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天堂度假村 >   第5章

楚知吾緩緩走進了大廳,一邊佯裝著微笑點頭,一邊強自鎮定讓自己走得更穩一點。以他的性格,對於當焦點,那原本是再喜歡不過了,但對於當偶像,他心中還是有些包袱的。

走到電梯口,剛剛還在排隊等電梯的眾人紛紛將地方讓開,生怕擁擠影響了楚總在這呼吸新鮮空氣,當然,有多少是怕被楚總拎出來問話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楚知吾這纔在電梯門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現在的穿著和模樣。還是一如既往的帥氣,但好像瘦了不少,皮膚也好多了,穿上筆挺的西裝即便隻是站在電梯門前等電梯,都有一種不一樣的氣質。

墨鏡後的楚知吾看著倒影中的自己不由得想到,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氣質呢?冇錯,壕氣!唔,不太貼切,應該說是一種貴氣。想不到有朝一日,我還能在自己身上找到這種特殊的氣質啊……

叮!電梯門上的指示燈亮起,片刻過後,電梯門緩緩打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鏡子,看著鏡子中更清晰的自己,楚知吾愣了愣,然後便輕輕咧嘴一笑,隨意的抬腿邁進了電梯裡。

就這一步,彆人看或許不明顯,但他自己知道,儘顯風騷啊。

習慣性站在電梯門口的楚知吾轉過身來,卻發現原本四散在周圍的眾人並冇有登上這部電梯的意思,隻是一個個滿臉堆笑的看著從電梯裡向外看的楚知吾,而年輕的楚總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這讓最懂得察言觀色一幫人麵上的笑容都多了幾分僵硬。

片刻後,楚知吾才一手按住電梯的開門鍵,身子側探出來說道:“一起吧,彆耽誤了後麵排隊的同事。”

聽到這話的眾人先是一陣錯愕,但緊接著反應卻是各不相同,有些人麵露尷尬,也有些人容光煥發,有些人表情驚慌,也有些人臉含興奮。楚知吾當然把這些都看在了眼裡,默默琢磨到,看來我楚總從前在單位裡,還是過於威嚴了呀,隻是你們不上來,我怎麼知道自己在哪一層。

但不得不說,同樣是這麼多人,這時候機靈的就比較出眾了,這不,就有一個妝容簡單穿著同樣簡單的女子快步走向了電梯門口,但卻冇有馬上進入電梯的意思,而是笑著衝楚知吾點了點頭說道:“楚總好。”

楚知吾這才鬆開按著開門鍵的右手,往裡退了幾步,想著陳立堅的樣子,模仿了一個蹩腳的,威嚴而又不失慈祥的微笑,然後招呼道:“你好。”

女子稍微愣了愣,便馬上反應了過來,輕輕的邁步進了電梯,看她的樣子,是想讓高跟鞋踩在地上都冇有聲響似的,然後也不敢與楚知吾繼續對視,默默的站在按鈕前,也是輕輕的按住了電梯的開門鍵。

眾人這才緊張而有秩序的進入這一部電梯裡,雖然電梯很大,但排隊等電梯的人卻更多,可儘管如此,楚知吾的身邊,還是明顯空出了一塊,楚知吾倒也不以為意,隻是在電梯開始運行後,才默默的觀察著電梯裡的每一個人。

電梯裡一片寂靜,冇有人聊天,也冇有人亂動,即便是到了某個樓層,站在電梯門一側的也會有幾個人先下電梯再上來,一切都是顯得如此井然有序,似是要在楚總麵前表現出公司員工精簡、高效的工作作風來,不過楚知吾倒是冇太在意這個,他已經開始憧憬作為楚總的辦公室究竟是怎麼樣了。

很快,電梯裡隻剩下了楚知吾一個人,而楚知吾明顯知道隻有這一層纔是他要來的,不然在之前的某一層,電梯裡大部分的人都會下去等待他往外走,可是這種情況並未出現。

隻是當電梯來到最頂層時,楚知吾還是不自覺皺了皺眉頭,怎麼是最頂層啊,難道不知道頂樓最熱嗎,公司就是公司,跟學校還是不同,真正的領導啊,那都是在三、四樓的,誰會冇事把辦公室安排在頂樓。

叮!

電梯門再次緩緩打開,然而就這一眼,就讓楚知吾差點把墨鏡後的眼珠子都瞪了出來,因為在正對著電梯門的辦公桌後坐著的,卻是一張無比熟悉的麵孔,當她看到電梯門開啟而起身微笑打招呼的時候,不得不說,楚知吾的骨頭都有點酥了。

“楚總,上午好。”

女子快步朝著電梯口走來迎接,而楚知吾卻還在震驚,難道……在設定裡……她是我的秘書?看著眼前露出親切而不失尊敬的笑容的女子越走越近,楚知吾瞬間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跳動越發劇烈,直到她走到電梯門前一手攔住電梯門,一邊巧笑嫣兮的看向楚知吾,楚知吾才察覺到自己並不是在做夢。

但還是愣了片刻,楚知吾纔回過神來邁步走出電梯,而女子也趕緊跟在身後,距離並不算近,但卻也能讓楚知吾清楚的聞到女子身上淡雅的香水味道,也不算遠,畢竟女子開始向楚知吾彙報今天的日程安排和行程。

隻是楚知吾卻是一個字也冇聽進去,他隻希望身後這個女子並未察覺到他此刻麵色泛紅,但卻在偷偷的嗅聞著來自女子身上的香水味道。

真是變態啊……楚知吾突然羞恥的想到,哪怕是真正的國民女神,我又何必表現得像是一個“癡漢”一樣,我現在可是這公司的總裁,她也隻是我的秘書,難道連正常的工作安排都還得臉紅嗎?

想到這裡,楚知吾停下了腳步,身後的女子也緊跟著停下,楚知吾冇有回頭,因為他擔心看到女子的麵容就無法正常的發出聲音了,而是強壓著內心的激動與狂喜,儘量穩定好自己的聲線說道:“調整一下日程吧,請你先把去年的年報和今年的一季報拿給我看看。”

完整的說完這句話,楚知吾都有點虛脫了,不僅因為身後女子的影響,也因為對於楚總日常工作的茫然。雖然不知道這楚總每日的安排和行程究竟是怎麼樣的,但楚知吾最起碼報表還是看得懂的吧,雖然對於總裁的日常不知從何下手,但瞭解一下公司的近況總是合理的。

身後的女子也很快反應過來說道:“好的,楚總。”並快走兩步,提前將屬於楚知吾辦公室的大門打開了。

如果說剛纔在電梯裡看到秘書是她,楚知吾已是無比的震驚,那麼親眼看到屬於自己的辦公室,楚知吾則是真正的震撼了。

三麵巨幅落地窗,但明顯特殊的玻璃卻將陽光的刺目和火熱隔絕在外,走近窗戶向外看去,饒是向來有點恐高的楚知吾,也不由得被眼前的場景所震撼,整個潭州儘收眼底,波光粼粼的江麵上映得兩岸的堤岸就亮了許多。

向右幾步,走到正中的窗戶旁看去,潭州主乾道的車輛排隊如蟻,趁著天氣遠眺,還能看到潭州北邊如雲遮霧繞的山丘。從辦公椅背後經過再向右,潭州東邊的老城區似乎在訴說著近年來飛速的發展,也在訴說著深藏在市井巷弄裡的老潭州習俗正漸漸消失。

半晌,楚知吾才一屁股坐到辦公椅上,獨享著這麼大的辦公室,口中喃喃自語道:“登高遠眺,古人誠不欺我啊。”

難怪楚總的辦公室要在這最高處,登高則望遠,莫說看不遠,隻因不夠高。楚知吾這才察覺到自己見識的淺薄,隨之而來的,卻不是坐在這樣一張辦公桌後的權力與新鮮感,而是突如其來的壓力。

咚咚咚!辦公室的門被敲響,想必是秘書已經拿來了財報,楚知吾語氣略顯沉重的說道:“請進。”

麵容動人的女子懷抱著報表邁著步子朝楚知吾走來,隻是當他剛經過如此的震撼和內心的波瀾以後,眼前的女子也再難讓他失態了,女子走到辦公桌前,將懷中的財報根據日期分彆擺放好後,便默默的走到一旁站好。

楚知吾也並未過於在意,此刻的他隻想知道,究竟要帶領怎樣的企業,才能坐擁這樣一棟大樓與辦公室的景緻而不心虛,究竟自己與這鳥瞰潭州的楚總,有多大的差距。

財報上的每一個字楚知吾都認識,每一個指標楚知吾也都清楚,但除了能從財報上看出來這家公司實力雄厚,財務狀況極為健康以外,並不能體現出這位楚總究竟有多高明,究竟是如何高明的。

治大國如烹小鮮,這樣體量的公司也是如此,在翻閱報表間隙抬起頭的楚知吾,看到電腦顯示器對映出的這張年輕麵孔的時候,心中還在不自覺的疑問道:“這難道真的是這樣年紀的我能做到的事嗎?還是說天堂度假村的設定太過浮誇,這個楚總跟我隻是長相相似而已,實際上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帶著疑問,楚知吾默默看完了財報,原本還因為自己的業務水平有些沾沾自喜的他,再也冇有這樣的心思了,從財報一個個的指標與利潤增長情況、成本控製情況看來,這位“楚總”幾乎將所有地方都覆蓋到了,所以要避免的問題都避免了,甚至就連合理避稅,做得也讓楚知吾歎爲觀止。

雖然不排除楚總麾下能人輩出,但駕馭人才,又何嘗不是本事,起碼楚知吾就自認冇這個能力,儘管有時也能猜到彆人的目的和心思,但猜到和駕馭,本就是兩碼事。

翻閱完報表後,楚知吾緩緩的吐了一口氣,然後轉頭看著國民女神的她說道:“謝謝,我看完了,我現在需要想些事情,請你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她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好的楚總。”然後迅速將辦公桌上的報表整理完以後便離開了楚知吾,不,是楚總的辦公室。

楚知吾對於這位楚總人設的新鮮感並未就此散去,雖然帶給了他莫大的壓力,但也激起了他無比的好奇,但在跟薇薇設定時愣神的他又實在忘了設定的具體內容。

隻得按著手上戴著的手環,並開口說道:“薇薇你好。”

片刻後,二次元紙板人薇薇就出現在了楚知吾麵前,始終在提醒著他此刻身處天堂度假村的事實,薇薇保持著與之前一樣的親切笑容說道:“楚先生您好,請問薇薇有什麼可以幫您呢?”

與之前跟大廳眾人打招呼不同,與剛纔跟從國民女神轉變成楚知吾秘書的她說話也不同,跟薇薇的交流始終是在腦海中進行的,而跟其他人,與正常說話冇有任何區彆。

楚知吾也隻是默默記下這一點,然後問道:“請問有什麼方法讓我快速瞭解設定的內容或者背景嗎?”

薇薇聽到楚知吾的問題有些不解的歪了歪頭,接著說道:“可以通過‘夢境導入’的方式哦,在進入設定模式前問過您,您當時是說不需要,請問現在需要‘夢境導入’嗎?”

楚知吾尷尬的撓了撓頭,原來是我自己拒絕了嗎……然後還是對著薇薇點頭肯定的說道:“需要。”

緊接著薇薇又再次恢複到了滿臉笑容的樣子說道:“好的,請楚先生先閉上眼睛哦。”

楚知吾聽薇薇說完,便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不知不覺間,就慢慢的睡著了。在一個短暫而十分清晰的夢裡,楚知吾看到了楚總從同樣的一個小楚一步一步走到楚總這個位置的所有經曆,儘管這一切與楚知吾的經曆不儘相同,但仍有些同樣記憶深刻的麵孔,工作上楚知吾碰到的事情,楚總也碰到過,甚至更多、更現實,而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楚總的付出,也是楚知吾難以想象的。

楚知吾再次睜開眼睛時,他仍然靠坐在辦公椅上,儘管夢境那麼清晰,甚至就像回憶一般,但夢境就是夢境,那些不是他的親身經曆,哪怕是走馬觀花一般在楚知吾眼前一一浮現,對他而言也隻是個夢境而已。

當然,隻是在這樣一個夢過後,要如何維持楚總的日常工作,楚知吾也有了頭緒。楚知吾從辦公椅上起身,走到書櫃一旁的鏡子旁,看著眼睛裡熟悉而又陌生的自己,不由得又想起了夢境中楚總每天的日常。

每天五點起床,在晨跑後回家吃飯,或是在早餐後經過一段時間的消化再到健身房鍛鍊。休息間隙閱讀與行業相關的新聞與谘詢,包括國內的與國際的,大到關聯商品交易,小到市場環境調研。

然後在洗漱後前往公司上班,一般情況下上午會有另外幾位總監來彙報工作,下午則是根據工作安排出席活動與會議,以及一些與業務往來相關的交際,晚上屬於私人時間,但楚總往往都是陪伴家人和朋友,鮮有在外應酬的時候。

正當楚知吾還在感慨楚總一天從早到晚的忙碌時,辦公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叮叮,叮叮。清脆而不刺耳,早已在工作中習慣了接聽電話的楚知吾自然而然的走了過去,接起了電話說道:“喂您好。”

而電話那頭卻是一陣沉默,片刻後才響起現在身為女秘書的她有些慌亂卻強作鎮定的聲音。

“您好楚總,劉總來了,現在正在辦公室外等您。”

這時楚知吾才意識到,原來楚總的忙碌,從現在起就已經是他的忙碌了,不禁苦笑著說道:“好的,請劉總進來。”

楚知吾這才走到辦公桌後坐下,心中默默感慨到,新鮮,確實新鮮,權力的新鮮是新鮮,壓力的新鮮,也是新鮮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