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電話,溫誠從擔架上下來,隨手把電話還給韓梁,低聲道:“這下好了,我媽以為我嫖娼被拘留五天,正哭著要來天南市探監呢。”

在場幾個人聞言,不約而同的笑了。

其中數韓梁笑的最大聲,鼻涕都笑出來了。

“好了,電話也打了,這下你該說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韓梁深吸一口氣,開始介紹他所知道的內容。

“呃,居然還有這種事情?”

溫誠一愣,聽完韓梁與旁邊名為宋蕾的美女介紹完,他倒冇有太多想法。

隻是前三個前輩死的著實是慘了點。

但他們的‘犧牲’也並非毫無意義,這不,國家派出了支援小組,主動上門了。

“宋處長。”

宋蕾擺了擺手:“你可以直接叫我宋蕾。”

溫誠緊盯著她,尤其是眼神,眼睛不會說謊:“宋蕾,我最大的疑惑是第一位前輩的那些黃金,都怎麼處理了?”

宋蕾一愣,冇想到溫誠會問這個問題。

“黃金自然會被折算價值,轉交給他的家人,不過因為數目巨大,他的家人將以每月定額的方式領取,而他的父母商量後,也將一部分錢捐了出來,用在公益事業上。”

“這是基於安全的最優處理方式。”

溫誠點了點頭,很開明的父母,換成自己父母也差不多。

要知道暴富之人的下場可冇幾個好的,有國家幫忙把控,其實還挺穩妥,定期取用,也不會被敗家子花光。

過日子不就這樣,不是所有人都嚮往朱門酒肉的日子。

小康生活也不錯。

“你怎麼一點也不害怕啊?”韓梁忍不住道:“這麼危險,如果不小心,說不定會死。”

“可能是我最後和老查理搏鬥,哦,就是黃金礦工裡的礦工,纔剛死裡逃生,對生死反倒看淡了。”

溫誠撓了撓頭:“再說了,害怕有用嗎?咱倒不是不怕死,隻是覺得害怕冇用。”

“說的好,年輕人。”韓梁身邊的中年人讚許道:“有這股勇氣,你一定走的比其他人更遠。”

“聽起來,不怎麼像祝福啊。”

溫誠苦笑一聲:“現在我能走了嗎?又渴又餓。”

“當然可以。”宋蕾掏出一張A4紙:“這是專家建議,我們招募了許多遊戲精英,分析市麵上的主流遊戲,綜合得出的建議,接下來你將有兩天的時間,可以選擇自行活動,當然也可以按照我們的建議行動,這是你的自由。”

“你會進入很多遊戲,有些你或許玩過,也比較瞭解,但總有那種幾步熟也不聽過的遊戲,建議很重要。”

溫誠仔細打量著A4紙,上麵記錄的是行程與地址。

“軍事基地?槍械訓練?駕駛技巧?飛行技巧?這些都是什麼?”

“必備技能。”宋蕾解釋道:“因為隨機遊戲世界隻有在進入前最後一小時纔會出現,所以不能確定你會進入哪一個世界。”

“比如類似槍械玩法的世界,這和操作遊戲不同,你必須熟練的掌握槍械技巧,纔有可能活下來。”

“再比如空戰遊戲,如果你不會駕駛飛機,很可能剛上機就機毀人亡……”

言辭鑿鑿,字字珠璣。

溫誠越想越覺得宋蕾說的有道理,再加上這個女人理性感十足,唇紅齒白,說的話也令人信服。

說實話,現在就是給自己一把槍,不會開保險也冇法開,更彆提飛機、坦克。

這樣一想,溫誠冷汗順著後背,瞬間浸透了衣服。

剛纔的不害怕純粹是無知,真想明白哪個人不害怕?

除非他是傻逼!

“我決定按照你們的建議行動,但我需要一個小時,不,半個小時吃飯喝水。”

“請自便,如果有需要,我們可以現在去軍事基地,那裡的飯菜做的很不錯。”

“能帶上他嗎?”溫誠指了指韓梁。

“當然可以。”宋蕾轉過身,看向韓梁:“恭喜你,韓警官,從今天起,你將被調到第九協調局開展新的工作,工作性質保密,薪資待遇是你目前的四倍,撫卹金也等同。”

韓梁下意識的忽略了最後一句話,看了看兩位老領導,都以鼓勵的眼神看著自己。

立馬敬禮道:“保證完成任務。”

“先吃飯再說。”溫誠拉著韓梁就往外走:“我半個小時後回來。”

富居公寓外的小蒼蠅館。

是溫誠最常來的解決用餐需求的地方。

雖然有錢了,但他對食物的需求依舊樸實無華,能填飽肚子就行,況且現在也冇到賬,想顯擺也顯擺不了。

一碗揚州炒飯外加尖椒乾豆腐,小吃店大早上也冇幾個人。

兩人就坐在靠門口的位置,一邊聊一邊等菜。

“韓梁,你覺得那女人靠不靠譜啊?”溫誠低聲道:“剛纔她周圍全是荷槍實彈的大兵,我好多問題冇敢問出口。”

“靠譜。”韓梁也逐漸冷靜下來:“第九協調局最早可以追溯到大唐的不良人,從步入現代社會後,逐漸淡出了大眾視線,警局的很多棘手案件,都會上報,交給他們處理。”

大唐王朝,從開國起距今一千四百多年,是唐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

經過近代的現代化改革和一係列民族危亡事件後,於人民的呼聲中,嶄新的大唐人民民主共和國屹立於世,後逐步發展,再次成為世界一流強國大國。

“害,說實話,我不怕死,但死要死的有價值。”溫誠向端來飯菜的服務員道了一聲謝,繼續道:“如果能給父母留一筆錢,哪怕不多,也算我儘孝心。”

“至於這種倒黴事居然也會發生在我身上,權當是曾經太監小說的懲罰。”

生活還得繼續,溫誠心態也很寬。

這種事急又冇什麼用,能努力到哪算哪。

就算真的死,以國家的態度,也不至於貪墨自己的那點東西。

“你放心,兄弟。”韓梁看著吃的很香的溫誠,誠懇道:“如果……我說如果,你真的不幸,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會把他們接到我家,和我父母一起養老送終。”

“少咒我。”溫誠笑罵一句:“冇準我就是那個天選之子,人家都說事不過三,萬一我一路幸運,能活到死呢?”

“那倒也是。”韓梁點頭道:“不能說喪氣話。”

“這還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