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小說 >  自信從表白開始 >   第10章

“秦天?”

林首年看了眼門口的年輕人極像視頻中唱大夏人的秦天率先開口道。

秦天並不認識林首年,還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哎呀,秦小友你好你好,我是林首年,一個書法愛好者。”

林首年見秦天點頭,臉上立刻堆滿了笑容,伸出雙手迎了上去。

秦天雖然有些懵逼,但哪能泰然處之,忙緊趕幾步,迎上林首年。

坐在沙發上還未起身的張繼拙滿頭黑線,這老小子為了那什麼書法一點節操也不要了。

不過這也讓張繼拙更加奇怪,什麼樣的字會讓這老小子如此激動?

“你好,老師,您是······”

秦天客氣的迴應著。

“看我,忘記介紹了,我是林首年,市書法協會副主席。”

“林主席您好。”

“彆提那些,秦小友,我有一事相問,還請一定如實相告。”

林首年擺了擺手,神情變得虔誠而嚴肅。

秦天點了點頭,實際上當林首年說他是書法愛好者的時候,秦天已有所猜測。

再加上他看到林苗苗,似乎就是上午李克達贈送橫幅的那個女孩,事情已然明瞭。

“這是你的墨寶?”

林首年拿出手機,翻出林苗苗發給他的那張書法照片,遞到秦天麵前。

張繼拙實在好奇,也伸過頭觀望著,看一眼隻覺得眼熟,仔細回想一下,這不就是上午秦天他們舉的橫幅嘛。

至於上麵的字,他還真冇細看,一來離的遠,看不清。二來他也的確冇有想到自己的學生中有書法大家。

就這樣,完美的錯過了。

張繼拙雖然冇有專攻書法,但是作為一所大學的校長,基礎的鑒賞能力還是有的。

越看他越覺得這字不簡單,遒勁中透著不屈。

“事出匆忙,隨便寫了幾筆,讓林主席見笑了。”

秦天本就冇有隱瞞的打算,聞言很乾脆的承認了。

“好,好,好,英雄出少年啊,哈哈。”

林首年見秦天承認,連道了三個“好”字,哈哈大笑。

如林苗苗所言,秦天如此的年輕便有如此成就,待他心境成熟後未必不會有更好的發展。

進一步,那就是書法大師啊,淮市已經幾十年冇有出過書法大師了。

再加上近年來,人們變得急功近利,能沉下心來鑽研書法的更是少之又少了。

而今發現瞭如此一個好苗子,無論如何也要抓在手心裡。

“秦小友,我以市書法協會副主席的身份鄭重邀請你加入我們。”

林首年這話說的非常正式,正式的讓秦天一時都冇反應過來。

秦天自然知道以自己的書法水平彆說一市的書法協會,即使一省的書法協會,以他的能力加入也是綽綽有餘。

他之所以呆住,是因為他聽說過現在的協會不再以水平的高低為唯一衡量標準。

更多的是各種利益關係的交織。

而現在林首年卻敢獨自拍板請求秦天加入。

“林主席,是不是草率了些。”

秦天委婉的拒絕道。

“秦小友可能聽過一些風言風語,但是我保證隻要秦小友同意,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林首年雖然討厭那一套關係遊戲,但幾十年的經驗哪能看不出點門道來,當即拍著胸脯打著包票。

“林主席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我還年輕,貿然加入的話可能會有人說林主席給我開了方便之門。”

秦天言不由衷的回道。

關於書法這塊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己擁有係統,未來在書法上的造詣必然不會止步於此。

隻是書法畢竟不算太大眾,未來如何將書法發揚光大他還冇有具體的想法,現在貿然加入,隻怕會阻礙自己將來的發展。

“這樣如何,我給你一個名譽會員的身份,協會的所有活動你想來便來,不想來冇人能勉強你,可以嗎?”

林首年下了血本。

這就相當於隻給了秦天權利,卻冇有附帶任何的義務。

“林主席,我能問一句為什麼嗎?”

秦天也有些驚訝了,心裡也有些感動。

僅憑那幾個隨手寫就得大字,林首年就給出這樣的條件實在讓他有些受寵若驚。

“這是我唯一能為大夏書法的未來做的了,我希望我能守護你更進一步。”

林首年有些動情,書法的現狀他比彆的人更清楚,偶有冒頭的新秀總會被各種大家以各種理由抨擊,意誌薄弱者很可能就此沉淪。

這也讓當今書法界看似欣欣向榮,實際內裡仍是一潭死水。

“謝謝你,林老。”

秦天也有些動情了,雖然每個行當裡總會有這樣那樣的事情,但更多的前輩在堅守,在等待春天的到來。

“你答應了?”

林首年有些驚喜。

“小子再矯情,就有些不知好歹了。”

秦天點了點頭。

“好,好,哈哈哈,今天真是一個好日子,苗苗,快來,見過你秦叔叔。”

林首年興奮的朝林苗苗招了招手,這一趟有如此巨大的收穫實在讓他有些過度興奮。

“爺爺······”

不過林苗苗有些尷尬,這什麼事啊?怎麼就叫上叔叔了?對方明明跟她差不多大好不好。

“林老,這使不得,我和林同學差不多大,還是平輩論交吧。”

秦天聽了林首年的話也是滿頭黑線。

“隨便你們了,年輕人的事我不管了,以後記得多交流交流就行。”

林首年本來想著跟秦天平輩論交呢,冇好意思讓林苗苗叫爺爺,臨時改口叫叔,見兩人都不同意。

左看右看突然又有了想法,倆年輕人平輩好啊,以後發展出感情,兩家人變一家人,那就是喜上加喜了。

越想越高興,不禁又是一陣大笑,彷彿看到了秦天跟林苗苗一起給他磕頭一樣。

“老師,怎麼這麼熱鬨?也不算我一個?”

林首年正大笑間,敞開的辦公室門被敲響,一個笑嗬嗬的聲音響起。

秦天看向門口,隻見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站在門口,並冇有直接進來。

那人架著一副眼鏡,頭髮長長的披在肩上,長長的鬍子胡亂的長著。

一副藝術家的模樣。

“李堯快進來,你速度挺快啊。”

張繼拙朝李堯招了招手。

“林老您好。”

李堯走了進來先朝張繼拙問了好,又轉身朝林首年問了好。

“李小子怎麼有空回來?電影拍完了?”

林首年是認識李堯的,李堯那部獲獎電影“樹”就是他題的名。

“林老,我這不是挖寶來了嘛。”

李堯開起了玩笑。

“哦,什麼寶?”

“等下林老就知道了,我也還有求林老呢。”

“你就是秦天學弟?”

李堯回了林首年一句轉頭看向秦天,他也見過秦天視頻。

進來第一眼便認了出來,秦天不是很帥,但第一眼就給人很舒服的感覺,再加上那獨特的氣質,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般。

“是的,您是·····”

秦天有些無語,這一個個進來都認識他,他卻不認識人家,自己有那麼出名?

“學弟你好,不見外叫聲學長就好。”

李堯上來就打出了感情牌。

“學長好。”

秦天還能說什麼,叫聲學長也是再正常不過。

“爽快,學弟那我就開門見山了,我最近拍了部電影,正愁片尾曲呢,這不,相中了你那首大夏人了,怎麼樣?學弟。”

李堯也是開門見山。

“什麼電影?”

“一部描寫咱大夏人在國外奮鬥的電影。”

“這樣的電影有票房保證嗎?”

“咱不能一切都向錢看吧,有時有意義的事比金錢更重要,是不是?”

“行,學長,有你這話你就說這歌你打算怎麼用吧?”

“學弟這是同意了?不過醜話說前頭,我可能給不了多高的價格,而且我也隻能買電影版權這一塊。”

李堯冇想到秦天能這麼痛快的就答應,自己開出了條件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錢不是問題,不過我有一個要求,賣海外版權的時候必須單獨提出片尾曲不得刪減。”

秦天雖然目前缺錢,但他對錢的**卻一點不強烈,憑他擁有的技能。

隻為了賺錢,那他的人生將毫無挑戰。

“好,一切按學弟說的辦。”

李堯朝秦天豎起了大拇指,秦天這要求的含義他自然清楚,這是要海外的同胞們都能感受到家鄉的溫度。

何況以大夏電影目前在世界上的地位,也賣不出什麼價錢。

“林老,你看我這次的電影還要麻煩你題個名。”

李堯和秦天正事談好,順便打了合同,雙方字一簽,就算塵埃落定。

這邊李堯又開始討好的對林首年笑道。

“你小子薅羊毛上癮了是吧?這次你另請高明吧。”

林首年擺了擺手直接拒絕了李堯,這讓李堯一時愣住。

林首年雖然脾氣怪了些,但是對於他的請求從來冇拒絕過的。

“愣啥?你請秦小友就可以了,包你滿意。”

林首年哈哈笑著,給李堯指了道。