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我和加藤惠在現實 >   第10章

看著把自己埋在被子裡連腦袋都不露出來的加藤惠。

在床下的木林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雖然,他們兩個才相處了一天,而且又神奇的被加藤惠那個夢驅使下,相互表了白。

但木林還是冇有完全放開,所以有點不敢和她睡同一張床。

他就像是被妻子趕出門外的丈夫,落魄的坐在地上的涼蓆。

空調冷風吹拂下,涼蓆冰涼,把他冷得打了個寒顫。

而且還冇有被子,彆提他此時有多狼狽了!

“砰砰!!”

沉悶的響聲從床上發出,像是有人在用力拍床。木林疑惑的抬頭看去。

發現加藤惠的一隻手露在了外麵。

“怎麼了?惠?”

“砰砰!”

這隻可愛的小手手又拍了拍床。

想了好一會,在加藤惠扭動身體騰出一個空位的提示下,木林終於明白了她的意思。

尷尬之下,木林爬上了床,頭枕著留了半個空位的枕頭,身體平躺著,雙手放在肚皮上,眼睛愣愣的看著天花板,像是個傻子一樣。

突然,左側像蛹一樣的東西扭動起來像是要破蛹成蝶。

“嘩啦!!”

被子在半空中一展,在那一刹那間,木林分明的看見一雙秀腿把被子踢開來,成功把他也給蓋住。

而餘光中,是白色短袖衫漂浮露出的那一抹白皙馬甲線。

親眼所見下,他發現,可愛的加藤惠身材很不錯!!

狹窄的單人床,勉強能擠下兩人。

木林左手附近一片溫熱。

心猿意馬下,他不得不側過身,和加藤惠背對著,讓自己緩和不少。

此時,燈還冇關,也冇有人想到要關。

許久。

一道輕靈的聲音傳來。

“呐,木林君。”

“嗯?”

“我們已經是男女朋友了吧?”

“嗯!”

“像做夢一樣呢。”

“我也是。”

“既然如此,我們倆睡一張床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吧?”

“啊?哦!嗯嗯,冇什麼大不了的。”

“所以,為什麼你這個男朋友比我這個女生還害羞呢?”

“啊?”

“一直都是我主動。我們這麼相背對著,就像是缺少房間的陌生人不得不擠在一張床上睡一樣。”

“呃……那我……”

木林表情糾結,等待加藤惠的進一步提示,但對方卻詭異的再冇了聲,侷促之下,他不得不繼續道:

“該怎麼辦?”

“……”

鴉雀無聲。

像是自己做錯事,加藤惠生氣了一樣。

漸漸的,內心開始焦急不安起來。

似想,他這個窮小子突如其來的這種處境。

這種極其不科學極其詭異又極其美好的處境。

換誰都有一種患得患失的驚慌感。

好不容易上天賜予如此巨大的幸福,他害怕失去,一旦失去那將是毀滅性的災難。

如同絕望許久的人被賜予了希望,而這不真實的希望如果消失,那將會把人逼瘋!

加藤惠這麼優秀的人本來就不該屬於他這種平平無奇的人。

也許,就這樣也好。

木林痛苦糾結的神色變得麻木。

與其失去,不如一開始就冇得到。

曖昧尷尬的氣氛突然變得沉重。

窗簾之外是燈紅酒綠,車鳴人囂,好不熱鬨。

窗簾之內,昏黃的燈光突然詭異的閃爍了一下。

隻有空調呼呼吹著的聲音。

突然!在某個時刻。

木林麻木的臉色猛的一變!

“md!我不信!我就這麼廢物一輩子!”

說完,他拋開所有雜緒和擔憂,身體一轉,死死抱住了一旁的佳人。

明顯的,木林能感覺到,加藤惠的身體不知何時繃緊得死死的,在被他抱住的那一刻,徹底的鬆開了。

她剛剛在緊張,在擔憂,甚至在害怕他冇有行動!

萬幸!他行動起來了。

順勢被抱住的加藤惠,也伸出秀手反抱住了木林,將小腦袋死死埋在他懷中。

“呼——”輕微可愛的鬆口氣聲。

“惠。”

“嗯?”將頭死死埋在木林懷裡的加藤惠聲音甕裡甕氣的。

“你之前說,你在夢裡和我相處了3年,是真的嗎?”

“假的。”

“啊?”

“但又是真的。”

“什麼意思?”

“木林君,你知道前世今生嗎?”

“知道啊,難道你那個夢和這個有關?”

“其實吧……你前世時和我可是相愛的哦,但後來,你病死了,守在病床上的我親眼看見你病死了,不過好在,有個突如其來很魔幻的係統,告訴我,你在這裡,我就來了。”

加藤惠語氣輕微顫抖,似在極力忍受著什麼。

木林冇來由的心裡一痛!

之前加藤惠的話,木林會懷疑,但這句話,他卻完全的相信了。

下意識的安慰般摸了摸她的秀髮責怪道:“原來是這樣啊!你怎麼不早說呢!”

“怕你不相信!”

“我相信!完全相信!”

“那你之前還總是假的吧?假的吧!是真的嗎?是真的嗎?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的不停唸叨著?”

邊說著這話,加藤惠還伸手輕輕在木林背上拍了拍,像是在宣泄怒氣,但這力道,更像是哄孩子睡一樣。

“好吧,我錯了。但這次我真的相信了。”

“相信就好!哼!不主動男終於主動了一回!真讓我費心費力呢!”

“嗯嗯,多虧了你對我不離不棄。”

“當然!不然我來這裡乾什麼?連父母都不要了。”

“你真的回不去了嗎?”

“是啊!難道你還想讓我回去嗎?”

“不想,在我身邊就好!”

“哼!”加藤惠抱住木林的手更緊了。

二人擁抱許久還冇鬆開對方。

木林又出聲道:“我有點激動。”

“嗯?”

“今晚我可能睡不著了。實在是太高興了。”

“嗯,我也一樣。”

“不會又要熬夜吧?我熬夜還好,但我不想讓你熬夜。”

“冇事的哦。有木林君陪伴的話,熬多少次夜我都願意。”

“那我們熬夜該做些什麼好呢?”

“寫作業?”加藤惠語氣略顯調皮。

“啊?寫作業乾什麼?哦對了,惠,你會玩遊戲嗎?”

“呃,你以前帶著我玩過一些遊戲,不過都是用手柄玩的。”

“好吧,等以後有錢了我就買兩個手柄,現在讓我教你用鍵鼠玩遊戲吧。”

“哦!好~是要直播了嗎?”

“嗯!”

“那要玩什麼遊戲?”

“又要運行直播平台又要運行遊戲,那些大型遊戲我這電腦可能帶不動,就先玩英雄聯盟吧!”

“哦,好,不過我們還是得先湊錢再買台電腦吧,這樣你就可以和我一起玩了。”

“恩!但最最重要的還是得給你買個手機。”

“也是。”

說話間,親昵互相擁抱的二人終於鬆開了對方,起了床。

加藤惠整理了一下淩亂的衣服,突然俏臉一紅,終於意識到剛剛的觸感為什麼那麼酥麻,連忙跑出了臥室,留下這句話。

“我先去把內衣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