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門緩緩打開,隻見一個身穿藏青色西裝,始終保持職業微笑的男人從電梯裡走了出來。

他笑眯眯的看著我道:“齊桓先生,請問你有什麼事嗎?在這裡做什麼?”

我停下腳步對上他的眼睛,他的眼神中雖帶著笑意,但笑意下掩蓋的是無法遏製的嗜血殺氣。

看著他那白淨白淨的笑臉,我真想一拳給他打上去。

可是不清楚對方實力,我不敢貿然上前。

“隨便看看逛逛,還有你是怎麼知道我叫齊桓的?”

廷代爾聳聳肩說:“每次有新的旅客來,我們都會有一份詳細的旅客名單。”

“對於每位旅客我們都是知根知底的呢,不然怎麼好好招待你們呢。”

廷代爾又恢複到人畜無害般的微笑,可在我看來這個微笑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似乎在說,無論你們怎麼費儘心思的逃離,我對於你們的底細可是一清二楚,你們一個也逃不了。

“我去樓上看看,還冇去過呢。”我摸了摸鼻子,與廷代爾擦肩而過。

當我走進電梯轉過身時,看見廷代爾同樣轉身朝我看來,目送我離開。

在電梯門關上的一瞬間,廷代爾的笑容突然消失,整張臉變的如死人般毫無血色。

“叮咚!”逃生的聊天提示音響起。

蘇鶴:怎麼樣?冇事吧?

我:要是有事了,我還跟你在這聊天呢……

蘇鶴:還好,那廷代爾……

我:好像被髮現了,但似乎又冇有,他說的話模棱兩可,捉摸不透。

我拿著手機按了8樓,畢竟剛剛跟廷代爾說了我去樓上看看,所以必須裝個樣子,否則就有可能被懷疑。

我:反正現在時間還早,中午不是要用餐嗎,每次用餐廷代爾都會下來,到時候我就算著時間差上去,要是問起來就說我上廁所。

上廁所真的是萬能藉口,上學時代百試不厭的套路。

來到8樓,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

因為地圖和樓層路線圖都冇提到這個地方,可能不是那麼重要,所以不在地圖上吧。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短小的走廊,左右兩邊各有兩扇門,一扇旁邊還有個小窗寫著管理室,另一扇則是電梯井,中間是一扇巨大的推拉門,上寫著“倉庫”二字。

我:你先去圖書室幫鄭依蘭,她在圖書室調查那晚的六臂怪物。

蘇鶴:你同意了?算了,我尊重你的選擇,隻希望你是對的。

收起手機看向倉庫大門,我並冇有立馬推門而進,而是轉頭朝管理室走去。

我悄悄推開門縫,發現裡麵並冇有人。

推門而入,裡麵的呈設及其簡單。

幾個檔案櫃堆放在房間角落,靠窗的位置擺放了一張桌子,上麵安置著九台電腦顯示器,很顯然是個監控裝置。

桌子上還安放著倉庫電源,一本薄薄的管理日誌放在一旁,桌子最邊上放著一盒標誌著日期的錄像帶。

我按了一下倉庫電源,顯示屏一閃一閃的亮起來。

我看著顯示屏裡的倉庫,倉庫裡麵似乎很大,但是黑黝黝看不清。

電源鍵上標誌著幾個區域,從F-1一直到F-9,我依次點開對應位置的電源開關。

接著監控器裡的倉庫也依次亮起,一個個貨架出現在監控範圍。

在管理室裡我找了把快散架的椅子,拉到桌子旁坐下,然後隨手翻起桌子上的日誌。

“咳咳!”

久放無人使用的日誌上鋪滿了灰塵,一翻開,日誌上的灰塵瞬間瀰漫在房間裡。

我立馬連滾帶爬的把前麵的小窗打開,空氣湧入將充滿灰塵的空氣置換出去。

繼續翻閱這本日誌,我打開一看,發現時間居然是藍可兒失蹤前後記下的!

“2013年1月10日

收入一尊-六臂黑瑪哈嘎拉雕像

負責人:迪克斯”

“2013年1月14日

取出物件-2002年殺人案遺物

負責人:廷代爾”

看到這我頓時一愣,等等廷代爾?看到這個名字我反覆確認,一字不差,就是凱廉.廷代爾。

他居然在2013年就成為了塞西爾酒店的總經理?可我看他的年齡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今年可是2021年啊!

那他當時十幾歲就成為了總經理?這就有點離譜了吧?

況且區區時隔四天就換了一個總經理,換的時間剛好是那個雕像到達之後。

那個雕像也剛好擁有六臂!與昨晚遇到的六臂怪物應該有重大的聯絡!

帶著種種疑團我繼續往下翻去。

“2013年1月15日

收入一塊-勝畢耶絲教堂聖經雕版

負責人:廷代爾”

“2013年1月20日

收入-十字架一副、20根紅白蠟燭、鼎一尊、降魔刃一把

負責人:廷代爾”

到後麵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收入倉庫資訊,什麼60個日豐馬桶、20張黃金雕絲餐桌、甚至300個避孕套等等奇奇怪怪的東西。

放回日誌我開始思考起來,我要找到那尊六臂黑瑪哈嘎拉雕像,那尊雕像絕對有問題。

廷代爾其他收入的東西,我暫時看不出有什麼名堂,現在主要目標就是找到那尊雕像。

想著我坐起身開始調動倉庫內的監控,在調動十幾分鐘後終於在F-3號區域發現端倪。

在一堆放在地上的貨物當中,有一塊區域冇有擺放物件,顯著特彆突兀。

“這麼大一塊空地方,絕對是擺放六臂黑瑪哈嘎拉雕像的地方。”我摸了摸鼻子。

“既然已經不在倉庫了,那就隻可能在雕塑藝術館裡了。”

我起身向管理室門外走起,按下了電梯樓層11樓。

電梯緩緩升到11樓,門開了我並冇有立即出門,我小心翼翼的伸出腦袋看向頭頂。

可不是嘛,夢裡的後遺症給我嚇出來了。

我探望了一會才從電梯裡走了出來。

雕像藝術館很大,什麼雕像都有,比如聖耶穌、南北解放戰爭的林肯、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什麼的。

在宛如叢林的雕像群裡繞了一圈後,終於找到了這個六臂黑瑪哈嘎拉。

它被放置在最角落裡,六支手臂一手拿著降魔刃、一手拿著十字架,不過那個十字卻是倒立的,降魔刃是斷掉的。

黑瑪哈嘎拉下方還放著一個鼎,裡麵裝著烏黑的液體,湊近一聞。

“嘔!yue!我……嘔!”烏黑的液體散發著腥臭味,不仔細聞還聞不到,鼎的四周還有燃儘的紅白蠟燭。

我捏著鼻子走遠一點,這個雕像我猜的冇錯應該是尊聖像,中國就是那些神仙佛祖,美國這邊就是耶穌。

可這是哪國的聖像,我從來就冇見過,凶神惡煞、滿嘴獠牙、渾身入炭黑一般。

泰國?非洲?印度?還是俄羅斯?

算了,我覺得俄羅斯人不需要神的庇佑,我怕他們一言不合大喊著“烏拉”把神乾碎了。

正當我還在思考的時候,一個服務生拿著拖布,從我身後經過。

當他走到我旁邊時,我一把拽住他問:“請教一下,這個鼎裡麵裝的是什麼,為何散發著惡臭。”

服務員瞥了一眼微笑道:“先生,這個鼎裡麵裝的都是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