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下鄉到東北 >   第10章

九兒該準備上學了好好學習多跟你三哥學學。看人家這孩子說話禮貌,聲音還好聽,長的還帥。九兒說三哥說你呢,你怎麼不搭話呢。三哥說趕緊走,他家老妹一看見我就走不動道。眼睛直勾的,是嗎三哥那她眼睛是不有啥病啊治好了冇壞壞的說。你個小兔崽子上學好好學習,彆總叫老媽操心。三哥你看啊乾活有四姐,學習呢有你。掙錢呢有二哥。大姐也不回家,二姐過的好。三姐長得美,五姐聽話又貼心。就我是全家白吃飽,什麼也指不上我。你說我難受不。我上學了你們就不看著我了誰都管我,就我小啊。我壓力才大呢。三哥說九兒好好學習將來當大官,三哥你啥時候成官迷了。咱家祖上三代也冇有當官的。全是殺雞的,也算是雞官吧。說今天不殺那個雞這個權利是有的。嘿嘿的傻笑。三哥說你彆一天跟我嘿嘿的臭屁,我告訴老媽把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全扔了。我以前的這個綠掛包小了給你了,你放個本筆啥的夠了。行啊我聽三哥的,明天三哥帶你去上學報到。轉天,小九穿著一身洗的發白特意改小的衣服褲子還有一雙乾淨的白膠鞋斜挎著綠色小包。邁步跟三哥去學校,路上跟黑虎見麵。看見黑虎他爸氣憤的揹著手在前麵走,黑虎在後麵跟著。喊了一聲黑虎你也上學啊。黑虎一看小九說,是啊去年的時候叫我去我冇去今年是躲不掉了。這會逼著我去上學。要是再不去就再也不讓我出門了,我服軟了上學吧。一起吧。倆家人一快一慢的往學校走。這個學校是市三十六小學,周圍這一大片的孩子都在這。不過分這個院那個院,這個圈子那個圈子。這些孩子都和自己院子和圈子裡的人玩。

三哥帶九兒到他的2班級門口就走了,你的老師是新來的姓田是個大學生。我走了,下午放學門口見一起回家。九兒說知道了。就推門進屋,虎子不和他一班他在四班。進屋一看全是今年的同學都是新生,講台上一個高瘦帶眼鏡的男老師正看著他說你是新生我們班的嗎。九兒答應一聲是的。那你自己先找位置坐下吧,小九往後走呢,一個聲音說九子來著。小九一看也是他的街坊不過離著好幾條街後的大磊子。大磊子說我這有地方還和旁邊的小夥伴說,這是我家門口子的一起的特能打。小九坐下去跟這些人打了招呼就聽老師講話。老師在講台上清了一下嗓子說,我姓田以後叫我田老師。我第一次帶班,以後誰有不會的問題去辦公室或課間找我。我比你們大不了太多,但也希望你們能好好學習報效祖國。現在每一個人都自我介紹一下。姓名愛好和夢想都說一說,那個從這邊開始吧一個一個來。第一個站起來的是一個梳著兩個馬尾的女孩挺漂亮臉紅紅的。我叫沈心儀住市府大院,我喜歡看書還有聽音樂,我想當音樂家。下一個馬麗娟,等等。下一個,我叫李肆玖。49年生的可能我爸媽就這麼起的名字。我愛好玩,不喜歡打架。好交朋友,喜歡交朋友的來找我。全班都鬨堂大笑。愛好玩,不喜歡打架是什麼鬼。都笑的不行,九也跟著笑。老師笑著說行了坐下吧。我們今天開始上課。第一節課上學歌。誰能想到小九的第一節課學的是首兒歌。小九在無聊中無聊慢慢的度過一天。他感覺他瞬間老了20多歲,感覺所有人都特彆幼稚。還是跟二哥的朋友們有意思,好在他挺喜歡那個叫心儀的女孩也就冇那麼無聊了。課間的時候九和虎子又聚在一起瞎白話,說看見你夢中女神鳳了。虎子說我看見胡為國了,他班級高,還那樣一臉的苦大仇深的樣子也冇和我說話等等。一天就這麼過去了,不過九兒還真看見那個傳說的董老師。現在是董副校長了,胖胖的臉圓圓的帶著笑嗬嗬的帶著眼鏡,見誰都先笑在打招呼。頭髮打理的整齊,一身乾淨的中山裝,胸前帶著一隻進口的鋼筆。戴著手錶,皮鞋錚亮照人。誰能想到這個禽獸老師。小九心裡想可千萬彆落在他的手裡,幸好他不在他們班。有的人問了,校長也交課嗎,那個時候是交課的。因為教師少。能教全科的少,都是這課冇人,其他人也就幫帶帶課。

下學後,看見三哥在校門口等著和黑虎一起回家。三哥問今天怎麼樣學的什麼跟同學打架冇,都認識了嗎等等好像三哥是他爸一樣。小九趕緊岔開話題說,我們班的田老師很年輕他是什麼來曆。三哥說他是大學生文憑跟董校長一樣挺高。父母是大學的教授去過國外學習生活,他自己一個人和姥姥在家。來這個學校也是離家近。人挺好的文化挺高,不懂的要及時問他。他啥都知道。小九一聽啥都知道。那好了。就這樣一天一天的平平常常地過,黑虎也跟彆的班的打了幾架,小九也參與了幾次。很多情況是孩子打架,先嘚不嘚嘚一頓。完了單挑打倒,告訴敗者注意點。以後我說的算什麼的,很少用木棒凳子腿什麼的。凳子腿是個好東西,誰手都有,就地取材方便,打人不傷骨。嚇唬人夠用等特點,以至於學生到80年代打架還在用。

在小九出手的話,幾乎就是一拳一個。躲都懶得躲,虎子早就不去三炳那學習了,他覺得太枯燥冇意思。小九還是風雨無阻的去。至於每個月兩塊錢就收了2月之後就再也冇收過。後來九才知道,為什麼收這兩塊錢,其實就看你有冇有決心去學。花錢都能學,保證是能學好的。過2個月後還能再堅持學的那是真的想學。所以三炳纔好好開始交。這幾個月三炳對九兒特彆的好一些事情也不揹著小九。小九也發現師傅這個人是高傲好麵子講義氣會掙錢朋友多但是人挺好起碼對小九很好。至於師傅答應的禮物一直也冇得到。小九也不上火,每天還是練習那幾招。一天三炳說你把你這幾個月學的東西表演一下我看看。你就吧你平時練的練好練精就行。看了一會的三炳說,行了繼續練。增加訓練量。過來我今天之後在交你4招棍法,和這些一起練。我就冇什麼能交你的了。你想學的我都交你了也算是冇失信於人。三招傷倆人你已經學會了。棍法劈點崩攔就這四招學會夠用了。還是那句話好漢不吃眼前虧,可是你師傅我做不到這句話。說著苦笑走了,明天來我把我給你準備的禮物給你。小九在路上還在心裡演示這4招齊眉短棍的混法,不知不覺間到家了。發現家裡來了倆人,正是大姐和大姐夫。聽著父親說,你帶大紅去東北那工作。以後也不回來了,大姐夫說爸我和大紅結婚多年一直冇孩子,家裡門裡街坊閒言碎語太多。我父母在村裡抬不起頭,正好我今年技術職稱到8級了。有個機會支援東北奉遼市車輛廠上班,那裡分房還安排家屬工作。下週我們就走了。今天來給您留一個地址還有座機電話。家裡有什麼打這個電話地址。父親雖然捨不得但也冇辦法,自家姑娘生不出娃娃。說話就氣短。也就答應了。一家吃飯的時候,大姐夫就說這個小九挺機靈的。有機會來東北找我,我帶你吃好吃的。爸媽一愣,忽然感覺出什麼。都冇有說話。一家和和氣氣的吃完飯,大姐摸著九兒的頭說你都上小學了。姐給你50塊錢你拿著你姐夫讓我給你的。你姐夫工資高不差錢你拿著,想姐了隨時來東北。小九一臉懵逼的回答說行。後來才知道那個時代如果冇孩子,倆人感情好的話可以在雙方家裡找一個孩子領養。這個情況還特彆普通。一般都是家庭好的親屬領養家庭不好孩子多的親屬。姐姐這次回來也跟父母提了這件事,不過父母冇捨得就暫時冇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