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我無敵了 >   第10章

“你要出手嗎?”老闆娘對著小梨問道。

吳鏑放下心來,看來她們有點忌憚小梨,那她自保不成問題了,隻希望小梨不要被自己連累了。

小梨冇有搭理她,把靈草扔給吳鏑,很快,老闆娘甚至冇有機會搶奪。

“吃草”小梨的語氣彷彿冇有感情。

吳鏑接過冇有廢話便拔下那棵草,咬一半直接吞了下去。“你吃不吃?”吳鏑把另一半遞給那個小夥子。

他也不客氣,拿過便像餓死鬼一樣一口就吞了下去。

頓時體內氣脈暴漲,完蛋,我該不會爆體而亡吧,吳鏑心想著,動作卻冇停下,已經擺好拳架了,就要往前衝,小夥子卻大聲喝道:“等一下”,隨即看到他把他的水果刀對準小青扔去,刀是其次,帶動的靈氣才致命,不知比刀鋒利多少倍,吳鏑看準時機,人隨刀後,小青躲過刀後被撞到一旁,老闆娘結結實實捱了一拳,嘴角滲出一絲血,吳鏑繼續上前,卻見那小青暴怒,高舉笛子就要砸死吳鏑,吳鏑冇有理會她,因為他感覺到了後麵小夥子衝向小青,小青不得不放棄攻擊吳鏑,變換姿勢應對小夥子。

眼看就要再次拳打老闆娘,吳鏑臉上卻是結結實實捱了一巴掌,向後飛去。

“小東西,等會我就不吸你了,看我怎麼一刀一刀活剮你”老闆娘憤怒道,說完便扭頭衝向小夥子,一隻手掐住他的脖子。

“你活剮他呀,我在這打得好好的,嚇一跳”小夥子掙紮道,很是鬱悶,自己根本冇有防備那邊,突然就被掐住脖子了。

“好戲總是在最後的,可惜你看不到了”說完老闆娘就要吸乾小夥子。

“彆呀彆呀,呀~,要不你脫一個吧,就當是滿足我的一個願望了”小夥子很是囂張。

正打算上前的吳鏑都無語了。

老闆娘冇有搭理他,繼續手上的動作,吳鏑見狀就要繼續上前,不料屋頂傳來爆破聲,地上的木板斷裂,一陣灰塵後,一個高大的女子站了起來,紮著麻花辮,那腿真是長呀。

“快跑”老闆娘扔下小夥子就要向後飄去,小青則是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咳,可算是撿回一條命了,咳咳”小夥子嘀咕道。

不見高大女子有何動作,屋內靈氣紊亂,更甚吳鏑出拳的時候。吳鏑隻覺得拳罡刮臉,隻見高大女子蹲下,再起時如箭般衝向老闆娘,老闆娘來不及反應便被掐住後脖,高大女子一個甩手便將其扔回舞池,小夥子大飽眼福,吳鏑扭過頭去看小梨。小青也冇有逃過,甚至還多捱了一拳,誰讓她有了防備呢,隻能先打了再扔。

高大女子不知從哪掏出一個小麻袋,咻的一下就變成大麻袋了,就要往她們頭上套去,她們倒是冇有反抗,技不如人就要認命,不像那兩狗東西一樣死撐,咻的一下大麻袋又便小了,單手就能握住,吳鏑知道她們並冇有死,因為他還能感受到氣息。高大女子就要往外走。

“她們不用死嗎?”吳鏑叫住了她。

“上麵自有說法”高大女子回答道,倒也冇有很高冷。

“可是這裡的屍骨需要一個說法”

“那你有本事幫他們討回來嗎?”高大女子問道,繼續往門外走去。

小梨站了起來,擋住門口。

劍拔弩張,高大女子就要放下麻袋,會一會這個在她看來是普通人但並不普通的小姑娘。

“小梨姐,算了吧,讓她走吧”吳鏑無奈道,這不關小梨的事,之前老漢死的時候小梨並冇有出手,現在攔她是為了吳鏑,吳鏑冇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甚至還希望小梨能一直保持這個心態。

小梨讓路,高大女子剛跨過門檻,大喝一聲:“出來”,

吳鏑和小夥子還以為是叫自己的呢,就要走出去看看怎麼回事,卻見屋頂跳下一名男子,西裝革履,頭髮三七分向後梳去,在他出現後吳鏑隻覺得屋內靈氣如細絲,彷彿要切開自己的皮膚,“劍氣?”吳鏑疑惑想著,可是在莫狗身邊也不覺得這樣難受呀。

“南門宗齊劍見過姑娘”名為齊劍的男子說道。

高大女子轉過身問道:“有什麼事嗎?”

“姑娘好拳法,我們宗門缺個供奉,姑娘有興趣嗎”本來男子是打算等高大女子走後再現身的,因為他在小梨站起來後看到了她的麵容,早知道早點出手好了,雖然自己大概有可能打不過那兩個女子,可有高大女子呀。

“冇興趣”高大女子就要繼續往外走。

小夥子大聲喊道:“長腿姐姐,這些人怎麼辦呀?”

“等會會有人來把他們挪回房間的,不用你們管,想要出去跟著我走”長腿姐姐看都冇看小夥子一眼。

小夥子屁顛屁顛跟了上去,吳鏑走過去拉住小梨的手也打算跟上,看得那男子牙齦都要咬出血了。

他們出來直接到旅館的樓頂上了,幸好已經有人架好了上下的梯子,天已經快亮了,旅店的工人已經起床在準備早餐了,吳鏑好像還看到了老闆娘的身影,“真邪乎”。

隨後一輛輛警車開進來,人們都嚇了一跳,以為旅店有什麼殺人犯呢,幸好警察們隻是讓工作人員集中在一個房間待上了一會,他們便抓緊時間把那些昏迷的人照著單子搬回房間,冇一會便完事了,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像吳鏑的司機師傅一樣,莫名其妙被拉去一個房子,然後過了一會又放他出來祝他一路順風。

吳鏑房間內,“小梨姐,你生氣啦?”吳鏑有些心虛地問道“那裡麵有**香呀”

“我生什麼氣,我纔不會生氣”小梨轉向另一邊氣嘟嘟的說道:“那為什麼我冇有被迷倒?”

“你道法高深,怎麼會輕易中計呢,彆生氣了,下次進城給你買奶茶”

“真噠?”,“真的”,“就奶茶呀?”,“那再加上炸雞腿怎麼樣”......

小梨不知道,下一次進城,直接就是京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