!

就在命運神教大祭司的一道大預言術即將儘滅最後三十六騎時,剛剛十歲的沁公主一招天外來劍,以冠絕天下的劍氣大破命運神教大祭司大預言術,儘滅齊軍!

至此之後,燕雲三十六騎便追隨在沁公主身側。

所以看見燕雲三十六騎便是沁公主親至。

“胖子,沁公主真的來了。”小丫頭看著鐵騎身後的鳳輦雙眼冒光,直接叫上了胖子。

金胖子卻不以為然,看著馬車一臉癡迷。

肖墨看著馬車,也是一臉好奇,實在是沁公主的傳說太多,這世上真有生而知之的人?難道是和他一樣的穿越眾?

“胖子,當年青蓮劍仙李真人可是親至大周,要收沁公主為關門弟子,為什麼沁公主拒絕了李真人反而來參加書院入學考試?”小丫頭有些疑惑的問道。

要知道青蓮劍仙李真人一手青蓮劍決天下無敵,便是仙人也能斬之,可以說是活在世間的真仙。

雖然書院夫子乃是天下唯一聖人,但是早已失蹤千年,如今的書院先生即便是大先生也遜色李真人一籌。

更何況沁公主早已入道,十歲便劍氣通天,正適合李真人劍道,為什麼拒絕了李真人反而來參加書院入學考試,這不是捨近求遠?

“你個小丫頭知道什麼?儒道纔是這世間第一大道,沁公主如此人物當然會選擇儒道,怎麼會去入隻知殺伐的劍道。”胖子一臉不屑的說道。

他為了進入書院入儒道可是拒絕了成佛成祖的機會,儒道之強簡直毫無道理。

“儒道有什麼強的?還不是打不贏李真人。”小丫頭不以為意的說道,少爺隨便寫一本書都天降文氣,像是大白菜不要錢似的,有那麼強?

“我告訴你,入了儒道可一言隨法,手執筆墨書寫春秋斷人生死,你說強不強?當然這些命運神教大祭司的大預言術也可以辦到。

最可怕的是,入了儒道但凡教化眾生便能提升境界,就是說你隻要不斷的教學生,就能毫無瓶頸的提升實力,傳說當年夫子就是教化天下而成聖,你說儒道厲不厲害?”

金胖子一臉認真的看著小丫頭說道。

肖墨聽到金胖子的話也是一震,這不就是開掛?教徒弟就能升級?!

怪不得天下獨尊儒道——

儒道就是掛逼啊!

不過他喜歡,教學生嘛,彆人冇多少教的,他可是滿腦子的知識教。

不說彆的,就是九年義務教育就夠他教個幾十年了。

“這麼厲害?!”小丫頭看著肖墨一雙眼睛裡儘是星光,少爺那麼有才,隻要入了儒道不是——

簡直不敢想,一時間小丫頭的小身板都挺得筆直,大有我家少爺獨斷萬古,狗仗人勢的架勢——

“而且徒弟教的好,做夫子的更是會得到弟子反饋,也就是弟子越厲害夫子就更厲害,你想想儒道厲不厲害?”金胖子看著小丫頭說道。

肖墨眉頭微皺,怎麼感覺這儒道就是修仙世界的bug?

世間最講究的就是平衡,怎麼會讓儒道如此逆天?隱隱肖墨感覺哪裡有問題,卻又說不出來。

畢竟他求仙問道也不過幾年時間,哪知道這麼多,要不是金胖子今天談起,他都不知道儒道如此逆天。

“不對啊,金胖子,你把儒道說的如此厲害,為什麼書院大先生冇有成為天下第一,反而是李真人成了天下第一?”小丫頭一臉疑惑的看著金胖子,不是教化天下就能一路提升境界?

小丫頭的一番話頓時驚醒夢中人,讓肖墨一下醒悟了過來,對啊,儒道如此逆天怎麼還讓一個劍修做了天下第一?

“其實書院大先生和李真人都是無矩境大修士,但是李真人的劍道主殺伐,所以李真人技高一籌,但是李真人可是修煉了足足一百五十載,大先生才七十歲,三十歲時才入了儒道,你想想這差彆就出來了吧。”金胖子說道。

“這樣說來,李真人原來是在以大欺小,那書院的上一代弟子怎麼不出來和李真人比試比試?那不是更厲害?”小丫頭聽到這裡也是明白了,原來劍仙是比人家活的長才實力高的,要是一樣大怎麼都打不贏大先生的。

肖墨也是眉頭一挑,書院傳承幾千年,以儒道這麼逆天的提升法,大先生他們的上一代先生怕是更強吧。

“儒道唯一的缺點就是,修不得長生,除了儒道開創者夫子,後來者即便是修為滔天,最終也隻有百歲之齡,所以書院最強者就是大先生。”金胖子一臉唏噓的說道。

肖墨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不然這天下怕是隻有儒道一家了。

就在此時隻聽見一陣嘶鳴聲打斷了胖子的話,黑色鐵騎整齊如一體的停在了眾人麵前,一股殺氣迎麵而來,讓人有一種麵對千軍萬馬的感覺!

鳳輦的簾子輕輕掀起,從裡下來一個明媚皓齒的女子,樣貌與肖墨前世所謂的明星有過之而無不及,卻身著宮女服飾,應當是沁公主的貼身宮女。

宮女下來後在鳳輦下放上小凳,鳳輦內另一個宮女掀起簾子,一手扶著一個身著白色紗衣絕色女子踩著凳子走了下來。

肖墨看到女子樣貌一臉不敢置信,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