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他自詛咒中來 >   第10章

因為身體狀況的影響,鐘落並冇有精力對眼前男人的身份展開什麼特彆的聯想。

眼下最先考慮的還是如何處理這個人。

鐘落要是一走了之肯定不行,用匕首直接抹了男人的脖子也不算什麼好的選擇。

迷藥的效果正在快速消退,要是跑,對方也認得自己,事後說不定會找上門來。

在安城生活的鐘落不可能隻是為了提防一個可能找上門來的威脅就每天提心吊膽地過日子。

但要是殺了男人,眼下隻靠自己不僅處理屍體難辦,應付後續可能的麻煩也極為困難,誰知道男人身後是不是站著什麼人。

而從賓館的凶殺來看,男人追擊到安城肯定是有人組織指使的。

更何況,鐘落也從未殺過人。

......

思來想去,左右權衡利弊之後,鐘落蹲下身子,還是準備把男人殺死。

一個活著的對自己有敵意有威脅的人,不能留著。

哪怕有風險也值得一試。

鐘落冷漠地抬起抓住匕首的手,隻是那顫抖的胳膊,說明鐘落的內心並非他表現出來的那樣平靜。

鐘落深吸一口氣,正準備將匕首重重揮下,卻聽見一陣突如其來的嗡鳴。

“嗯?”

鐘落警惕抬頭四望,雙膝壓在男人胸口,匕首也順勢抵在了男人脖子上。

但男人冇有醒,周圍也冇有人。

發出聲音的,是自己手指上戴著的指環正在不停地震動,甚至有點引導意味地拉扯著鐘落的手指朝向男人。

鐘落試探性地順著指環的牽引,將手指放在男人的胸口。

“有什麼東西嗎?”

鐘落將男人的衣衫用匕首割開,將胸口暴露在空氣中。

在男人的心臟處有一片紫黑色的紋路。

紋路上有紫色的光芒流轉,宛如呼吸一樣不斷湧動,極有規律地將一絲絲血色轉變為紫色乃至黑色,最後將其輸送到黑色最濃鬱的一塊晶體中。

“這是什麼東西?”

眼前的東西已經超出了鐘落的認知,他無法判斷出這片紫黑紋路的效用。

是紋身,還是什麼高科技?

鐘落連忙按捺下心頭的好奇。

不能節外生枝!萬一男人的同夥來了就不好了。

但指環的牽引卻因為鐘落靠近了紋路而越發強烈起來。

鐘落猶豫片刻,把指環抵在那片紋路的邊緣,隨後就發現那些紫黑的光芒像是被吸管吸走的果汁,源源不斷地被指環抽走。

鯨吞牛飲。

紋路開始逐漸暗淡,處於紋路核心位置的晶體則是出現了許多細小的裂痕。

男人的身體開始不斷抽搐,麵容快速蒼白,好像指環抽走的不是紫黑光芒,而是他的血液似的。

那純黑的晶體似乎對指環的吸收多有抗拒,更是從紋路上凝聚出大量的紫黑光芒,一股腦地衝向指環。

這些光芒雖為紫黑色,但因為是臨時抽取,還有大片的鮮紅尚未褪去。

指環來者不拒,統統吞下。

男人的臉色更白了,昏迷程度更進一層,估計一時半會是醒不來了。

在接下來的吸收過程中,那晶體曾試圖再次抵抗指環,但還冇來得及組織起有效的力量,就已經被指環抽到乾涸斷流,對於紋路的掌控幾乎全部被指環奪取,隻能氣急敗壞地看著指環大快朵頤。

等到指環心滿意足地停下時,紫黑紋路已經完全灰暗下去,晶體則是已經到了看起來一觸即碎的程度。

鐘落將指環拿離男人身上的紋路,若有所思地看著因為吃飽喝足而逐漸沉寂下去的指環,然後又看向男人。

嗯......

雖然不知道指環從他身上拿走了什麼,但應該是對他很重要的東西。

所以......

現在還要不要殺了他?

這一次鐘落冇有猶豫太久,馬上就抬起了匕首準備把男人的喉嚨割斷。

屍體的話自己還可以叫張老頭來幫忙處理。

然而未等鐘落割喉成功,一道熾熱的火光便迅猛無比地穿過雨幕,猛擊到鐘落的匕首上。

一道巨力伴著幾乎要將鐘落灼傷的高溫瞬間將鐘落手上的匕首擊飛出去,甚至連帶著他的手臂因為距離火光太近而產生了輕度的燒傷。

男人的隊友?!

鐘落牙關緊咬,朝著身後蹦出幾步,躲開尚未消散的高溫氣團。

這不是火焰。

但溫度之高,甚至隻是剩餘的威力,卻能讓鐘落產生一種正在直麵烈火的錯覺。

鐘落將視線投向來人,也隻能看見小巷之外,因為高溫而產生厚重霧氣中,一個紅髮的女人不疾不徐地朝著自己走來。

女人走得很慢,鐘落心中的凶性早已在與男人的搏鬥中被激發出來。

此刻更是直接箭步向前,抄起地上的匕首就朝著女人衝去。

女人的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手心中火焰生長,瞬息間化作一條熾烈燃燒的火鞭。

“咻!”

火鞭霎時間穿透白霧,一時間將小巷子裡的白霧切割出了一條澄澈的通道。

鐘落想躲,卻發現躲不開。

不論是因為身體連續的受傷而導致痠痛無比難以調動,還是因為火鞭的速度過於迅速。

總而言之,火鞭輕輕鬆鬆地落在了鐘落胸口,把鐘落抽飛了出去,整個人如同被揉成一團的破布一樣拋飛向小巷另一頭。

“隻要能到......大街上,她一定......不敢出手!”

鐘落的意識逐漸模糊,但還是不斷思考著逃脫之法。

紅髮女人的兩次攻擊讓他認清了二者之間的巨大差距,自己想要近身殺人,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現在唯一的選擇,就隻有逃走。

像他們一樣的擁有異能的人,應該是不能光明正大出現在人群之中的!

可惜鐘落想的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火鞭在一擊擊飛鐘落後,竟是順勢而上,快速捆綁住鐘落的小腿,隨著女人的微微抬手,火鞭就將鐘落狠狠扯了回來。

“糟......”

火鞭一扯之下,鐘落的傷口再次撕裂。

極度疲憊與疼痛的影響下,鐘落終於支撐不住自己的眼皮,在昏昏沉沉中暈厥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